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官方強徵地 廣東佛山農婦維權抗爭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14日訊】 [大紀元記者林鳳鳴綜合報導]今年5月31日,大部分村民還在夢中的時候,廣東佛山市南海區政府出動了警車127輛、鈎機28輛、消防車4輛、救護車4輛、推土機9輛約200輛各種車輛及各種人員4000多人,還有埋伏在三山東西兩橋及村外海陸路口的預備人員,對有爭議的耕用土地強行填土,有紛爭的所有地段通信全中斷。

警察們使用野蠻暴力手段毆打民衆,他們捆綁、腳踢、四腳朝天擡走抛起抛下,有的還把村民綁上他們的車輛,一些村民被打傷。

據當地村民描述:當時“田裏優質香蕉正果實累累,名貴花木正長得茂盛,肥大的魚群在歡奔跳躍,瞬間400多畝農作物全被埋沒夷爲平地。耕戶損失慘重。初步估計約損失800多萬元人民幣。其中,野蠻填土將田裏高檔名貴動、植物摧殘;有耕戶要拿回留在田裏的農具遭拒絕。他們還搶走約6車的農具和設施,價值約40萬元也都當廢品賤賣了。”

這一天,村民們第一次回手打警察,但最終吃虧的還是廣大村民

據世紀中國系列論壇報導說,7月25日上午8點多,村民們,又看見10多天以前,自稱是行政執法局的李局長,帶著6輛行政執法車及其10多個穿著制服的執法人員,在前面開路,後邊緊跟著三輛泥頭施工車,來到28號地進行填土作業。村民被驚動了,他們立即從四面八方趕來,從80-90歲的老太太至10歲小孩,共達400餘人。大家要求李局長拿出合法而正當的土地使用的批文來,方能填土施工。對此,李局長置之不理。

在村民與幹部對峙了一整天,一位80多歲的老太太憤怒地站出來,她說:“你們拿著人民給的錢,卻不給人民辦事,你們的薪水都很高,還要來搶奪老百姓的這一點點土地和財産,你們還有良心嗎?在過去的年代,我的孩子剛生下來時,就去抗洪,三天三夜沒有去照看小孩。我們幾代人千辛萬苦建設的家園,就是爲了給你們搶奪走嗎?有了人民,才能有政府啊!沒有人民,政府靠什麽活?”這位老太太在烈日下,憤怒斥責執法人員。

僵持到下午6點,白天外出幹活的村民們陸續回來,聚集了一千多人。這時,來了很多警車及其400多個警察。他們拿著警棍、盾牌,操著整齊的步伐。

一個警員在警車上大聲地宣布:“三山村民們:我們是佛山市南海區公安局的警察,你們現在妨礙公務和違反社會治安,請你們五分鍾內迅速離開,不然我們將依法處罰!”

有的村民質問:“我們是在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我們的權益不能被侵犯,你們執的是哪家的法。你們怎能打著黨和政府的旗號來掠奪我們的土地,鎮壓我們的維權。”

警察來勢洶洶,用警棍對著農民當頭打過去,用腳狠狠踢過去。幾百位村民拿起了田邊的石頭向警察扔過去,警察迅速用盾牌保護自己。警察不斷前進,向著村民頭上亂棍打過去。

類似這樣警察鎮壓村民的行動,從5月31日到現在已經發生了好幾起。這一天,村民們第一次回手打警察,以前都是警察打人,村民不還手。但最終吃虧的還是廣大村民。這時村民們大喊:“抗議亂執法分子!反對違法征地!反對違章填土!誓死保衛家園!”等等口號。打鬥聲,叫罵聲,哭喊聲,聲聲扣人心。

農民維權帶頭人陳惠英被打受傷

一個趕來看熱鬧的禾仰村的村民陳漢強,數十個警察把他圍了起來,幾個警察把他按在地上,用大腳向他踢過去,他的衣服被撕破了,口吐鮮血。然後,四五個警察把他擡上警車,拉去南海區公安局。一千多個村民追趕。

當晚,8點鍾左右,村民們包圍了平洲公安局,要求放人。和平洲鎮的平東、平南、平西、平北四個區的人都聚攏過來,人越聚越多,達一萬人。村民們把五月三十一日事件的材料大量分發給圍觀的群衆。

農民維權帶頭人陳惠英被警察打的頭部,腰部,腿部都受傷,暈倒在公安局門口,有生命危險。120急救車趕到,但她不敢去醫院,害怕警察去醫院把她帶走,她強烈要求警察釋放陳漢強。後來陳惠英昏過去了。村民蘇昌蘭爲此傷心痛哭,手腳抽筋,跌倒在地。最後,她們都被送往醫院。晚上11點多鍾,陳漢強終于被釋放了,農民們才漸漸散去。

三山鎮徵地源於“改革開放”的圈地運動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圈地運動,自一九八○年代後即在大陸各地火熱上演,九二年鄧小平南巡後土地開發熱,三山鎮土地徵收就在九二年開始,當時地方政府以經濟開發為名徵收集體農地,並給予各農戶土地徵收補償費,由於當時大多數農民認為僅是部分徵收,並未引發抗議。

去年十月地方政府決定大規模開發剩餘土地,農民與政府間的關係隨之轉趨緊張。許多農民擔心土地遭政府開發,紛紛集體向各級政府部門表達抗議,並出示當年的徵收文件副本證明自己仍擁有該土地。今年五月,當地政府以當年地方領導簽署的文件佐證表示,全鎮土地當時已全部被徵收,所以政府有權自由運用。

陳惠英回憶說,看到當時領導簽署的賣地合約時,“眼淚馬上奪眶而出”,這時她才瞭解自己的土地竟然早在十年前就已被賣掉了。於是她決定挺身捍衛自己的土地權益。

今年六月一場洪水揭穿了三山區政府的真面目,也引發一連串激烈的農民抗爭。洪水毀壞三山鎮的堤防,看著洪災後一車車運土卡車進來填平災後農地,三山區農民們認清了區政府想藉填土進一步擴張土地的如意算盤。

拚死抗爭 用肉身擋卡車

現年43歲的陳惠英原本只是一個普通農婦,為了捍衛世代祖傳的農地,意外成為帶領農民與官方抗爭的地方領袖。她帶領農民走上第一線,以血肉身軀橫臥在卡車前,拚死也要阻擋區政府的填土開發作業。農民們組成自願隊日夜輪流阻擋填土卡車車隊進入,區政府則派出大批鎮暴警察流血鎮壓,陳惠英等農民遭到逮捕,三山區政府甚至透過傳媒恐嚇抗議農民。

報導指出,中國每年九%的經濟成長率,依賴的是陳惠英這類廉價勞動力,但經濟開發卻讓他們土地盡失、流離失所。面對地方政府的人身恐嚇,陳惠英堅定地表示,跟政府抗爭可能死路一條,但放棄土地權益的結果相同,“橫豎都是死路一條,我不怕!”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11-14 5: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