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騷擾墨爾本撐反送中集會 大陸學生被拘捕

2019年8月17日,數百名墨爾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爾本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辦「反送中」集會,一名大陸學生高聲發出侮辱性言論,被兩名警察帶走。(AAP)

人氣: 1199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奕墨爾本採訪報導)今天(8月17日),數百名墨爾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爾本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辦集會,支持香港反送中」。一名大陸學生在集會即將結束時高聲發出侮辱性言論,被兩名警察帶走。

據悉,前一天(16日)晚上,在維州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組織的撐港集會上,也有兩名親共學生因非法襲擊被警察帶走。當晚的集會受到數百親共示威者騷擾,這些騷擾者甚至還要襲擊澳廣(ABC)的攝影師。集會最後在警察的干預下提前結束。

 

維州警方發言人隨後證實了這一消息。她說:「我們尊重社區以和平、合法的方式表達意見的權利,但不會容忍那些違法或從事反社會或暴力行為的人。」

2019年8月17日,數百名墨爾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爾本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辦「反送中」集會活動。(Grace/大紀元)
2019年8月17日,數百名墨爾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爾本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辦「反送中」集會活動。(Grace/大紀元)

受前一晚(16日)親共示威者暴力騷擾集會的影響,墨爾本警方於今早增派數十名警力維持集會秩序。數名騎警部署在Swanston St街與Lt Lonsdale St街交叉路口,蓄意鬧事的親共學生也受到警察的盤問和驅趕。

集會期間,數名騎警部署在Swanston St街與Lt Lonsdale St街交叉路口。(Rebel Jom/大紀元)

上午10點40分,集會正式開始,多名民主人士發言,譴責中共混淆黨國概念,愚弄人民。並提醒海外華人,港人「要求高度自治」並非「獨立」運動,切勿為中共鎮壓港人造勢。

2019年8月17日,數百名墨爾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爾本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辦「反送中」集會活動。(Grace/大紀元)

主辦方:親共學生將為「瘋狂行為」付出代價 中共不會負責

集會活動負責人高健說,親共學生將為其在自由社會中的「瘋狂」行為付出代價,他為此感到不值。(Grace/大紀元)

對於前一晚(16日)親共學生的騷擾行徑,集會活動主辦方負責人之一、民運人士高健對《大紀元時報》說,親共學生將為其在自由社會中的「瘋狂」行為付出代價,他為此感到不值。

「昨天我看到有兩個學生被警察戴上手銬,押上警車,因為他們過分暴力,我很為他們擔心。父母送他們出來不容易,如果他們被吊銷學生簽證、遣送回國的話,共產黨絕對不會同情他們。」「煽動這個事情的人又不敢露面。」

高健認為,親共學生的做法受多方面因素影響,「有壓力,也有一種錯誤的認知。」

他進一步表示,香港人民提出的要求是落實《中英聯合聲明》,這是合理的。「香港學生反送中,要求雙普選,(中共)中央政府、香港政府完全不理不睬,利用惡警暴打學生,我們要讓香港人民感覺到,我們大陸背景的老百姓都願意支持他們,和他們站在一起。」

高健補充說,「2019年香港發生的事情是一個黑天鵝,對共產黨是個噩夢,他低估了香港人民。香港是很有希望的。」

大陸留學生為中共站台 回國後反受中共監控

墨爾本一位大學教師Zhu Lian 說:「我支持港人擁有抗議的權利,特別是在澳洲。」「中國(中共)針對人權等問題採取的行動,站不住腳。」

作為大學教育和研究工作者,Zhu Lian知道在親共者參加的活動中,充斥著中共間諜。他了解中共對澳洲滲透和影響的手段,「他們不是用武力入侵其它國家,而是用經濟手段施加影響。」

很多大陸學生把爭取民權的香港民眾視為叛國、反中國,Zhu Lian說:「他們就是被洗腦了。」

根據之前的研究資料,Zhu Lian獲悉,有一些大陸留學生回國之後,雖然擁有更好的英文能力和專業技能,但中共會懷疑他們,限制他們在國有企、事業單位的職業發展。「很多留學生在海外為中共跑腿、做事,他們信任中共,可是問題是,等他們回國後,中共信任他們嗎?」

Zhu Lian認為,中共並不信任自己的人民,否則他們就不需要對人民進行如此嚴密的監控。

澳洲知名華裔女作家齊家貞:共產黨非常邪惡 愛國不等於愛黨

澳洲知名華裔女作家、獨立中文筆會副會長齊家貞在集會中發言。(Grace/大紀元)

