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華為和中共政權的真實關係

從野心勃勃到四面楚歌 華為如何走到今天(上)

華為公司高管在英國聽證會上,多次表白對人權問題沒有善惡立場後,被英國議員當面斥責「缺德」。(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氣: 1628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5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自去年年底以來,華為在全球範圍內受到的衝擊可謂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近日美國出口管制所帶來的連鎖反應更有加劇之勢,華為再次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成為了除貿易戰外,全球每日關注的另一大焦點。

在美國商務部5月16日正式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的黑名單後,連鎖反應相繼湧現。華為產品供應鏈的多家大企業紛紛宣布遵守美國新規定,與華為切斷業務;同時多家外國通訊商暫停預定華為新款手機。霎那間輿論四起,有人對華為前景感到消極,認為華為挺不過這關;有人表示不理解,覺得美國不應該向華為封鎖技術。但也有中國問題專家稱,華為是「犯罪企業」,美國政府早該懲治。

那麼,華為到底做了什麼讓美國如此焦慮,美國為何要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拋開美國不說,華為為何也被出口大幅依靠中國市場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拒之門外,無法參與兩國的5G建設?而要想了解這些問題的本質,找出華為為何走到今天四面楚歌的地步,首先要介紹一些有關華為備受爭議的幾個點。

華為是私企還是國企引爭議

近年來,西方國家對華為的官方背景和安全隱患的質疑聲浪一波接一波。以美國為首的國家擔心,中共政府會利用華為設備,在國外進行間諜活動。

儘管任正非正在試圖證明華為是一家獨立於中共政府的民營企業,不受中共的控制,而且華為也一直在不遺餘力地展現自己公開、透明、值得信賴的形象,但收效甚微。

「華盛頓自由燈塔」說,華為被中共政府稱為「全國冠軍」企業。這是中共給國有實體指定的官方稱號,這表明,這家生產路由器、手機和其它設備的企業集團是中共國家指導的經濟政策(包括收購外國技術)的關鍵因素。

4月15日在「社會科學研究網」(SSRN)發表的一項研究報告,公布了華為員工股份所有權的私有制性質,再次引發針對華為所有制的爭議。這份報告指出,華為的股權結構顯示,創始人任正非擁有1%的股份,其餘99%全部為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工會委員會(簡稱工會)持有,而在中國,工會是由政府掌控的,因此華為的實際所有者很有可能是中共政府。

華為員工股份所有權到底是真是假,到底華為是任正非所說的「百分之百的私企」,還是實際由中共政府控制的國企,引發質疑。

國際評估與戰略中心的中國安全分析師瑞克·費舍爾(Rick Fisher)表示,公眾需要意識到,華為聲稱自己是一家私營公司,這是虛構的。

「華為是在中共軍隊的幫助和鼓勵下成立的,並且一再顯示出它服務於中國(共)的軍事和間諜目標。」 費希爾說。

據英國《衛報》報導,評論員、前記者李大同(Li Datong,音譯)直言不諱地說:「對華為有太多懷疑。」

「華為能夠擴大並占據市場的大份額,人們想知道其背後還有什麼其它力量在支撐?(其實)每個人都知道答案。」 李大同說。

《紐時》:華為的靈魂中浸透了共產黨文化

《紐約時報》稱,撇開一直引發激烈爭論的所有權和政府控制問題不談,華為的困境在一定程度上源自其內部衝突。在其核心層面,從它的組織結構到培養員工忠誠度的方式來看,華為與中國共產黨非常相似。華為的靈魂中還是浸透了共產黨文化。

在一本介紹華為的書中直接就寫到「在這個幾乎沒有多少商業管理思想和經驗的國度,中國的企業家所能依託和運用的管理哲學,基本上是(中共)傳統的政治文化和政黨文化。」

報導稱,華為的結構與中國共產黨驚人地相似。其中一點是,它們都由七名高級官員組成的小組領導。華為將自己的管理培訓項目稱為「中央黨校」,共產黨培養未來幹部的機構也叫這個名字。

在團隊建設和培養忠誠這方面,任正非拿來了共產黨的自我批評體系,讓幹部們承認自己的錯誤。和共產黨一樣,華為的自我批評會議被稱為「民主生活會」。

華為還會定期舉行儀式,從董事會到公司高管都要宣誓保持誠信,共產黨也是如此。曾在軍中當工程兵的任正非還將軍事文化注入華為。他有時會把重大商業交易稱為「上甘嶺」,指的是朝鮮戰爭期間中、美軍隊的一場交戰。

他說,「上甘嶺」的終極目標是超越美國對手。他在2012年的年度寄語結尾處寫道:「雄赳赳,氣昂昂,跨過太平洋」,這是借用了一段關於中共軍隊越過鴨綠江與美國和韓國作戰的歌詞。

《紐時》稱,華為咄咄逼人的企業精神——被外界和公司員工稱為「狼性文化」,高管們稱之為「奮鬥文化」——也源於共產黨文化。十年前,一些員工自殺事件讓華為見諸報端,對此,任正非說:「我說奮鬥怎麼了?我們全是向共產黨學的。為實現共產主義奮鬥終生。」

華為不受中共控制?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一次在接受CBS新聞採訪時表示,華為絕不會參與間諜活動,絕不會安裝後門。即使被中共的法律要求,華為也將堅定予以拒絕。

