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部分教師和工會一味灌輸 引偏學生和教育界

文/麥克·茲瓦格斯特拉(Michael Zwaagstra) 翻譯:李平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02日訊】教師的天職是傳授知識,引導和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而不是將自己的分析和觀點強加給學生,否則就成了一味強制灌輸了。

教育和灌輸的中間,有條明顯分界線,不能逾越!遺憾的是,如今有些教師和教師工會,不懂教育,一味灌輸,日益將學生和教育界引向錯誤方向。

正常授課被家長抗議

前不久,亞省Blackfalds鎮Iron Ridge小學一名4年級教師給學生上可持續發展社會學課程時,向學生播放了2個視頻,一個是由綠色和平(Greenpeace)環保 組織反對油砂開發的視頻,一個是亞省省府製作的支持油砂開發視頻。

這位教師通過2個對立觀點的視頻,目的是引導學生從不同角度思考、分析和對比,形成自己獨立的觀點,課上得非常客觀和中肯,一點問題也沒有。遺憾的是,有些家長不僅不感激教師,還在社交媒體上威脅學校,最後迫使學校取消今年的聖誕舞會。

不幸的是,並非所有教育工作者都能做到像上述這位教師一樣。亞省教育廳長拉格蘭奇(Adriana LaGrange)最近在推特上貼出卡爾加里社會學考卷中的幾個問題,都是強制學生列出反對油砂開發的有效論點,問題本身就已經存在極大偏見。反過來想一想,考試如果要求學生列舉幾個反對墮胎的論點,那還不掀翻了天?

不少教師利用課程灌輸偏激觀點

這種強制灌輸,還不僅僅體現在學校考卷中。去年CBC報導,里賈納一位教師參加美國前民主黨副總統戈爾(Al Gore)氣候變化集訓後,被戈爾培訓學院指派當上氣候現實小組組長,領著6、7年級學生,花了整整1個月時間做了多個項目,最後還開展了一個公共活動,演示如何停止氣候變化。

CBC認為,這名教師的本職工作是將自己所學傳授給學生,但他做得太過,有意引導學生實踐他的所學內容,這不是教書育人,而是強制灌輸。

不幸的是,利用課堂為偏激政治觀點助威的這種教師還不少。CBC電台Current時事評論節目前不久請三位教師參加環保辯論節目,其中兩名教師居然認為,帶學生參加抗議集會沒什麼不妥,完全可以將自己的政治偏見強加給學生。

撕下中立面紗

更糟的,許多教師工會不僅不隱藏自己的政治偏見,還到處宣傳。去年亞省教師工會(ATA)大會上,請了油砂反對先鋒、綠色和平組織前主管和環保學副教授伯曼(Tzeporah Berman)做主講人。工會用所有會員的錢,只請這種觀點偏激的人演講,教師們想在課堂上保持政治中立,就很難了。

在這種環境薰染下,有些教師乾脆撕下中立面紗,赤裸裸地說什麼教育從來就不是中立的。亞省女教師夏普(Brianna Sharpe)最近在《環球郵報》上寫了篇署名評論,說什麼教育本來就是政治,還引用巴西激進教育家保羅·弗萊雷(Paulo Freire)的話,說教育從來都不是中立的,並列舉公共教育中的多條罪狀。

弗萊雷本人搞激進社會革命,強烈反對傳授學生基本知識和技能,居然有人拿他的話當聖旨,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他的這種激進觀點在教育界日益受人追捧,說明當今教師培訓日益走向深淵。

真正的教育是,傳授學生各個領域和學科的既定知識和技能,幫學生掌握不同學科豐富的知識和內容,引導和培養學生批判性獨立思考能力,如此就得讓學生接觸不同問題各個角度方面的觀點。作為教育工作者,在此過程中做到完全中立雖不大可能,但得儘量將自身觀點放一邊,鼓勵學生就有爭議的問題得出自己的結論。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麥克·茲瓦格斯特拉(Michael Zwaagstra)是一名公立中學的老師,也是新發行的《舞台上的賢者:教與學的常識性反思》一書的作者。

原文The Fine Line Between Education and Indoctrination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