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著名球星因言遭解約 澳人挺其對薄公堂

澳洲著名橄欖球星福勞因拒絕刪除社交媒體上的信仰言論,2019年4月被澳洲橄欖球聯盟解除了500萬澳元的合同。(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7日訊】「因言獲罪」似乎不再是獨裁體制下的現象,近日牽動整個澳洲的著名橄欖球星福勞(Israel Folau)事件,讓西方自由社會的人們開始思考什麼是真正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

最具價值球星因言遭解約

30歲的福勞是目前超級橄欖球歷史上得分最多的紀錄保持者。他也是澳洲收入最高的橄欖球星之一。他因拒絕刪除在圖片網站Instagram發表的一個引用聖經的帖子,以及在帖文中表示地獄在等著同性戀者和其他罪人,除非他們悔過自新的言論,於今年4月被橄欖球聯盟解除了價值500萬元的合同。

不久前,他在悉尼的一個基督教教堂表示,同性戀行為是一種罪惡,允許小學生決定是否改變性別,是背後有魔鬼作祟。

「這就是魔鬼想要做的,把它灌輸給政府、這個世界和社會。這一切正在慢慢地發生。」 福勞在悉尼肯瑟斯特(Kenthurst)區的一所基督教教堂發表演講時說。

福勞還批評現代「西化」的教堂, 「可悲的是,為什麼很多非基督徒會說教會的壞話,這是因為許多教堂允許這些事情發生。」他說,「他們說一個男人和一個男人應該能夠結婚,沒有什麼錯。可這是在取悅人,而不是讓上帝滿意和堅持真理。」

澳洲著名橄欖球星福勞因拒絕刪除社交媒體上的信仰言論,2019年4月被澳洲橄欖球聯盟解除了500萬澳元的合同。(Getty Images)

捍衛信仰的正義之戰

為捍衛宗教信仰自由,爭取個人的合法權利,福勞對橄欖球聯盟採取了法律行動,並希望集資300萬澳元,為一場可能是曠日持久的官司做準備。

福勞已向公平工作委員會(FWO)起訴澳洲橄欖球聯盟,要求該聯盟支付高達1000萬澳元的賠償。

此案可能是對維護澳洲宗教自由的一次里程碑式的考驗。

「我知道我在冒險——這一法律行動在時間、金錢和名譽上都將付出巨大代價,但我現在不打算停止。」 福勞說即使他贏了官司,橄欖球聯盟還可以上訴,這恐怕會需要數年的時間,最終可能還得在高等法庭見分曉。

「澳洲橄欖球聯盟有一個律師團隊,他們已表示將投入大量資源在法庭上與我對抗。」 福勞說,「對於我和家人來說,繼續對橄欖球聯盟採取法律行動的費用預計將是巨大的。」

「自從我的合同被終止以來,我為家人、朋友、球迷和公眾的支持所折服,甚至不認同我的信仰的人,也在捍衛我的權利和表達他們的願望。」 他說,「他們讓我意識到,我不只是在為我的未來和家庭而戰,我是為正義而戰。但這僅靠我一個人的力量是做不到的。」

福勞說自己是「為正義而戰」,他已經為這場可能持續數年的官司花了10萬澳元。

澳洲著名橄欖球星福勞因拒絕刪除社交媒體上的信仰言論,2019年4月被澳洲橄欖球聯盟解除了500萬澳元的合同。(Getty Images)

籌款遇風波

為了法律行動能夠順利進行,6月21日,福勞在籌資網站GoFundMe上推出了自己的籌資網頁。

儘管在三天之內,福勞就獲得1萬多人的支持,獲捐款超過76萬澳元。但GoFundMe網站6月24日上午突然關閉了福勞的網頁,說他們已經結束了福勞的捐款行動,「並將向所有捐款人全額退款」。因為「這次活動違反了網站的服務條款」 。

福勞對GoFundMe網站取消他的籌款網頁的決定感到失望,他認為該網站在媒體的壓力下「屈服」了。

新網頁每分鐘遞增千元

在GoFundMe網站取消福勞的籌款網頁不久,24日當晚,基督教遊說組織董事總經理伊爾斯(Martyn Iles)在臉書上宣布,為福勞支付法律費用的籌款將繼續,啟動了一個新的籌款網頁,並捐款10萬元。

新籌款網頁啟動後僅數小時就籌得逾60萬澳元,捐款以每分鐘1000澳元的速度遞增。兩天內的捐款額就幾近200萬澳元,這可能是想打擊福勞的勢力始料不及的。

正面回應負評  謙卑表示感謝

2019年,30歲的福勞成為超級橄欖球歷史上得分最多的紀錄保持者。去年他與澳洲橄欖球聯盟(ARU)簽下一份500萬澳元為期四年的合同,他是澳洲收入最高的橄欖球星之一。

澳洲著名橄欖球星福勞因拒絕刪除社交媒體上的信仰言論,2019年4月被澳洲橄欖球聯盟解除了500萬澳元的合同。圖為福勞和妻子瑪麗亞。(Getty Images)

福勞的團隊還透露,他的網站成為「持續的網絡攻擊」的目標,還有人對福勞的妻子、籃網球(Netball)運動員瑪麗亞·福勞(Maria Folau)對福勞的支持進行蓄意詆毀。

儘管福勞的捐款之舉遭致一些負面批評,但他毫不妥協。「我受到澳洲橄欖球聯盟和一些媒體的批評,對此我毫不奇怪。」 福勞說, 「儘管對我的攻擊表明我將面臨著一場激烈的抗爭,但我會堅強地站著。」

福勞在Instagram上發帖說:「對於那些批評過我的人,我對你們沒有惡意。你有權表達你自己的信仰和觀點。而對成千上萬為我在GoFundMe網頁捐款的人,我永遠感激不盡。」

「你們的支持和我對耶穌基督的信仰會給我力量。」 他說, 「對那些沒有捐款的人,我也非常感謝你們的祈禱和支持。上帝保佑!」

福勞還對澳洲基督教遊說組織為他開啟新網頁和捐助10萬元之舉表示感謝。

福勞也表示,GoFundMe關閉了他之前的籌款網頁,突顯了他案子的重要性。「無論你是否認同我的信仰或相信我表達它的權利,都應該試圖制裁我們認為對所有澳洲人構成威脅的東西。」

政界人士表支持

一些政界人士也站出來支持福勞。自由國家黨參議員麥格拉思(James McGrath)迅速對GoFundMe網站封殺福勞籌款網頁做出回應。他說:「對一個民主國家的真正考驗不是我們如何對待與我們意見一致的人,而是我們如何對待與我們意見不同的人的權利。」「言論自由是永恆的,不應被GoFundMe網站的愚蠢的左派所限制。」

自由黨參議員阿貝茨(Eric Abetz)呼籲GoFundMe網站對取消福勞籌款網頁的行為道歉,並說「政治正確性已達到『瘋狂的』地步」。

阿貝茨說,GoFundMe網站仍然願意主持「西澳一座清真寺的捐款」,所以「很明顯這不是宗教問題」。

「他們在排斥人的時候,他們聲稱他們是包容的;他們在歧視人的時候,他們聲稱他們是寬容的;這就是為什麼此事如此令人不安」, 他說, 「這種虛偽和口是心非是每個人都能看到的。GoFundMe網站應該重新考慮並道歉。」

總理莫里森表示,他認為福勞的問題「已經有了足夠的氧氣」。#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