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系列採訪報導

幾個法輪功案例 揭中共迫害人權冰山一角

在華盛頓DC舉行的反迫害遊行中,法輪功學員手捧相片,悼念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人氣: 13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長達20年的迫害,讓千千萬萬個家庭支離破碎,幼兒、少年在恐懼驚嚇中喪生;青、中、老年被非法判刑或被迫害致死,或被活摘器官。而這一場殘酷的迫害至今仍未停止。

幼童在恐懼驚嚇中夭折

「爸爸、媽媽,我不讓你們走。」山東萊蕪市苗山鎮3歲幼童王淑傑哭泣道,眼巴巴地望著即將被苗山派出所所長等人抓走的父母。那是2001年8月14日晚。

這猶如一場夢魘。

2000年7月19日,當時年僅2歲的淑傑和家人都在大伯家,可是全部被一群警察暴力抓走,淑傑當時被嚇得都不會哭了。2000年12月3日,淑傑和爸爸王子科被帶到官寺派出所審問,警察蘇國建邊說話,邊用書向淑傑爸爸王子科臉上打,淑傑當時就被嚇昏過去,醒來後,淑傑發燒出汗、坐立不安、頭直往牆上撞。

4歲幼女王淑傑在被驚嚇中夭折。(明慧網)
4歲幼女王淑傑在被驚嚇中夭折。(明慧網)

警察三番五次去淑傑家抓人,導致淑傑在一次次的驚嚇中受到很大的傷害,身體狀況一天不如一天,連吃飯都成困難。

可是,當地警方仍不放過。在距離淑傑去世的前5個月,即2002年2月1日,天剛亮,近20個警察圍住了淑傑家的院子,翻牆進屋要綁架淑傑爸爸王子科進洗腦班,淑傑當時嚇得尿了床,又大聲地哭喊。

2002年2月14日,淑傑和姑姑去洗腦班看爸爸,回來後,她還提醒媽媽,不要忘記外公的生日。媽媽看著瘦弱而乖巧的女兒眼中噙滿了淚:淑傑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覺,已瘦得皮包骨,還是兩年前的身高,即85cm。家人只好帶她四處尋醫。

2002年7月11日,家人帶淑傑到了齊魯醫院,經檢查,頭顱內有良性水泡,需要手術。手術後淑傑沒有好轉,反而開始抽筋、發燒到42度。4天後淑傑停止了呼吸,永遠地走了。

由於伯父伯母都修煉法輪功,淑傑的堂姐王婧被學校開除學籍、停發畢業證書、也不准考大學,王婧從此失學。

在淑傑去世的前一年,2001年3月,堂姐王婧,為法輪功鳴冤到北京上訪卻被綁架,被關進當地看守所一個月,又轉移到拘留所關押。在王婧剛滿16周歲時,萊蕪警察就將她送到濟南漿水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王婧不僅被洗腦迫害,還被要求超強度勞役;曾因睡眠不足,被縫紉機的針頭將手指扎透。

而與淑傑和其家人有類似經歷的孩童、少年還很多。明慧網2013年6月9日《中共對少年兒童的摧殘》一文,收錄了法輪功學員遺孤346人事跡,其中,父母雙亡25例。事實上,由於網絡封鎖等因素,還有很多真實情況無法得知。

而據明慧網報導,吉林省延吉市法輪功學員金明花十來歲的女兒雪梅,在歷經母親被數次暴力抓捕、警察一再騷擾下,出現精神分裂狀況,且每況愈下,直至瘋了。

金盼盼:爸爸媽媽,我想你!(明慧網)
金盼盼:爸爸媽媽,我想你!(明慧網)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金有峰、姜春梅夫婦和劉知淵、申春花夫婦於2003年被非法抓捕、2004年雙雙被非法判刑10年以上後,金有峰一歲多的幼兒金盼盼、10歲的兒子金祿易和劉知淵一歲多的幼兒劉雙雙、3歲的兒子劉成成就成了孤兒。

黑龍江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吳月慶離開人世後,他的兒子吳英奇徹底成了孤兒。吳英奇10歲時,母親因車禍去世;13歲時,即2007年12月23日父親含冤去世;唯一的監護人他的姑姑吳月霞,於2007年9月28日被非法綁架後送往佳木斯非法勞教;飽嘗人世間苦難的吳英奇,在14歲時被寄養在佳木斯孤兒院。