澳洲知名華裔女作家、獨立中文筆會副會長齊家貞說:「我們在澳洲享受了自由民主,但是香港正面臨著危險,他們的自由民主是被中共一點一點剝奪了。中共完全背棄了自己承諾的一國兩制和50年不變。自從香港主權轉移以後,香港人就一點一點喪失了自由,我覺得香港人這次站出來非常有意義,非常了不起,非常勇敢。我們愛中國,也愛香港。」

齊家貞認為愛香港和愛中國之間沒有矛盾。「愛香港是指愛民主和自由,他們(中共)說的愛國是把愛國和愛黨等同起來了。共產黨是一個非常邪惡的組織,它並不能代表中國,但很多人被中共洗腦之後,就把兩者分不清了,這其實是兩碼事,不能等同的。」「那些人他們打著紅旗,唱著紅歌,罵我們,還說自己愛國,這就是典型的把愛中共和愛祖國混在一起的人。」

齊家貞表示,今天的活動聲勢非常浩大,越南、新疆、西藏、香港、台灣等社區的民眾都來參加。相比昨晚澳洲香港學生的集會,組織得更加完善。「昨天晚上是因為香港學生缺乏經驗,他們沒有知會警察局派人來。而我們一再地說,我們會很文明,但他們(親共者)會來破壞我們的安全,所以今天警察來了很多,幾個角落都是。」

律師:親共學生不了解自由社會的行為方式

Nicholas Freeman(化名)是一名律師,曾在聯合國工作。他說:「我支持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權利,而中共並不尊重這一點。我真不希望天安門事件重演。」

Freeman認為,中共應該在香港進行自由選舉,傾聽民眾的五大訴求。澳洲政府和人民應該支持港人。「即使在澳洲,親共者和香港民眾發生衝突,也是令人非常不安的。作為澳洲人,首先要保護香港民眾抗議的自由和權利,使他們不會感到害怕,或受到親共者的恐嚇。」

「我們還可以給澳洲政要施壓,請他們向中國(中共)提出這個問題,不能讓中國(中共)所帶來的經濟利益,凌駕於我們的法律、民主自由、言論自由等價值觀之上。」

對於前一晚大陸學生的粗暴行為,Freeman說:「他們不知道在澳洲應該怎樣行事,你不能來到這,享受著我們的教育制度,享受著我們的生活方式,卻用言論自由宣傳中共的意識形態。他們必須尊重香港的自由,不能剝奪海外香港人的話語權。這裡不是中國,你在這裡不能這麼做,你不能不讓人說話,這就是我們的文化。我們的社會就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

Freeman說,很多中國年輕人到西方國家留學之後,才聽說了「六四」事件。「因為中國的新聞是受到中共控制的,民眾聽不到政府不想讓他們聽到的,所以出國後聽到有人公開反對中國(中共),他們還不習慣,尤其是不能忍受其他中國人或香港人這樣做。」

「在中國,你看不到人們批評政府後還能自由地繼續這樣做,很多人都消失了。」

作為一名律師,Freeman很清楚,香港人和大陸人的觀念意識非常不一樣,司法系統也非常不一樣。「在中國,司法不是獨立的,人們只能做政府讓他們做的事情;而香港有自己獨立的司法系統,人們的思想更加開放。」

2019年8月17日,數百名墨爾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爾本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辦「反送中」集會活動。(Grace/大紀元)
2019年8月17日,數百名墨爾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爾本市中心遊行,支持「反送中」。(Grace/大紀元)

大陸學生Rex和朋友也來到現場,他們希望(中共)政府出面協商,和平地解決香港問題。Rex表示,言語攻擊不能解決根本問題。「我更希望有權力的人能夠做點什麼,(中共)政府應該作出表率,「告訴全中國人民,我們可以讓香港得到安定,和平地解決這個事情。」

此前,「澳洲價值守護聯盟」(AVA)曾發表一封「關於香港民權運動 致澳洲華人的公開信」,提醒華人同胞,港人五大訴求並非尋求「獨立」;「港獨」實為「偽問題」;「一國兩制」是中共的承諾,落實雙普選才是「一國兩制」的體現;《引渡條例》修訂案嚴重威脅香港司法獨立,破壞「一國兩制」。

AVA在信中還特別提出,中共把港人要求高度自治的民權運動污名為「港獨」,在海內外誤導華人社會,為中共鎮壓港人造勢。澳洲華人要保持清醒頭腦,不要被獨裁政權所利用,站在普世價值一邊才會得到主流社會尊重。

2019年8月17日,數百名墨爾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爾本市中心遊行,支持「反送中」。(Grace/大紀元)
2019年8月17日,數百名墨爾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爾本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舉辦「反送中」集會活動。(Grace/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