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久:從「徐木匠故事」的穿幫,看中共的「1400例」

中共提供的徐思文身份證照片(網絡圖片)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1月8日訊】最近網上有一篇「徐木匠的死該由誰負責?」的文章以及相關的照片和視頻,被中共的喉舌和五毛們到處宣傳;這篇文章的有關內容最早出現在臭名昭著的中共專門反法輪功的「凱風」網上,後來被中共五毛們在海外中文網站上大肆張貼,想以此形成新一輪對法輪功的宣傳誣衊攻勢。

這個「徐木匠的故事」,講的是所謂11年前湖北應城市25歲的年輕木匠徐思文在1998年的年三十夜裏「服毒自殺」的事,并把這事怪罪到法輪功頭上。故事編得很「煽情」,一個年輕人拋下妻兒老小,在年三十夜裏「服毒自殺」,然後說原因是練法輪功引起的,加上文章裏有名有姓,有照片有視頻,很容易讓不明真相的人上當受騙。

我在10月初就寫了一篇文章來反駁中共的誣衊,題目是「徐木匠到底是怎麼死的?」(http://epochtimes.com/b5/9/10/21/n2695749.htm),在那篇文章中,我已經通過分析中共的宣傳,指出了這個故事是中共編造的又一個謊言,也據此分析了徐木匠之死和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的道理。

我指出:故意編「煽情」的故事,正是中共要騙人時常用的路數,因為故事編得越「煽情」,讀的人就容易以感情來代替理智來判斷事物,這樣就容易起到「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的作用;大家一定記得,當初中共自導自演所謂「天安門自焚慘案」時,所挑的時間正好也是年三十的時候,後來各種證據證明這場慘案完全是中共偽造的,可就是因為這個慘案編得太「煽情」,以致這場漏洞百出的假戲在當時的確忽悠住了全中國相當部份「不明真相的群眾」,使得中共得以加劇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以致肆無忌憚的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犯下國際上稱為「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顯然,中共此時拋出其編造的徐木匠在98年年三十的「服毒自殺」故事,不過是為了維護和加強對法輪功學員和信仰自由人士的殘酷鎮壓。

其實,徐思文自殺的事,早在中共鎮壓法輪功開始的時候,就被中共「收錄」在所謂「練法輪功致死致殘的1400例」裏,屬於其中「136例自殺身亡」中的一例。這個所謂的「1400例」是當時中共鎮壓法輪功的重要依據,按照中共的宣傳是建立在「嚴格的司法調查」基礎上的;可是在這1400例的記載中,這個應城徐思文「服毒自殺」死亡是的年齡,并不是現在中共宣傳的25歲,而應該是27歲,死亡的時間也不是「1998年的年三十」,而是「1999年7月22日前」;這下可好,中共為了把木匠徐思文「服毒自殺」的故事編得更「煽情」一些,結果卻一巴掌「扇」到自己的臉上;在現代國家,一個人死了,他的死亡年齡和死亡時間是有明確「司法記錄」的,可是在這個作為鎮壓法輪功依據的「1400例」裏,連一個人的死亡年齡和死亡時間都是錯的,那麼所謂「嚴格的司法調查」就是個「天大的笑話」,它所說的「練法輪功致死的」死亡原因,也就根本沒有任何可信度了。

可惜的是,這次中共的「煽情」表演,實在是「煽情」過了頭,於是乎「漏洞百出」,自相矛盾,最後還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尤其好笑的,中共的五毛騙子們,竟然對他們編造的謊言還「信心滿滿」,以為他們的謊言編織得「天衣無縫」,可以騙過天下人;於是,對於我的文章,五毛們還再寫文章予以反駁,甚至跑到我當版主的博訊禮義園明論壇再三挑釁,在網上發表文章,題為:「徐木匠死之內幕(附3圖)——再訪徐木匠之父徐華新」,結果反而使其故事更加穿幫露餡,充分證明了徐木匠的98年除夕之死完全是中共編造的謊言。

謊言就是謊言,謊言想成為真理是不可能的,中共靠欺騙而維持統治,但是謊言可以騙人一時,卻不能騙人一世,因為在編織的謊言的具體環節裏,總會露出一些馬腳,中共對法輪功十幾年的種種污蔑,不正是因此而一條條被敗露而破產的嗎?這次中共「徐木匠之死的故事」穿幫,又是一個明證。