遼寧丹東福春少年唐詩雨,由於父母屢遭迫害,又經受五次非法抄家,其精神上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痛苦,導致心臟病復發,2003年5月25日含冤離世,年僅14歲。而當時,他的爸爸唐義清還在監獄遭迫害,連兒子的最後一面也沒見到。隨後,他的父母又多次被迫流離失所或被非法判刑。

時年上高一的黑龍江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陳英,於1999年8月16日到北京為法輪功鳴冤,結果被當地警察押解返回,陳英不願受其迫害,跳車逃生,卻再次被警察抓捕,送往豐潤醫院。當晚6時左右,佳木斯市公安李政委說:「看不能活就拔了氧氣!」 隨後陳英被直接推進豐潤火葬場冷凍。

被毀容的高蓉蓉遭迫害致死

她又渴又餓,身上插著導尿管,左腿打著牽引。恐怖、疼痛、飢渴包圍著她,向不同的方向拉扯,企圖把她撕碎。

瀋陽魯迅美術學院的出納員高蓉蓉就這樣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她是一名法輪功學員,也是家中最小的女兒,於2005年6月16日在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急診室去世,年僅37歲。

高蓉蓉的姐姐高微微參加2016美國首都華盛頓DC的7‧20燭光夜悼。(李莎/大紀元)

她的死,與魯迅美術學院一名研究生的妻子有關。

2003年6月20日,高蓉蓉和這名研究生談話,講到中共對法輪功的構陷等。這名研究生把聽到的事情告知了妻子,妻子隨即向魯迅美術學院告發了高蓉蓉。

隨後,學院的領導、瀋陽市公安局十處,還有市科教工委書記一起找高蓉蓉談話。第二天早上,高蓉蓉被瀋陽市公安局十處、她的住地所屬派出所以及魯迅美術學院,聯合劫持到派出所。

2003年7月8日,瀋陽市和平區公安分局非法判高蓉蓉勞教3年,把她送到瀋陽市龍山教養院。一連串的噩夢就此開始。

2004年5月7日下午3點,高蓉蓉被該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等叫到值班室,被連續電擊6至7個小時。當時她的面部嚴重毀容,面部腫脹後眼睛只剩一條縫,嘴腫得很高變形,連與她朝夕相處的犯人都認不出她來了。

可迫害她的副大隊長唐玉寶卻大叫:「經文(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寫的文章)從哪裡來的?還不說?今天往死裡整你!看看到底是你夠剛,還是我夠狠!」

當晚,她想:「我不能等死,我要把身上的傷帶出去,讓人們看到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證。」她發現,身後的窗戶上並沒有加封鐵條,拖著被迫害傷殘的身體,努力從獄警二樓辦公室跳下。但其被值班警察發現,從瀋陽市軍區總醫院,輾轉到公安醫院;後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高蓉蓉從公安醫院被轉送到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五樓骨二科。當時高蓉蓉骨盆兩處斷裂,左腿嚴重骨折,右腳跟骨裂。

高蓉蓉曾留下錄像:「今天是2004年5月25號,我現在身受重傷,在瀋陽第一醫科大學骨科二病房。現在門外有4個警察在看著我。」

經歷3個多月的痛苦煎熬,從2004年8月9日起,高蓉蓉開始尿血、不能進食進水,眼窩塌陷,眼皮閉不上,人已經脫相。醫院稱其隨時有生命危險,並一再下病危通知,但龍山教養院的上級主管部門瀋陽市司法局拒不放人,聲稱死了也不讓回家。

2004年10月5日,高蓉蓉被法輪功學員救走了!在嚴加防範下,居然讓一個受了重傷的女子走脫了,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一聽匯報,頓時氣炸了,親自插手實施報復。中共公安部將高蓉蓉走脫事件定為「26號大案」,因參與營救高蓉蓉而遭中共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了殘酷迫害。

2005年3月6日,高蓉蓉再遭綁架,其後高蓉蓉被送往馬三家教養院。6月6日,她被馬三家教養院從瀋陽大北監管醫院送到中國醫科大學。6月12日,高蓉蓉的父母才得到通知,當時高蓉蓉已經昏迷不醒,全身器官衰竭,戴著呼吸器,骨瘦如柴。

據目擊者說,高蓉蓉在醫大搶救期間,很多不明來歷不知道是哪個部門的人把醫大所有的門都把守得嚴嚴的。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去世。

