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阻紅色滲透 台跨黨派合推境外勢力透明法

為防範中共勢力滲透來影響台灣,台灣基進與民進黨立委尤美女(右2)等人9月19日召開記者會,公布由兩黨合作的「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草案。(陳柏州/大紀元)

人氣: 14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吳旻洲台灣台北報導)為防範中共勢力滲透來影響台灣,台灣基進民進黨立委尤美女等人19日召開記者會,公布由兩黨合作的「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草案。草案條文規定,若法務部認為有組織或個人與境外勢力有關,且意圖影響選舉或通訊傳播活動,應命其登記為「境外勢力代理人」。尤美女說,後續將全力尋求連署,力推法案通過。

根據草案條文,主管機關法務部若認為在台灣境內活動之自然人、法人、非法人團體與境外勢力有關,且意圖影響選舉、公投、政策行政與廢止、政黨運作、通訊傳播等活動,應命其登記為「境外勢力代理人」,當事人須在接獲法務部通知次日起14天內完成登記,登記效力為3年。

草案規定,法務部應將其刊載於公報並公布在網站上,若未在期限內完成登記,或是經法務部要求補正仍不補正,又或是無正當理由規避、妨礙或拒絕調查且勸導無效,都將處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按次連續處罰。

若提供不實資料且足以損害公眾或他人,或是向調查人員做出虛偽陳述,都可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0萬元以下罰金。若是未依法登記且被裁罰3次,經受理申報機關通知而仍不登記、申報或補正者,也可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0萬元以上、200萬元以下罰金。

另外,法人或非法人團體的代表人或代理人,若因執行業務而做出上述行為,除了本身會被依法處罰外,該法人或非法人團體還將被科以上述裁罰金額10倍以下的罰金。

草案重事前揭露 無損言論自由

台灣基進中常委何澄輝9月19日表示,「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是台灣反外國滲透法律中最重要的一步,而台灣基進版本的「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是各黨團版本中打擊最精準、守備範圍最廣的法案。(陳柏州/大紀元)

台灣基進中常委何澄輝表示,「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是台灣反外國滲透法律中最重要的一步,而台灣基進版本的「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是各黨團版本中打擊最精準、守備範圍最廣的法案,也是國安各相關法律的基礎。

他表示,有別於上次會期已通過的「國安五法」,是在填補漏洞,「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的特點,是在前端要求外國代理人進行資訊揭露與透明化,讓台灣公民獲得充分透明的資訊,配合其他國安相關法律的後端懲處,就能達到事前預防與事後懲處的效果。

對於外界有人質疑該法可能「侵害台商」或「侵害言論自由」,何澄輝表示,這些都是不必要的臆測,因為草案已明確排除單純在中國經商、就業的純商業行為,謹守分際的台商完全排除。此外,代理人也不會受到實質的言論審查,因此所謂台商疑慮或違反言論自由,都只是無謂的泥巴戰。

何澄輝呼籲,民進黨團與府、院各方應拿出執政勇氣,深化台灣民主防衛機制,台灣若能繼美國與澳洲之後,也建立自己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這將是世界民主史上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有了「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台灣的民主防衛制度將更趨成熟。

紅色滲透嚴重 立委:台灣是重災區

為防範中共勢力滲透來影響台灣,台灣基進與民進黨立委尤美女(右2)等人9月19日召開記者會,公布由兩黨合作的「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草案。(陳柏州/大紀元)

與會的尤美女則說,當前中共滲透十分嚴重,連外媒、歐盟都提到台灣是重災區,為防止中共透過代理人迂迴管道、資金介入滲透台灣,影響選舉及公投結果,應有所防範。

她說,當前有些團體明顯就是被紅色滲透,但苦無證據,不可能馬上繩之以法或馬上三審定讞有罪,屆時他們的影響早已事過境遷,所以透過登記申報制度,能在當下就進行防範,只要發現背後資金來自中共等境外勢力,可能就是違法。

尤美女強調,台灣要保障民主,「但不能假借民主防礙民主」,中共資金要進來企圖影響台灣政策,就必須資訊公開讓全民去判斷,這方面就要經過更嚴格程序。

至於黨團也將有立委提案針對防範中共代理人,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尤美女則表示,修法嚴格禁止規定是有必要的,至於「透明化」的法規是否一起並存,黨團還在討論,不過她後續將提案連署基進版草案,全力尋求連署,力推法案通過。

草案賦法警調查權 阻代理人隱蔽造假

台灣基進台北黨部新聞輿情主任林宥銘則說,台灣基進版本的「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有三大特點。首先是「符合公平原則」,對於所有來自境外勢力的干預一視同仁,不僅是針對「中共代理人」,這樣也能避免中共透過第三國做跳板進行滲透。

他表示,其二是「定義明確」,清楚定義了「代理關係」與「登記程序」,讓行政機關沒有上下其手的空間。其三則是強調代理人的資訊揭露義務,並賦予法務部司法警察主動調查權,杜絕境外勢力代理人隱蔽或造假。#

責任編輯:鄭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