但任正非的定心丸似乎作用不大,英國《衛報》稱,和所有在中國運營的公司一樣,華為除了向中共國安提供信息外別無選擇。中共的國家情報法已經做出明確規定,所有的組織和個體都要對國安部的情報工作提供協助和合作。中共的反間諜法也規定,所有公司和公民都必須提供信息,不得拒絕。

「事實是,在中國沒有一個公司能夠避開這一點,」李大同說,「無論你是國有還是私有,你都必須做政府要求你做的事。如果你拒絕,你的業務就完蛋了。」

美國聯邦參議員馬克·沃納(Mark Warner)表示,有充分證據表明,沒有一家大型中國公司獨立於中國(共)政府和共產黨,被中國(共)政府和軍方推崇為「全國冠軍」(企業)的華為也不例外。允許華為加入美國的5G基礎設施可能會嚴重危害美國的國家安全,並使關鍵供應鏈面臨風險。

《國家利益》指出,過去,中共一直被指控,其在運營受政府控制的「私人」公司,並在軟件和組件中故意製造「後門」漏洞,這些產品在國外銷售,用於民用,私有甚至防禦目的。

英國外交政策智庫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5月份發布的一份有關華為的報告稱,華為雖然試圖向西方公眾保證,他們絕不會代表中共進行間諜活動,但媒體報導及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的指控卻異常的多。2019年1月,司法部在其公布的起訴書中所羅列的一個指控是,華為根據公司政策制定了一套獎勵辦法,獎勵那些從競爭對手那裡竊取機密信息的員工。

多方資料揭示,華為實際是私企名義面紗掩蓋下的中共國家主導企業。華為不僅參與打造中共的網路防火牆,承包中共公安部面向全國的監控工程,也對外輸出網路監控,而且還大舉盜竊海外情報,更是中共對外擴張的網路武器。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23日告訴CNBC新聞,儘管華為極力否認,但該公司確實在與中共政府合作,任正非對此說謊,沒有告訴美國人民和世界真相。

「如果你是一個(中共)國家主導的企業,你直接接受中國(中共)政府的補貼,難怪『機會』都是你的。」他說道。

蓬佩奧之後在接受福克斯商業新聞採訪時還表示,華為與中共政府的這種深層次的關聯「存在於它們的政治經濟運作方式中」,「這在美國非常不同。這是美國總統從華為中所看到的威脅」。

在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加拿大抓捕後,中共對加拿大從威脅上升到拘捕加國公民,企圖利用人質外交逼迫加拿大放人。而這正是深刻反映了中共與華為的密切關係。中國學者也看出了這一點。大陸知名金融學者賀江兵週三發推文調侃說:「你見過一國外交部跟打雞血似的天天為一個『民企』戰狼式的外交麼?你見過一國之力為一個民企財務官官司把另一國兩個公民判死刑、抓兩人麼?你見過一國官媒為一民企集體持續打雞血麼?」

美國有證據只是還沒有公開

美國多次指出,華為與中共關係密切。華為則回應說,美國未能拿出證據。但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4月20日披露,美國情報界指控華為是由中共國家安全機構資助。

報導稱,這樣的證據是存在的,只是還沒有被公開。報導引述消息人士的話稱,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指控華為接受來自中共國安機構的資金,比如國家安全委員會(China’s 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中共軍隊(People’s Liberation Army)與中共國家情報網(Chinese State Intelligence Network)等安全機構提供的經費。

報導還引述消息指,美國情報界稱,對華為的政府支持資金是由中共主要執行間諜行動的中共國安部批准。知情人士還表示,只有最高級別的英國官員才能看到美國CIA的情報。

據「華盛頓自由燈塔」報導,美國情報官員表示,至少自2014年華為企圖通過一家美國國防承包商獲取美國國家安全局的信息後,華為就已代表中共情報機構在行動。如果華為那次成功的話,美國還無法察覺。

華為還與一家名為廣州博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Boyusec)的中國網絡安全公司有密切合作。2017年11月,三名Boyusec員工被美國聯邦大陪審團起訴,涉嫌對三家公司(其中包括兩家美國公司),進行網絡攻擊。Boyusec被指與中共情報機構國家安全部有不對外公開的祕密合作關係。

在2014年,美國情報機構內部報告稱,華為通過駭客入侵一家美國路由器公司關鍵軟件的詳細信息,而使該公司受損。

美國多次指出,中共會通過在華為設備上安裝後門,從而更加容易的在海外進行間諜活動。華為對此表示否認。

但全球第二大移動運營商沃達豐(Vodafone)坦承,早在幾年前就發現由華為供應給沃達豐旗下意大利業務的設備出現後門。

根據彭博社所看到的2009和2011年沃達豐的安全簡報文件以及知情人士的消息,該公司發現,華為設備所設的隱藏後門,容許華為在未經沃達豐的許可之下,接觸該運營商在意大利業務的固網網絡(Fixed-line Network),而該系統為數百萬企業及家庭提供網絡服務。沃達豐曾在2011年要求華為拆除家庭互聯網路由器中的後門,並得到華為的保證,稱問題得到解決。但進一步測試顯示,安全漏洞仍然存在。(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5-30 9: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