而在馬三家教養院等遼寧各市教養院被非法判刑、或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不止高蓉蓉,甚至還有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2019年最新報告顯示,中共仍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且「活摘」罪惡正向全社會蔓延。

追查國際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1日,十多年來對大陸移植醫院的幾十萬份公開媒體報導、醫生論文、醫院網站備份和數據庫資料的多輪搜索和分析論證,上萬通電話調查,查獲涉嫌參與活摘器官的有891家醫院、9519多名移植醫生。其中,全國二十多個醫院醫生親口承認使用法輪功供體等。

另外,僅據明慧網披露出來的,截止2007年6月,已有4000多名法輪功學員曾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截止2013年迫害致死101人(不含張士教養院迫害致死6人,被列入洗腦班迫害致死的統計),迫害精神失常60人,迫害致傷、致殘數百人,性虐待逾百人。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大連王雲潔、趙飛,盤錦市盤山縣李寶傑,撫順秦清芳、鄒桂榮,錦州張桂芝等。

2000年10月,中共前政法委書記羅干在馬三家勞教所蹲點之際、薄熙來任遼寧省委時期,馬三家勞教所的惡警,將18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們強姦,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殘。

許多女學員告訴親人:「你們想像不到這裡的凶殘,邪惡……」遼寧本溪的法輪功學員信素華曾被綁架到這所邪惡的馬三家勞教所二所迫害,她在揭露馬三家勞教所的罪惡時,這樣寫到:惡警強姦女法輪功學員,狠狠地踹陰部,用三把牙刷綁在一起,刷毛沖外,在裡面來回刷,電棍放入裡面電等。

周向陽、李珊珊的故事

只有三面之緣,因為感動,不顧斷絕父女關係的威脅,她選擇了他,開始了不平凡的人生,也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2004年8月9日,33歲的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被非法判刑9年後劫持到天津市港北監獄。期間,經歷關小號、輪番洗腦、強迫不讓睡覺、用「地錨」(如圖)等酷刑迫害,周向陽已被折磨得精神恍惚。

 「地錨」酷刑示意圖。(明慧網)
「地錨」酷刑示意圖。(明慧網)

此前,2000年初,周向陽因到北京為法輪功鳴冤而被勞教一年半,受盡折磨。這次被判刑,是2003年5月31日其再次被抓後。

周向陽一家都是法輪功學員,可當時他的老父老母被迫流離失所,大哥被非法判刑9年,嫂子被非法判刑3年,姐姐也被關過看守所,只有一位姐夫支撐著整個家庭探監的重擔。

22歲的李珊珊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因被這一家人堅持真理的無畏精神所感動,李珊珊決定承擔起到監獄看望周向陽的責任。

可是她與周向陽沒有任何關係,除了都是法輪功學員,她被擋在了外面。由於被告知只有親屬才有權接見,李珊珊做了一個重大決定:和周向陽結婚,以親屬身分見向陽。

李珊珊的舉動震驚了監獄,也震動了那些冷漠的人心。自法輪功被迫害以來,監獄接到的從來都是離婚訴求,這結婚訴求還是頭一遭。

連續5個月的堅持,監獄終於讓她以未婚妻的身分接見。李珊珊帶著玫瑰花去見了那個剛毅的男子,她的未婚夫周向陽。雖然堅持每個月都來看李向陽,可李珊珊每次還是受到獄警的百般刁難。

獄警收走了李珊珊的玫瑰花,卻沒給周向陽,周向陽則看到了珊珊的一顆真誠善良的心。獲得自由後向陽曾說:「那支玫瑰不只是代表著情感,那裡包含著多少無私和勇氣,多少理解和支持,多少光明和希望,我也沒有什麼語言再去形容我的感受。雖然我沒能看到那支玫瑰,但她已經永遠盛開在我的心裡……」

2006年1月,中共將迫害的魔爪伸向了李珊珊。她被國保警察跟蹤,騷擾恐嚇不斷。3個月後,天津南開區國保大隊長帶人無故抄家,並將她刑事拘留30天、轉監視居住15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年3個月。

