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中共押注美國大選 恐再誤判形勢

專家指,中共密切關注美國總統川普2020年的競選進展,這恐使中共再度誤判美方形勢。圖為2018年4月4日,川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氣: 79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美、中兩國正在準備重啟貿易談判,因中方密切關注川普(特朗普)總統2020年的競選進展,以及中方貿易談判代表在國內受壓,有觀點認為,中共恐再度誤判美國形勢。

美中高級談判代表將於本週通話,試圖重啟自5月以來陷入停滯的貿易談判。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6月底在日本大阪舉行川習會,雙方同意貿易戰暫時休戰,並重啟談判。

彭博社週二(7月9日)報導說,悲觀主義主導了上週在北京的十幾名中共官僚、政府顧問和研究人員的對話。大多數認為,川普的選舉策略是美方在短期內達成交易的最重要因素。

「川普的最大目標是在2020年再次當選,」中共前商務部副部長,現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主席的魏建國表示。「他的所有行動都是針對它的。」

許多中共官員不願意公開討論2020年的美國大選,因為擔心他們可能被指責為俄羅斯式的干預。

他們對川普的政治演算可分為兩種觀點。一種觀點是川普必須在2020年達成協議,以取悅他的選票基本盤,所以,川普最終將滿足北京的要求。

另一種觀點是川普會在競選活動過程中拖延貿易談判,特別是如果美國經濟和股票市場能保持下去,因為考慮到競選對手民主黨人也基本上對中國(中共)持同樣的強硬態度。

彭博社報導說,實際上,一些中共官員認為,川普會給他們比民主黨更好的交易。因為川普是一個實用主義者,在他贏得連任後,他會願與中國交朋友、而不是繼續戰鬥。

「中國人和(中共)智囊團對民主黨和希拉里的印象不好,」前商務部副部長魏建國說。「而川普的最大問題是他不可預測,他不會總按照說的出牌,但他給人的印象是——他是一個可以交易的人。」

不過,中共圈內也有不同的意見。「我不認為習近平希望川普再次當選,」國務院外交事務顧問、中國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弘說。「換任何一個民主黨人都不會像川普那麼直截了當。」

這兩種意見凸顯中共內部對美貿易政策的不同理解。有評論員指出,中共可能再次誤判川普以及貿易戰形勢。

評論員:中共或再次誤判川普

在2018年美中貿易戰燃燒8個月後,美國《華爾街日報》曾刊文說,中共對貿易戰出現了三大誤判:一是中方認為川普首先是商人,其次才是政客;二是中方錯誤地認為美國財政部長是重要的對話者,而實際上川普更願意聽取白宮裡強硬派幕僚的意見;三是中方沒有意識到美國和全球對中國在貿易和經濟領域贏者通吃的策略日益加劇的不滿情緒。

這三大誤判的條件若放在現在的形勢下分析,仍然適用。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表示,對川普得有幾個前提性認識:首先,他當選的是美國總統,雖然改變中共的政治體制不在他的首選項上,但在貿易戰觸動中共特權階層利益、若引發中共政治危機連鎖反應,他也樂見其成。

其次,無論美方的貿易主談人是鷹派,還是鴿派,最終拍板決策的都是川普本人,但他身邊的鷹派人物越來越多。

剛剛上任的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是退役空軍準將大衛‧史迪威(David Stilwell),是川普政府再次增加的對華鷹派重量級官員。

史迪威加上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代表美國外交、國安以及經濟(貿易)政策全由鷹派包攬。

最後,川普是個善於妥協並善於進攻的務實者,在談判中具足典型的美國人風格。簡單地講,就是一切都擺在桌面上來談。在對中國兩大通訊設備商中興、華為的問題上,他都曾表態可以談,這只是川普的做事風格。

「如果外界理解成川普把華為當籌碼,可以這麼說;但若以為川普會輕易放生華為,那絕對是誤判。」朱明說。

他表示,在6月底的川習會結束後,川普就華為問題答記者問,說得很含蓄,但已明確華為問題是一個複雜的情況,美國國家層面以及情報界對華為非常關注,美國知道華為很多事,但現在還不適合說,所以,要把華為留到最後來談。

傳中方談判代表在國內受壓

當然,無人能預料2020年美國大選會發生什麼,但大多數中方人士都表示,需要為美中長期貿易戰做好準備。

中方認為,最大的問題是美國要求中方必須有執行機制——要有實際改革國有企業和知識產權的做法,不同意在中方口頭答應的情況下就取消加徵的關稅。

而習近平若接受任何不取消關稅的協議,在政治上或被視為不可行:中國共產黨內的民族主義者正向他施壓,要求他避免簽署一份讓人想起中國與殖民國家簽署的「不平等條約」。

中共黨報《人民日報》日前的社論中已發出強烈的這一信號,指「投降者」希望中國「成為美國的附庸,被美國控制和為美國工作」。

中共國務院顧問、中國和全球化中心的創始人王惠堯表示,這一插曲已經削弱了中方貿易談判代表的話語權。王透露說,當協議文本草案在政府內部傳看時,中方談判代表受到其它部門的抵制。

對川普政府的人員配置,王惠堯認為,川普在給鷹派足夠的斡旋空間,主要是軍方和國家安全官員。

白宮官員週二(7月9日)證實,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與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商務部長鍾山進行電話會談,美中雙方繼續就解決懸而未決的貿易問題進行談判。

這是中方首次出現兩個談判代表的影子,過去都只出現劉鶴一人的名字。

朱明表示,基於中共仍密切關注川普2020年的競選進展,加上劉鶴在國內受壓的傳聞,中共恐再次誤判川普以及貿易戰形勢。#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9-07-10 1: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