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鄭恩寵:民眾早已將中共拋棄

法拉盛論壇第十三次研討會上視頻發言

鄭恩寵律師透過視頻,與海外華人暢談,中共早已遭到民眾的拋棄。(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9日訊】(大紀元記者鍾濤、通訊員祝家琦、何秀麗紐約法拉盛報道)2008年12月14日下午法拉盛論壇在法拉盛的百利大廈舉行了第十三次研討會。其主題是各界人士暢談四年來風靡全球的「《九評》現象」與三退大潮。研討會播放了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的發言錄音。他介紹說自己於11月20日在網上宣佈真名退出共青團和少先隊。他認為無論從他父親那一代,到他這一代,以及年輕的一代,對共產黨都沒有什麼好感,民眾早已經將他們拋棄了。

以下是鄭恩寵律師的發言錄音整理:

我是上海市民,前上海律師鄭恩寵,非常感謝能和法拉盛的各位朋友交流,我在今年(2008)和大陸許多民眾一樣,用真名退出了少先隊和共青團。

我是1950年出生的,也就是中共建政第二年,我父親這一代對中共沒什麼好印象,他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他也是上海工商業聯合會成員,從小父親和他的朋友談論社會、國家大事的時候會叫我們小孩子迴避,後來我加入少先隊擔任大隊長,成了上海市少年宮藝術團口琴隊的成員,專門接待外國元首和來上海市的重要外賓。我父親開始反對我去黑龍江,可是當我到了黑龍江,加入共青團,拿起槍桿子準備和蘇聯共產黨決戰時,他又顯得很興奮。

從我有記事起,我父親就要我們和他劃清界限,他不要我們走他的路,我可以感覺到他內心的痛苦,因為這是非常違心的,雖然他非常愛我們,可是在那個專制的社會,他又有什麼辦法呢?

我們45到60歲這一代的人,是文化大革命的犧牲品,幾千萬青年被趕到農村上山下鄉,多年變相的勞動改造,回到城市後又找不到工作,以後找到工作後,又馬上大批的下崗,房屋被拆遷,到年老的時候醫藥費都付不起,所以說我們這一代中年人,對中共是沒有什麼好印象的。

至於我們下一代,也就是四十歲以下的人,他們是在中共最腐敗的環境中長大的,他們內心早就拋棄共產黨了,我真名三退以後,好多上海的朋友向我祝賀,他們有許多人已三退了,有的用化名,有的甚至用真名退,我這次到香港,三十多位市民中有十多位是用真名退的。

我最近接到一個上海24歲大學生的電話,他明年就要畢業了,是陝西人,他經常把上海的消息發到他的家鄉,陝西省榆林市,他說最近有一千多個工人參加維權,也就是變相的罷工,其中有五十多個黨員,陜西那個地方很窮,工人大部分沒有上互聯網,寬帶網也剛剛普及,只少數一些年輕人有電腦,他們在網上看到我用真名三退了,其中有五十多個中年以上的中共黨員,他們非常激動,表明也要真名退出中共,所以罷工活動、上訪活動要繼續進行,這樣中共黨員才能帶頭,我聽到這些真的非常感動。

我希望中共中央常委以上的一些領導,到底下來看一看中國百姓對你們是什麼樣的看法,不要再稀里糊塗下去,亡黨的時候自己都不清楚,亡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亡的?都搞不清楚,那就太不值得了。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1-09 10: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