徐木匠到底是什麼時候死的?死時到底多少歲?這是判斷故事真偽的關鍵。當初,中共的「1400例」,說徐木匠死在「1999年7月22日前」,死時27歲;現在中共又宣傳徐木匠死時25歲,而且剛好是在1998年的除夕除夕自殺。於是,為了徐木匠98年除夕自殺的煽情故事,中共不惜自己打自己的臉,說「1400例」中的信息是錯誤的,為此中共五毛在「再訪徐木匠之父徐華新」一文中貼了三張圖作為證據。

第一張圖是徐思文徐木匠的身份證:

按照徐木匠的這個身份證照片,他生於1972年4月5日,那麼如果他死在1999年,他死時應該27歲;如果按現在中共宣傳的那樣,他死在1998年,他死時應該26歲才對,中國人有按虛歲說年齡的習慣,可是中共非要堅持說他死時25歲,這就不合情理。

中共的五毛在「再訪徐華新」一文中說:徐華新夫婦肯定地回答說:「兒子死亡時的年齡應該是25歲」,可是我們從中共搞的「徐木匠的死該由誰負責?」的視頻中卻看到,裏面的所謂「徐華新夫婦」對徐木匠死亡的時間說法完全不一樣,兩人的說法在時間上竟有6年的差距。徐華新說他兒子死在11年前,而那個自稱徐思文的母親的人,卻在視頻裏清清楚楚地說什麼:「我兒子死時是25歲,到現在也才剛過30歲」,那麼按她的說法,她兒子徐木匠應該死在5年前的2004年才對。中共搞的那個視頻,百分之八十的時間,都是這個自稱徐思文的母親的人在那裏邊哭邊罵法輪功,其表演很煽情很賣力,可是她卻搞不清楚,自己的兒子到底是11年前死的,還是5年前死的;這個人真的是徐思文的母親嗎,還只是中共請的演員而已呢?這是很值得懷疑的事情。


視頻截圖之一:2009年視頻,徐華新說他兒子死在11年前。(作者提供)


視頻截圖之二:自稱徐思文母親的人說他死在5年前。(作者提供)


視頻截圖之三:自稱徐思文母親的人說他死在5年前。(作者提供)

中共五毛在「再訪徐木匠之父徐華新」一文中貼出的第二張圖中有兩張照片:一張是1997年春節徐華新和其兒子和女兒的合影,以證明徐華新和徐木匠的父子關係,這張照片在中共的視頻中也可以看到,中共在圖下的文字說明中寫道,「1997年春節徐華新(鑫)和兒子徐思文(徐木匠)及女兒在自家的臨街的門店前合影」;另外一張照片的文字介紹是「1995年春節,徐思文與自家祠堂的兄弟姐妹合影,左三XXX白圍巾為徐思文的堂兄徐祖業,中間穿皮衣者為徐思文」,文字中間看不清的三個字可能是「戴眼鏡」這三個字,中共五毛給出這張照片的用意是為了證明徐思文的確有一個堂兄叫徐祖業,因為在中共宣傳徐木匠98年除夕之死的系列文章中,有一篇文章據稱是徐思文的堂兄徐祖業寫的,文章題目叫「懷念我的堂弟徐思文」。顯然,中共五毛提供的這些證據照片,圖像都較模糊,他們故意不給出清晰的照片,是為了別人不容易去找照片中的當事人去對證,這樣好掩蓋其編造的謊言;但是,中共為了以這些照片作證據,給這些照片加上了文字說明,雖然字跡也不太清晰,但是通過字形基本可以辨認;當然,這些說明也可能是中共在此案中的檔案照片說明。


中共提供的徐思文在95年春節和97年春節的合影(網絡圖片)


附圖二中97年春節合影的放大(作者提供)

