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評共產黨」全球有獎徵文參賽作品

【九評徵文】讀「九評」有感

王靜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0日訊】我是名普通的中國人,跟大家一樣,自知好事做的不多,壞事也沒少做,但在心裡,總覺得自己還算個有良心有道德底線的人,比周圍的人強不少。

當我第一次讀到「九評共產黨」時,第一感覺就是暢快,一輩子從來沒有過的暢快!歷來想看清但沒看清的事,一直想說但從沒說得這麼一針見血的話,全在這裡了,當時的感覺就是:聽君一席言,勝讀十年書!那時真想上大街上高喊:大家都來看吧!這就是共產黨的真相!可我沒喊,因為本能告訴我不能喊,可能還沒等我喊出來,樓下居委會的人就得用奇異的眼光看著我了。

我按捺住興奮,耐心從一評二評一直等到九評,那些天我整天都在想這事,當我讀完全文,當我再重讀幾遍的時候,我那興奮得要跳起來的心慢慢墜落了,漸漸沉重得讓我揣不過氣,直到有一天,年近四十的我,終於忍不住大哭了一場!天啊,我們中國人怎麼這麼命苦啊?怎麼攤上了這麼個惡魔!!中國該怎麼啊?!

回想滾滾紅塵裡的這幾十年,好像自己沒幹什麼壞事,每次單位搞抗洪救災搞希望工程募捐之類的事,我從沒落下,朋友同事家人都說我是個好人,可對照歷史,當我用<九評>的眼光評價自己時,我的心慌了。我其實只是在狗洞裡享受著所剩不多的那麼一點自由,在小善小惡方面,我好像能作出好的選擇,可在大是大非上,在真正決定人命運的大善大惡的關鍵問題上,我卻被共產黨操控著,作出了非常惡劣的選擇。

我出生在文革,前面歷次政治運動跟我沒關,可六四我算半個參與者,這幾年我們單位裡也有好幾位同事因煉法輪功而被開除公職的,可我幹了什麼呢?六四時我正在大學讀研究生,還去過天安門請願,可共產黨一開槍我就閉口不說話了,心裡想:我算看透這個沒有人性的政黨了,可公開還在擁護平息暴徒的偉大行動。當時我自我安慰自己說:識時務者乃俊傑。現在想來我不就是屈服於流氓集團的淫威,幫它助紂為虐嗎?

說到底,我怕共產黨。因為我沒認清它的本質,我被它虛張聲勢的假象所蒙蔽了,覺得它太厲害了,惹不起躲得起,同時,我從小受它的毒害,我已經不知道人活著還有比「好死不如賴活著」更高一層的意義了,可當我反反覆覆讀了七八遍<九評共產黨>後,我不怕了,這麼一個反人類,反道德,反傳統,反宇宙的怪胎,有什麼可怕的?它還能蹦噠幾天?當年希特勒日本鬼子看上去可不可怕?可最後他們不都被打敗了嗎?我相信那些著名預言,中共過不了一兩年,也就是2005,2006年就會土崩瓦解,徹底滅亡的。

同時我也相信,上蒼不負我中華,既然能有「九評」這樣的號角,我們中國就有救了。擦乾眼淚,我對自己提出了三點要求:

1,盡我一切力量,讓更多的人讀到「九評」,我想凡是讀了「九評」的人,他會被事實所征服的,他會覺醒的。我會建議他們多讀幾遍,我自己的感覺是,我讀的越多,信心越強,我越能看清自己以前的錯誤,不再糊里糊塗當共產黨的替死鬼了。

2,與共產黨一刀兩斷,我馬上寫了退團退隊聲明。我用的是真名,中國那麼大,他怎麼查得出來是我寫的?何況查出來我也不怕了,它一個快要死的怪胎,能把我怎樣?

3,從今以後,對共產黨宣傳的一切我都不信了,我要學會用人應有的標準來判斷我的言行,不再隨波逐流,被邪靈控制了。

在此,我想再次感謝大紀元的救命之恩,謝謝您們把我從邪惡的迷途中喚醒,謝謝。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2-10 10: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