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盂蘭節暴力清場 港警為何對空街道發催淚彈

圖為8月14日晚,香港深水埗,防暴警察放多枚催淚彈。(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人氣: 78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報導)日前,香港警察暴力清場出現詭異一幕。盂蘭節前一天8月14日晚,民眾在深水埗警署對面,燒紙錢、燒香祈福。警方武力驅離民眾,不斷從深水埗警署往欽州街的石硤尾方向推進,在沒有示威者的情況下,多次發射催淚彈

8月14日,港民發起「深水埗激光燒衣積陰德祈福晚會」,深水埗警署外一度有約700人聚集,除了燒衣、祭拜,現場還有市民向警署方向作法,以示驅魔除惡。亦有人向警署照射鐳射光抗議,並呼喊「黑警還眼」口號。

警方卻在記者會上描述稱,一群示威者在不同區域的警署外「聚集和攻擊(attacked)」。700人圍在深水埗警署外,用彈弓射彈球和用鐳射筆照射辦公室和大樓。

防暴警察對著空氣發射催淚彈

現場直播視頻顯示,警察使用催淚彈清場,示威者很快散開,幾名年輕的示威者用鐵盤子和礦泉水熄滅催淚彈。警察一路快速推進,不停施放催淚彈,但現場多個清場鏡頭顯示街道上只有警察和記者的隊伍,根本沒有示威者。深水埗多處煙霧瀰漫,不少街坊因吸入催淚彈身體不適,猛烈咳嗽。

香港獨立媒體網報導稱,警察在清場時,從深水埗警署往欽州街的石硤尾方向推進,期間多次在沒有市民、沒有任何人衝擊,及近距離接近防線下,依然狂放催淚彈。

港媒《熱血時報》的一段視頻清楚顯示,警方衝著空蕩蕩的街面照射強光燈,展示黑旗,發射催淚彈。現場記者解說,「怎麼回事呢?前面沒人哦。就幾個人一點街坊,比平時深水埗區少多了,他們想驅趕幾個街坊嗎?……現在來到青山道。再次舉黑旗了,只有零星的人。剛才警方說前方聚集的人士立即離開。」

網民表示,「它們在預演屠城嗎?」「那是冥界反華勢力?」也有人認為這是擺拍,為了給CCP找個出兵鎮壓的理由捏造證據,「等待畫面將來是否出現在CCTV。」

值得注意的是,警方一再宣稱,是示威者使用暴力攻擊警員,用鐳射筆及彈珠作攻擊。亦有人手持磚頭和水喉通,警方在別無選擇下才施放催淚彈。亦有使用掦聲器作警告。

網民表示,「我當時看直播,除了照射鐳射筆,那些人沒其它事情。警察出來後,絕大部分人都走了。根本沒有人搞他們……」

香港網民「HK-妮珂」也向記者確認,「我當時在深水埗現場:開始在西九天橋下燒衣紙,有人用激光筆照警署。黑警衝出來示威者就好快跑開!我都退到山邊。黑警就一路放很多催淚彈,放到鴨寮街A出口這邊,我從山邊下來A出口還有濃烈的催淚瓦斯味……」

據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表示,14日共拘捕15男及2女,年齡介乎15至61歲,涉嫌非法集結、刑事毀壞、縱火等。警方共發放35枚催淚彈1發橡膠子彈,並沒有警察受傷。

警方受到威脅 還是警方製造恐嚇?

在8月15日警方記者會上,有記者就此提問,「在深水埗行動中,我們都看到,當警方使用了幾次催淚彈,人們已經被驅散到了幾條街外,事實上已經很少示威者繼續待在那裡了。在這時,如何是『合理地』繼續使用催淚彈呢?而且那時很多居民已經睡覺了,你是如何能事前通知他們呢?這不是緊急情況了。」

深水埗警區指揮官何啟軒說:「當然,現場的指揮官,在當時當地他一定是看到前面有一個所謂的thread(威脅)在前面。那他覺得在當時的情況,他需要使用催淚彈去驅散,所以現場就會去驅散。我們絕不會因為前面是沒有任何的target(目標),我們去使用武力的。」

一名前軍官向記者確認,槍彈在軍隊和警察中是嚴格管制的,每開一發子彈回去都要寫報告。沒有目標就是浪費槍彈。他認為他們應該確實感受到威脅,有點詭異。

但也有人認為,警察是為了完成催淚彈發射任務。反送中運動2個月來,據香港警方稍早公布的數據,警方動用了1,800枚催淚彈,逮捕了568人,其中年齡最小的只有13歲。

人權活動人士王清營向大紀元記者分析表示,這個事情表明了警方暴力的升級。抗議者和警察由於長期的對峙,雙方已經都失去了耐心。共產黨把一個簡單的事情,越弄越大,警察的暴力起到了點燃激化群眾抗爭的作用。

「首先他是一種恐嚇,因為政府掌握著武器,平民是手無寸鐵的,製造恐懼把民眾嚇退,想達到這種目的。但是民眾抗爭的意志已經形成了,警察這種行為不僅不能嚇倒他們,反而會進一步激發人的抗爭意識。」他說。

「2個月來,每一次事件都是因為警方暴力的升級,從元朗白衣人用黑社會企圖嚇住人們不敢上街,其實越有這樣的事,民眾越容易凝聚在一起,爆發的程度越激烈。他唯一的方法就是響應民眾的訴求。」

「中共欲把香港變成廢城

香港的局勢被認為越來越緊張。近來,民陣多次遊行被警方反對,香港國際機場也一度獲得臨時法院禁令,阻礙示威者進入。德國之音報導,13日下午,警方將11日暴力拘捕的數十名年青人押送至北區醫院治理,有數人手腳骨折。有人質疑警方濫用私刑,迫使示威者認罪。

「香港01」記者證實,被捕人士在扣留期間不准見律師,送至醫院才見面一次,再要求見律師時遭拒。

8月15日,中共全國人大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韓大元再次強調「基本法」18條關於決定在香港實施緊急狀態的情況,及「駐軍法」中駐港部隊協助維持社會治安等內容。中共黨媒新華社刊文稱,「修例事件已經變質」,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

王清營認為,所謂「實施緊急狀態」就是戒嚴。他說,「共產黨的策略歷來是不松一點口的,它最擔心的是雪崩。一旦香港開了一條口,它就會在香港全面妥協,在香港失去控制,它擔心整個大陸也失去控制。所以它寧願把香港變成一個廢城,為了保住它的政權不惜一切。」

對於警方一再宣稱示威者暴力對警察產生極大危險,王清營認為,他這種謊言會激怒民眾,這是非常傻的一種說法。「如果政府有智慧不會這樣做,專制社會它會這樣做,民主社會首先政府會自己認錯,認錯本身會使群眾運動降溫而不是激化。」

王清營指,政府一再顛倒黑白。「作為政府是組織有序的、長期訓練的、拿著納稅人錢,他沒有任何理由和合法性向民眾施暴;作為民眾不是組織有序的,本來就是鬆散的,情緒控制之下的一點點暴力是難免的,可以容忍的,政府行為是絕對沒有辦法容忍的。」

「而且群眾運動是為了公益,不是為了個人利益。不能同等地把政府的形象淪為一般民眾的形象,這種對比是非常無恥。」他說。#

責任編輯:周儀謙

評論
2019-08-17 2: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