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抗癌藥被污染致殘數百 受害者維權艱難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4月24日訊】上海華聯藥廠生產的抗癌藥在生產過程中受到污染,致使近200名癌症患者受到不同程度的藥物損害,幾近癱瘓甚至痛苦死亡。受害者及家屬上訪呼籲,但無人理睬。今年4月,部份受害者在和上海華聯藥廠多次談判後,因無法接受賠償方案決定起訴。

抗癌藥被污染致殘近200人

據《南都週刊》4月22日報導,每到夜半時分萬籟俱寂,這位24歲的大學生就在焦慮著自己的未來。九個月前,一支售價1.83元、由上海華聯藥廠生產的甲氨蝶呤藥水被醫生通過脊柱注入他體內。

兩週後,他的小腿肌肉迅速萎縮,腿骨形狀清晰可見,大腿和臀部的大部份肌肉消失,如果不是整天坐在布質輪椅座上,臀部突出的骨頭會磨破皮膚;他的腳趾頭無知覺,兩隻腳掌向下垂;溫度過高的理療儀燙傷他的腿,卻感覺不到一絲疼痛。最重要的是,他無法直立行走。

溫堯(化名)身上的異象,源自甲氨蝶呤在生產過程中受到的污染。截至2007年10月,全國有193名癌症患者受到了相同或相似的藥物損害。他們中有大學生、軍人、官員、醫生,有3歲的兒童,也有年近八旬的老人。

2007年7月7日,國家藥監局宣佈,暫停銷售使用這批甲氨蝶呤,由於部份白血病患兒使用後均出現下肢疼痛、乏力、進而行走困難等症狀。而在這之前,生產甲氨蝶呤已有30多年曆史的上海華聯藥廠始終以「藥品不良反應」指稱發生的一切。

可是,對大批病患造成的痛苦已無法彌補,上海交通大學附屬兒童醫院裡5歲的張慶東,上海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裡9歲的陳帆、3歲的於靜儀、14歲的丁佳斌, ……也先後出現類似癱瘓的症狀,廣西、安徽、河南、河北等地也出現了大批受害者。醫生說一些嚴重者幾近癱瘓。

「下肢疼痛、行走困難」,官方媒體公佈的信息讓溫堯憤憤不平。「行走困難」和肌肉萎縮、無法站立行走、大小便失禁之間,差之千里。而甲氨蝶呤說明書上列出的毒副作用包括:嘔吐、肝功能損害、頭暈等,溫堯身上出現的症狀,顯然遠遠超出了上述反應。

2007年8月,溫堯的病情尚未查明,滬上血液科最為出名的瑞金醫院內,一批病人因為注射了上海華聯藥廠的另一種抗癌藥物、阿糖胞甘,也出現了相同的異象。20歲的白血病患者葉雯和溫堯一樣,大學學業因生病而暫停,7月末,她注射了一支阿糖胞甘, 8月初,她最後一次給自己洗澡時,突然整個人摔倒在地,等被母親發現時,她已被困整整三個小時。

在過去的幾年裡,類似的藥品安全事件已經發生多起。多位醫藥專家曾明確撰述,藥品問題層出,源於藥品行業監管的混亂。但和早前發生的齊齊哈爾假藥事件、安徽「欣弗」事件一樣,事隔幾個月後,甲氨蝶呤污染事件的受害者,也逐漸從公眾視野中淡退。

受害者維權艱難

對眾多病人和他們的家屬來說,要想獲得更多的有效信息幾乎沒有途徑。從去年夏天到冬天,病人家屬們走訪了衛生部、藥監局、各地政府信訪辦,國家信訪局,希望瞭解這起藥物污染事件更詳細的情況:什麼樣的救治方案能改善病人的損傷,藥物損傷能否被徹底治癒,受害者可以得到什麼樣的賠償,誰必須為此承擔過錯……沒有人能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答案。

他們希望獲得社會關注的努力,同樣是徒勞的。一位病人家屬給電視台各欄目組打電話述說病情,但卻沒有任何回音;她公佈在bbs上的帖子也被刪得一乾二淨。溫堯用手機寫下「甲氨蝶呤受害真相」的文章,試圖通過網絡發佈,可是還沒貼上網站就被阻攔,「審查無法通過。」

2007年10月,藥害發生3個月,上海華聯藥廠委託的律師們前往各家醫院,向受害者們表示願支付賠償金最高不超過70萬,包括已產生的醫療費、後續康復費用、殘疾賠償金等因藥害產生的全部損失。受害者在等待賠償時中途病亡,賠償金即時減半。但受害者律師說:「這個數額低於不少受害者認為應得的賠償」。

雙方的談判從一開始就出現衝突。多位受害者說,藥廠委託的律師第一次到醫院,給受害者或家屬召開會議時,曾公開表示:「賠償金就這些,你們願意來談,就自己來找我,我是不會再來找你們的。」

一位至今仍住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受害者說:「這樣的賠償方案,這樣傲慢的態度,無法讓我們感覺到造成這些巨大損傷的責任方、上海華聯藥廠有絲毫內疚之心」,他拒絕和這樣的律師協商。

受害者也不滿於藥廠律師提供的《和解協議書》,其中寫有「保密義務、禁止反悔」條款,要求受害者在接受賠償後,不再追求上海華聯藥廠的任何責任、不能向他人透露協議書裡的任何內容,若違約,需承擔違約責任。一位受害者家屬當著律師面撕毀了協議書。

2008年4月,部份受害者在和上海華聯藥廠多次談判後,因無法接受對方的賠償方案,決定起訴。

但訴訟無法避免因患者中途死亡,賠償金數額大幅下降的風險。在齊齊哈爾假藥事件受害者索賠案中,一審從去2007年3月開始,至今未有結果,唯一的倖存者任貞朝在一審中途死亡,索賠金額由600萬立刻下降至119萬。

在此期間,有的受害者積極治療。今年初,葉雯的母親帶她到北京接受完整的康復治療,每週六天從早排到晚。葉雯每個月的開銷是2.5萬元。而大多數受害者無法得到葉雯這樣的康復機會。溫堯最好的朋友,29歲的小陳,春節前發出最後一個短信說自己「渾身疼,疼痛從骨頭裡蔓延出來」,4月1日去世了。(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4-24 2: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