我在10月份的文章中,曾經指出:中共到現在居然連徐木匠有幾個兄弟姐妹都弄不清楚,按照「其父徐華新」和「堂兄徐祖業」的說法,徐木匠應該只有一個姐姐,姐弟倆人;可是,中共在「徐思文為「圓滿」自殺身亡」一文中,又說徐華新「有三女一子」。為此,中共在「再訪徐華新」一文中作了解釋,說是:「徐華新的一女一子也因女兒小名叫「三女子」而筆誤成「三女一子」,這種工作人員粗心大意的「筆誤」,就像老久在文章中把「應城市」誤寫成「應城縣」一樣。由於「三女子」這種小名實在比較少見,為此中共提供了第三張附圖來證明徐思文的姐姐真的小名叫「三女子」。我們可以來看看這張照片。


中共提供的徐思文在另一年春節的合影(網絡圖片)


附圖三中照片的放大(作者提供)

我們在此照片中,可以看到中共給出的照片文字介紹:「199X年春節由徐華新(鑫)拍攝的「全家福」,左起1為「徐木匠」徐思文,2 為徐思文妻兒,3為徐思文母親郝琴香,4為徐思文姐姐「三女子」。

中共沒想到的是,這張用來證明徐思文姐姐名叫「三女子」的照片,卻叫中共編造的「徐木匠98年除夕之死」的故事完全穿了幫。

我們看到,這張照片文字說明中的年份,雖然字跡比較模糊,但是根據字形判斷,只有幾種可能性存在:1993年,1996年,1998年和1999年。1993年徐木匠還沒結婚,所以不可能;1999年,按中共的說法徐木匠已經死了,所以也不對;那麼,會不會是1996年呢,我們分析一下就知道了。

根據中共的介紹,「1994年10月1日,徐思文結婚成家,一年多後,小孫兒出世」,也就是說徐木匠在1994年10月才結婚,94年10月的一年多後,徐木匠的兒子才出世。我們并不知道這裏的「一年多後」確切是一年多幾個月後,但是我們知道1996年的春節離1994年10月也只有一年多一點時間,此時徐木匠的兒子有可能還沒出生。

根據中共的說法,「1996年10月」,徐思文才被人拉去「練法輪功」,開始只是「研究性的學習」,煉功「一個多月後」,因為身體反應不好還「主動把法輪功的書籍和磁帶用火燒了」,由此可見,到1996底徐思文還未「癡迷法輪功」到某種程度;根據所謂徐華新的那篇「法輪功害得我兒命赴黃泉」文章裏所說的,徐木匠再次練法輪功是「受到他們的迷惑還是恐嚇」後又開始的,「自從兒子再次練習法輪功的後,我和老伴就發現兒子和媳婦的感情就變得冷淡了,對我們做父母親的和他自己的親生兒子也沒有以前那麼樣關心和疼愛了」。我們這裏注重的是「徐木匠」這個轉變開始的時間,這個時間至少在1996年底或1997年初。根據「徐華新」的說法,這以後徐木匠對「他自己的親生兒子也沒有以前那麼樣關心和疼愛了」,後來也就發展到不怎麼「關心和疼愛」自己的孩子了,一個突出「例子」就是:「一次,徐思文11個月大的兒子吃糖果時卡在喉嚨裏噎住了,一家人急得不得了,可徐思文在一邊冷冷地說……」。我們這裏還是注重時間,因為我們不知道徐木匠的兒子具體是在哪個月出生的,但是,根據中共的說法,徐木匠「癡迷」到不關心自己孩子的時間應該是在1997年,也就是說「徐思文11個月大的兒子吃糖果時卡在喉嚨裏」,而徐思文漠不關心的時間應該是在1997年間,此時他的兒子11個月大,那麼徐思文的兒子就應該出生在1996年間。

那麼,回過頭來看看,1996年的春節是1996年的二月中旬,此時徐思文的兒子極有可能根本沒有出世,即使是出世了也應該僅僅剛生下來而已,也只可能在繈褓之中,可是我們可以看到在中共提供的這張照片裏,徐木匠的兒子已經相當大了。因此,我們可以斷定這張照片不可能是徐思文在1996年春節的合影。那麼,根據中共對這張照片的文字介紹,現在只剩下一個可能性,這張照片只能是1998年春節,徐思文和家人的合影了。