時年25歲的李珊珊雖經歷著勞工奴役和暗無天日的寂寞難熬的日子,但她無悔,因為「想的是(在)為向陽這樣的好人討還公道」。

這是李珊珊第三次被抓。第一次是在1999年7月20日之後,19歲的珊珊和媽媽一起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被非法關進唐山市拘留所,幾天後神奇走脫。後來,李珊珊又被抓回看守所,關了將近一年時間。

2007年5月7日,李珊珊勞教到期的前一天,天津國保局頭目到勞教所找珊珊,逼她放棄對周向陽的幫助。珊珊鄭重地表明自己的態度:「從人道講,作為普通朋友有難還要去幫助,更何況我現在是他的未婚妻。」

李珊珊的父親,由於害怕女兒有危險,三次以斷絕父女關係,逼迫她放棄這段感情,但李珊珊始終堅持。

她說:「我堅守著這份美好的情感,心無旁騖。我堅信,為向陽這樣誠實、穩重、有信仰、堅忍高尚的人,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周向陽已於2006年底,從港北監獄轉到天津市第一監獄,2008年6月30日又被送回港北監獄,一再經歷關小號、24小時「地錨」等酷刑迫害,同時禁止任何家屬見面。周向陽連續絕食了一年多,經歷了四季。冬天,有時獄方不讓他穿棉衣,有時給他特別髒的被褥,上邊血漬、尿漬、膿漬到處都是,散發著惡臭。

2009年4、5月,周向陽兩次被送往新生醫院和監獄內部醫院急救,最後在奄奄一息的情況下被保外就醫。2009年7月28日,周向陽被接回家,176cm的他,當時體重只有七八十斤。

經過閱讀《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煉功,一個多月後,周向陽體重增加到103斤。經歷了九死一生的周向陽,出獄後仍是質樸、忠厚,很快得到了親朋好友,特別是李珊珊父親的認同。

2009年10月26日,周向陽和李珊珊辦理結婚登記,這對患難青年終成眷屬。李珊珊沒有跟周向陽提任何物質上的要求,為了節約錢,他們甚至連婚紗照都沒照過。

法輪功學員周向陽與李珊珊夫妻。 (明慧網)

兩人格外珍惜這段姻緣。因經濟情況不大好,李珊珊不捨得給自己花錢,但給周向陽買東西都是買質量好的;工作時間比丈夫長的李珊珊偶有時間時,給李向陽做一點好吃的,李向陽吃飯快,每次吃完一半,總留一半給妻子,妻子則把多出的一半撥回,非叫丈夫吃完不可。

沒想到,2011年3月5日,唐山市國保大隊便衣警察突然上門抄家,將他們夫妻雙雙抓走,並搶走現金13,000元和價值10,000多元的個人物品。

李珊珊被拘留15天後轉到當地「洗腦」班;周向陽被刑訊逼供,並下落不明。2011年3月24日,李珊珊被釋放;周向陽則再次被送往天津港北監獄。港北監獄副監獄長李國宇說,周向陽一直不吃飯,由於之前身體未恢復好,胃、脾、腎衰竭,尿血,隨時有生命危險。

李珊珊一邊獨自經營著攤位,一邊又開始了為周向陽申訴,並寫下了感動社會的公開信——《一對年輕人的苦難經歷: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引發秦皇島昌黎縣2300名民眾的聯名救助。

2011年10月29日,唐山國保警察把李珊珊劫持到豐潤洗腦班監禁,後又將她非法勞教2年。

4個月後,周向陽出獄。 2012年5月24日,周向陽和律師趕來石家莊看望李珊珊,勞教所卻阻礙見面。從那一天起,向陽又走上了為妻子申冤的道路。明白善惡的家鄉人為營救她簽名按手印的達5291人。

2013年10月28日,李珊珊本該被釋放,但是河北省女子勞教所卻說,11月8日才會釋放李珊珊。

為營救兒子周向陽,王紹平與丈夫周振才穿狀衣鳴冤。(明慧網)

可是苦難遠沒有結束,2015年3月,他們短暫的團聚再次被打斷。這次,周向陽被誣判7年,被關入天津濱海監獄;李珊珊被誣判6年,被關入天津女子監獄。

這次被抓後,周向陽一直絕食抵制迫害長達3年半時間。每天,包夾(全天貼身監控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罪犯)用擔架抬著周向陽去監獄的醫院灌食。長期的絕食和強制灌食,2018年年滿45歲的周向陽看上去蒼老、虛弱。

