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

韓國作家:我被北京國安綁架及秘密審訊

——簡述並控訴我被北京國安非法綁架遭受秘密審訊一事

金正浩(金琪皓)<韓國作家 >

金琪皓向媒體展示中共國安強迫他當特務而硬塞給他的500美元。(攝影: 鄭仁權/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8日訊】我被北京國安非法綁架並秘密審訊一事,若要口頭詳述也得好幾個小時,而在此只能僅僅說出其真相的大概,敬請讀者見諒。

我結束對唐文化的考察,欲乘坐CZ137南方航空(8時10分起飛)於2008年12月16日早7時趕到北京首都機場時,被一群北京國安強行綁架並套上墨鏡挾持到離機場開車不到30分鐘的北京國家安全局秘密審訊室,對我進行了4天4夜日以繼夜的審訊。

秘密審訊室沒有窗,沒有鐘錶,在此不知晝夜、日期、時間;只有高強度的燈光24小時照射下來。

我被他們沒收身上的所有物品,人身自由完全被剝奪的情況下,遭受他們精神上的折磨與身體上的摧殘,不分晝夜的審訊導致我鼻子大量出血,皮膚黝黑,體重減4公斤。

他們首先軟硬兼施,欺騙和強迫我在「放棄權力聲明書」上簽字,切斷與韓國大使館的聯繫,接著搞一個「正在北京北部與內蒙古出版社汪主編談稿子」的騙局,繼而以此欺騙韓國使館。

他們逼我分兩大部份交代,即我得法的1995年至2000年去韓國之前在中國參與法輪功活動和2000年3月去韓國至今搞法輪功活動的情況。

估計延邊國安到後,他們以我不交代去美國開法會的情況為由,狂喊大叫,踢翻我坐的椅子和面前小圓桌,罰站、恐嚇。連續兩天余,看來他們調動在韓國的所有蒐集法輪功情報的特務了,好幾個人每小時都繁忙的來回走動往主審那裏遞條子,主審拿著傳過來的那些情報向我追問。如,前幾年我與同修邀請澳洲一文藝協會在漢城市中心「言論中心大廈」搞過清末民初的名畫展,在數百社會名流參加的開幕式上該協會會長宣傳過法輪功;而在韓的特務在向北京國安再次提供此情報時,因舉辦美展的大廈名稱是英語發音,不知用漢字如何寫,就寫成「布羅子」(英語發音應是:「普拉扎」),他們將那些特務所寫的「布羅子中心」字樣給我看並問是不是這個大廈?

因而,他們誇下海口:其實,我們甚麼都知道。他們說,我的材料(用手指)這麼厚。他們甚至知道我只傳給幾個人的第二個法輪功題材電影劇本「愛的獻禮」。看來他們在韓國安插好多特務。後來,那個主審的助手親口說,我去過韓國,你們搞法輪功活動時我就在你們旁邊。

他們替我先畫好法輪功的所謂組織圖表,如,學會,然後下屬各輔導站和大紀元、新唐人等媒體,逼我供出負責人;逼我供出韓國全部和美國一些負責人電話、電子郵件、家屬情況、住址等。我以記不清為由,只寫了韓國幾個換過的手機,此外,包括韓國和美國個別人手機、家庭電話、電子郵件都記不清而沒有寫;連我的電子信箱密碼也最近剛換而記不得沒寫。

他們極盡在美國佛學會尤其在師父身上下工夫,問過的反復逼問,真是千方百計想撈到一根稻草——在世界可攻擊師父的一點情報。當這種陰謀破產後,他們兩度逼我畫在美國開會議的一些地點圖,我終沒給他們畫。他們又逼我否定大法和師父,又提要「交朋友」,我都一一拒絕。

整個審訊過程中,他們有時恐嚇,有時引誘,有時軟硬兼施;又是拍桌威脅,又是瞪眼嚇唬;體罰「站起來!」“朝牆走!」,活像擺弄他們手裡的玩物似的願意怎樣擺弄就怎樣擺弄;這裡怎能談得上甚麼人權?!

所謂的「親筆供詞」都是事先由他們定題目和內容,這哪裏是甚麼親筆供詞?!他們所作所為, 無一不是陰謀,無一不是非法,無一不是強迫!他們的行為無一不是法西斯惡行,還倒頭來給扣上「親筆供詞」!

每天十幾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除了上衛生間,一刻不停地審訊、追問、逼供,嗓子啞了,頭昏腦漲,他們仍不放鬆或叫我休息片刻,他們輪流倒班來對付我一個人!沒有入他們魔掌,沒在這魔窟裡遭受魔難的人,也許難以想像連空氣都充滿邪惡的這裡所發生的一切罪惡行徑!

因篇幅所限,在此我不能一一描述和詳細反映,僅舉一例請讀者評判他們所謂的「證據」:

臨回國的前一天晚上,也就是19日夜,主審突然叫我搬椅子坐到他的寫字檯前。然後在我面前擺上5張100美元的鈔票。我當即看破了他們的陰謀,便問:「這是幹甚麼?」他沒直接回話,以威脅的語氣說:「你必須一個月之內來北京!」我說:「我為甚麼非得一個月之內來?」他說:「你落下了三條:一是,你沒交代有財力的學員公司名稱;二是,你沒交代你的電子郵箱密碼;三是,你沒交代韓國和美國負責人的手機、電話、電子郵箱和住址。你一個月內必須補上這三條來北京!這500美元是你來回的機票錢!」

我拒絕收款,說你們實在想這樣那你們訂票好了,我幹嘛要拿你們的錢?!他把訂20日機票剩下的零錢也擺上說,你已經花了我們的錢了!在我堅持不收款,他們原形畢露,瞪眼露出極其兇惡的面孔逼近我叫道:「這是甚麼地方?你不想收就不收?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緊接著一頓恐嚇,逼我收款,逼我簽字!

我思量後,決心「反其道而行之」!

一場可欺瞞世人的騙局就這樣在他們手裡捏造出來!

然而,這種罪惡只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只能在世人面前暴露他們陰險與邪惡!讓世人再一次看到中共在打壓法輪大法的罪行中,是怎樣的陰險毒辣,又是怎樣的一副嘴臉,是怎樣的醜惡表演!

儘管他們機關算盡,到頭來只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他們捏造謊言逼我給妻子打電話正在「談稿子」,而我妻子馬上識破了他們的騙局:這次是考察,稿子還沒寫,怎麼能「談稿子」呢?再說,他們對連自己電子郵箱密碼都不說出的我,以為逼著拿機票款就還能再回北京見你們,回國也不敢暴露你們的罪惡,甚至你們派我的話,我就到美國加害我的師父?!

是的。若不玩邪就不叫其邪惡,若不耍鬼就不叫其鬼魔!

你們逼我的一切的一切,完全無效!完全作廢!它只是你們肆無忌憚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鐵證而已!

面對邪惡對我的逼供審訊,我心裏不止一次地大聲喊過:歷史和我們或我審判你們這些邪惡的日子一定會到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1-18 4: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