現在問題來了,按照中共現在的煽情宣傳,徐木匠在1998年的除夕已經自殺身亡了嘛,可是中共現在又拿出了一張自己標示為徐木匠在1998年春節和家人的「全家福」,這不是見了鬼嗎?一個已經死了人能夠和家人照「全家福」嗎?中共為了欺騙人民,刻意要煽情地把徐木匠死的時間編在1998年的除夕,結果自己把自己弄穿了幫,搞出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既然,中共自己給出了徐木匠在1998年的春節還活著的照片,那就證明中共關於「徐木匠之死」所編的故事就完全是騙人的,而中共用一個騙人的故事想來嫁禍法輪功,就完全是居心叵測了。那麼,徐木匠到底是什麼時候死的?我們只從視頻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在1998年春節後,至少其兒子長到圖中那麼大時,徐思文還活著。


視頻截圖之四:徐木匠生前和其兒子(作者提供)

到現在為止,徐木匠到底是什麼時候死的?到底是怎麼樣死的?現在就成了一個懸案,反正中共對此的一切宣傳都是不可信的。現在中共編的故事是謊言,當初編的「1400例」的內容,按中共的一貫行為看,同樣也是謊言。

中共最近在「徐木匠之死內幕—-再訪徐木匠之父徐華新」一文中,倒是道出了當初徐思文一案怎麼收近中共「1400例」的內幕:「據徐華新夫婦回憶,十年前的一個夏季,當地派出所的一個民警帶領《孝感日報》和孝感電視臺的三名記者來到徐華新家中(按中國行政區域劃分,應城市隸屬於孝感市管轄),採訪其子徐思文的死亡情況。採訪完了後,在沒有經過徐華新核實的情況下就在媒體公開播、發出來。徐華新發現新聞報導把兒子徐思文死亡時的年齡和時間均搞錯了,第二天還專門打電話到《孝感日報》進行了說明,只是報紙未加更正。後來這篇「基本屬實」的報導又被網站收錄,於是有了「27歲」「簡單描述」的筆誤在先、「25歲」詳細修正在後的兩種說法。」

「十年前的一個夏季」就是1999年的夏季,這個內幕證明了,徐思文死亡的案件,是中共決定鎮壓法輪功以後,通過中共的宣傳才跟法輪功掛上關係的,這顯然都是中共當時為了鎮壓法輪功的政治需要所編造出來的東西,這種編造的東西「在沒有經過徐華新核實的情況下就在媒體公開播、發出來」而且「徐華新發現新聞報導把兒子徐思文死亡時的年齡和時間均搞錯了」;那麼,這種為了中共的政治需要所編造的沒有經過核實的東西,其實只是一個從頭到尾都是沒有可信度的政治秀而已;而這種東西「又被網站收錄」,最後就成了中共「1400例」中的案例。

這樣,中共的五毛們為了證明其現在編的故事是正確的,結果反而爆出了一個重大的「內幕」:原來當初中共當初拿來迫害法輪功的案例依據,竟然根本不是建立在司法記錄的基礎上,而完全建立在根本沒有可信度的「黨的宣傳機構的宣傳」上的;我們大家都知道,中共為其政治需要,其宣傳是可以根本不講事實依據的,為了黨的需要,畝產三萬斤都可以大宣特宣的;在徐木匠之死的宣傳也是如此,「黨的宣傳」想宣傳你什麼時候死,你就得什麼時候死,想宣傳你多少歲死,你就是多少歲死,當然想宣傳你怎麼死,你就得怎麼死了。說白了,五毛們爆出的這個「內幕」證明了一點,原來中共的「1400例」都是胡亂宣傳的產物而已。

當然,徐木匠之死現在只能說還是一個懸案,即使是徐木匠的父母在中共強大的政治壓力下,恐怕也很難透露真情。我在這裏的分析,也都只是建立在中共提供的這些消息和證據的基礎上,我只能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法來反擊中共的造謠污蔑,而中共的這些東西許多其有目的的編造的,所以我的一些具體結論,也只是在這些基礎上邏輯分析的結果,不能保證都是符合實際情況的。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中共在徐木匠之死這件事上所編造的污蔑法輪功的東西,完全都是謊言而已。

最後,還是那句老話,不管徐木匠是怎麼死的,中共五毛們何必要在死去這麼多年的死者身上瞎作文章呢?

死者已矣,願其安息。@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11-08 4: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