李珊珊母親多次去監獄探望女兒,卻因她也是法輪功學員而被獄方刁難,不許見面。有一次,不修煉的父親被允許和女兒見一面。李珊珊出來時,身邊有兩個包夾跟著。

2017年8月6日,周向陽的母親王紹平在趕集時告訴他人法輪功的美好以及自己一家人被中共迫害的經歷時,遭警察綁架。周向陽的父親周振才也被非法綁架,後因高血壓,體檢不合格,才被「取保候審」回家。

八旬老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從幼兒到少年,再到青年、中年,最後到老年,都不放過。

明慧網2019年1月16日報導,2019年1月11日上午,山東省招遠市82歲的法輪功學員郭振香,因在一公交站講法輪功真相,遭夢芝派出所警察非法綁架。11日大約10時,郭振香的家人接到派出所電話,叫去派出所一趟。

家人去後,派出所警察告知家人,郭振香已去世。而郭的遺體已被派出所警察私自送到招遠殯儀館。警察還追問家人,郭振香老人的真相資料是從哪裡來的,平時都和誰聯繫等,以此威脅家人,還讓家人在所謂的「口供」上簽字。

5月16日,來自歐洲、亞洲、南美洲、北美洲、非洲、大洋洲六大洲的逾萬名法輪功修煉者,聚集在紐約曼哈頓,遊行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7周年。(愛德華/大紀元)

家人聽後無法相信。郭振香早晨出門時,還身體健康、一切正常,僅僅幾個小時就失去了生命?!

警察稱是老人自己得病死的。可事實上,郭振香老人從修煉法輪功以來,身體一直健康無病,被抓到夢芝派出所的當日毫無有病的跡象。若真是「因病去世」,為什麼不及時通知家人去醫院看望?為什麼老人去世後,也不通知家人去料理後事?

郭振香老人的死,是夢芝派出所的警察直接導致的。

郭振香老人在世時,曾多次被非法綁架、抄家。2018年9月,郭振香在城東大秦家集市上講法輪大法好的真相,遭便衣警察綁架,當天回家。

2016年12月21日上午,招遠國保大隊警察到時年80歲的郭振香家進行非法抄家,把郭振香老人家的電腦、她兒子的電腦、幾本法輪功書籍、多本台曆、若干真相資料等私人物品強行拿走,還逼問資料的來源。

2016年12月16日上午,郭振香和65歲康延美兩位老人在街上給人講法輪功的真相,被招遠市泉山派出所警察綁架。康延美被非法關押到招遠看守所;在非法抄了郭振香女兒的家後,郭振香老人被放回了家。

2016年6月10日,郭振香和康延美在公園向遊人講真相時,被泉山派出所警察綁架。郭振香當天被釋放,康延美被劫持到招遠市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

除了郭振香,還有其他老年法輪功學員含冤而死。山東濟南市87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洪章老人於2019年1月21日含冤離世。這位飽經風霜的老人,熬過了冤獄酷刑折磨,卻因生活困頓、精神壓抑而辭世於家中。直至去世,這位濟南鋼鐵集團退休工程師也沒得到應有的待遇。

重慶社會工作職業學院(前重慶市民政學校)副教授張魯元,因修煉法輪功屢遭中共迫害,曾被非法勞教一年,遭受到殘酷折磨、傷痕累累,多次被騷擾、非法抄家、洗腦迫害等,致使她常年處於驚恐、驚嚇之中,身體每況愈下,於2018年5月左右含冤離世,終年76歲。

據明慧網信息統計,在2018年被中共綁架的4848名法輪功學員中,至少有403名是65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年齡最大的90歲。在4217名被中共騷擾的學員中至少有180名是65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年齡最大的91歲。

2016年上半年至少有32名70歲以上老人被中共非法判刑。如因訴江遼寧朝陽市凌源79歲的劉殿元被非法判重刑11年;河北淶水縣82歲的老太太楊術蘭被判2年,緩刑2年;遼寧省大連市甘井子區80歲劉淑珍被非法判刑3年;四川省宜賓市翠屏區75歲的張心鑑被判刑5年。

再例如,黑龍江齊齊哈爾的趙秀芝(78歲)、李桂芝(76歲)、李鳳琴 (72歲)、彭淑容(70歲)等人,因在小區內貼了幾張「法輪大法好」和「全民起訴江澤民」的黏貼,被非法判刑3年到3年半。#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07-08 9: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