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該把驢子放下來了

人氣: 22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8日訊】「父子騎驢,倒為驢騎」是個有名的寓言故事。這個故事說,有對父子牽著一頭驢要進城,路人指指點點:「怎麼有頭驢也不知道騎?」於是爸爸牽驢,兒子騎驢。路人一看,皺起眉頭:「這個兒子怎麼這麼不孝順?」父子倆趕快交換位置,爸爸騎驢,兒子牽驢。路人一看,交頭接耳:「這個爸爸怎麼這麼不愛護小朋友?」於是父子一起騎上驢。路人一看,大驚失色:「這兩人怎麼這樣虐待動物?」父子兩人無計可施,只好合力把驢子扛進城門。

每當我看到關於台灣高等教育政策的爭議時,我就忍不住會想到這個寓言故事。十幾年前,台灣十八到廿一歲的年輕人,每五個只有一人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大學的窄門,造成巨大而扭曲青春的升學壓力;社會的反彈聲浪,終於使得教育部走上廣設大學之路。十年之間,大學生從三十萬人增加到八十四萬人。到了現在,台灣十八到廿一歲的年輕人,大概每兩個就有一人能夠接受高等教育。

由於政府知道單憑一己之力,無法有效打開大學窄門,於是大幅開放私部門提供高等教育就學機會。十年之間,私立大學的學生從十七萬五千人上升到六十一萬人。不幸的是,教育部的「開放」,是一種「層層管制、綁手綁腳下的有限開放」。私立大學既不能自由決定學費,其人事、經費使用也都需受教育部嚴格管制。

在這十幾年廣設大學的過程當中,由於政府財政能力下降,加上政府教育經費分配到國民教育的比例上升,教育部主管的高等教育經費幾乎沒有增加(大概是五百億元)。

教育部的經費分配到公立大學已經不足,當然更難以照顧私立大學。大概百分之三十的公立大學生,分配到百分之八十的政府高教經費,而百分之七十的私立大學生,則分配到百分之二十。教育部每年補貼私立大學每位大學生大約二萬四,補貼公立大學每位大學生大約二十萬元。而目前私立大學每年的學費大約十一萬元。也就是說,公立大學學生即使不收學費,其每人所分配到的經費仍然會顯著超過私立大學學生。

只要私立大學的學費繼續受到管制,大家當然會爭相進入公立大學。由於升學競爭的結果顯然與家庭背景有關,結果是:高所得家庭的子女就讀受政府補貼多的公立大學,而低所得家庭的子女反而就讀學費高兩倍的私立大學。影響所及,只要一有調整學費的風吹草動,就會引起「反高學費」的聲浪。

由於社會對於大學文憑的強烈需求,教育部當然不可能走上縮減高等教育機會的回頭路;由於財政能力的現實限制,短期之內,也看不出有大幅增加政府高等教育經費的可能(五年五百億既然是用來追求卓越,就不會用於普遍提升高教水準);但是教育部又畏於反高學費的聲浪,管制私立大學學費,結果當然就是每位大學生分配到的經費節節下滑,生師比持續升高,而教育部也因此被監察院糾正。

在管制之下,私立大學既難以有機會追上公立大學,「中低所得子女大部分就讀私立大學」的現象無法改善,「工農子弟反高學費,私校校長大吐苦水」的戲碼也只有年年重演。

教育部或想藉由管制,面面俱到,結果卻是左支右絀,到處挨罵,這不正是「父子扛驢」的困窘處境?

是該把驢子放下來的時候了。──轉自台灣大紀元時報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9-08 2: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