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女楊佳被立案「故意殺人」 網民憤怒:準備戰鬥

新華網再編改事件:「特殊服務」變「異性洗浴服務」、「按倒」變「推坐」…

中共喉舌新華網在其首頁報導稱當局已對正當防衛的民女鄧玉嬌刺殺淫官案定性為「涉嫌故意殺人」,並且正在「被立案偵查」。(截圖)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5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薛飛綜合報導)中共喉舌新華網在幾日前停止報導「女楊佳」殺死淫官案後,今日再次報導此事。其在報導中稱當局已對民女鄧玉嬌刺殺淫官案定性為「涉嫌故意殺人」,並且正在「被立案偵查」。據悉,鄧玉嬌的家人已委託北京的律師代理案件維權。目前網絡上對中共的譴責鋪天蓋地,網民憤怒,相互轉貼,呼籲「放棄幻想、準備戰鬥!」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對此現象表示,自從楊佳抗暴事件出來後,民間在遭受當局暴力侵害時奮起反擊,「楊佳」的名字已經被網民賦予不畏強暴的內涵及象徵。今次鄧玉嬌事件也同樣是一種民間不畏強暴的抗暴行為。

一篇轉載自荊楚網的報導引述了5月18日巴東縣公安局在互聯網上對「5.10」案件的通報。在這個最新的通報中,有多處描述同12日通報有很大出入,包括被殺死的鄧貴大和同行的黃德智要求強迫鄧玉嬌提供「特殊服務」變成「異性洗浴服務」,按倒變成推坐……

新華網在早先5月12日的報導中就曾經引述此案件的官方通報,改動了事件中的一些重要細節,包括:把中共官員羞辱並欲強姦女服務員說成「因言語不和發生爭執」,把「修腳刀」換成了「水果刀」,以及「從鄧玉嬌手提包中查出有治療憂鬱症的藥品」、鄧玉嬌有「襲警」行為等。

新華社最新通報和原先報道有多處重大出入

新華網引述的巴東縣公安局5月18日的通報稱,2009年5月10日20時許,鄧貴大、黃德智酒後陪他人到野三關鎮「雄風」賓館休閒中心「夢幻城」消費。黃德智進入水療區一包房,見鄧玉嬌正在洗衣,黃誤認為鄧是水療區服務員,遂要求鄧提供異性洗浴服務,鄧以自己不是水療區服務員為由拒絕,雙方為此發生口角,鄧走出包房進入隔壁服務員休息室。

黃認為鄧態度不好,尾隨其進入休息室並繼續與之爭吵。此時鄧貴大聞聲進入該房,亦與鄧玉嬌爭吵。鄧貴大稱自己有錢,來消費就應得到服務,同時拿出一疊錢炫耀並朝鄧玉嬌頭、肩部搧擊。鄧玉嬌稱有錢她也不提供洗浴服務。爭吵中,休息室內另兩名服務員上前勸解,鄧玉嬌即欲離開休息室,鄧貴大將其攔住並推坐在沙發上,鄧玉嬌又欲起身離開,鄧貴大再次將鄧玉嬌推坐在沙發上,鄧玉嬌遂拿出一把水果刀起身向鄧貴大刺擊,致鄧貴大左頸、左小臂、右胸、右肩受傷。黃德智見狀上前阻攔,鄧玉嬌又刺傷黃右大臂。鄧貴大因傷勢嚴重,經搶救無效死亡。法醫檢驗驗明:鄧貴大左頸部刀傷割斷動脈並劃破氣管,右胸部刀傷穿透胸腔刺破右肺,兩處均係致命傷,死亡原因為失血性休剋死亡。黃德智傷情因治療包紮暫不能鑑定。

最新通報同5月12日巴東縣公安局副局長宋俊向巴東縣政府通報的案件調查結果有多個出入:

1,5月12日的通報是說在休息室,在18日的通報中變成水療室包房。據網友分析,休息室與包房有很大差別,一個在包房的服務員,客人對她提出服務要求是正常的。

因為這一地點的變化,18日的通報增加了:黃德智誤認為鄧是水療服務員——要求鄧提供異性洗浴服務。將此前的「特殊服務」變成了「異性洗浴服務」,黃德智的要求被合理化。

2,此外,警方將鄧貴大參與爭吵的目的和前提限定為——鄧玉嬌拒絕黃德貴時的態度不好,鄧貴大才與鄧玉嬌發生矛盾。

3,18日通報中引起最大爭議的部份是,當事官員兩次將鄧玉嬌「按倒」在沙發上,在新的通報中變成了「推坐」在沙發上。

有大陸律師分解稱,此前的通報是「將鄧玉嬌按倒」,那麼就意味著鄧的人身權利遭到了嚴重侵害,結合「黃德智要求提供特殊服務」這個情節,鄧玉嬌可以判斷為「鄧貴大要強行發生性關係」,這時鄧玉嬌殺死對方就不構成犯罪。但「推坐」行為的效果只是禁止了「鄧玉嬌不得離開休息室」,加上前面的鋪墊「鄧玉嬌態度不好」、「鄧貴大加入爭吵」等情節,來說明鄧貴大「推坐」的目的在於和鄧玉嬌就服務態度進行理論,而非「推坐」後實施強姦。

4,在「鄧貴大用錢搧擊鄧玉嬌」的情節中增加了「爭吵中,休息室內另兩名服務員上前勸解」的表述。這名大陸律師分析稱:警方用兩名服務員的勸解行為中斷了此前鄧貴大對鄧玉嬌的暴力和侮辱行為,從法律上講,進一步降低了此後鄧貴大實施的行為危險程度及對鄧玉嬌人身權利侵害的強度,實際上徹底否定了正當防衛。服務員的行為在本案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將鄧貴大和黃德智的無恥、暴力行為與鄧玉嬌的正當行為隔離。

鄧玉嬌家人維權 稱正當防衛

目前被關在精神病院內的鄧玉嬌的家人已委託北京的律師代理案件。

這個事情引起的共鳴和社會聲援,是中共完全沒有料到的,否則,新華社剛開始就不會刊登這個新聞了。邪惡總是過高估計自己,過低估計正義力量。抗暴──抵抗中共,這是目前中國社會一觸即發的社會情緒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湖北巴東娛樂場所服務員5月10日抵抗強暴刺死地方官員的事件的主人翁鄧玉嬌目前正被關在當地醫院的精神科,而她的母親週一簽署材料,委託兩名從北京趕到當地的律師維護女兒的法定權益。

其中夏霖律師曾在北京小販刺死城管案件中擔任被告崔英傑的辯護人。他表示正在巴東瞭解案情,現階段不便多說:「現在還不方便談這個問題。因為我也是剛剛見到。(您能見到鄧玉嬌本人麼?)按中國的法律應該是可以的。對不起,因為現在這個案子還是比較關鍵的時候,我還不太方便接受外邊媒體的採訪。」

據統籌此次對鄧玉嬌義務法律援助的北京非政府組織公盟負責人許志永律師曾在博客上披露,身為退休法官的鄧玉嬌祖父在電話中告訴律師,根據現有警方披露的細節,鄧玉嬌確實遭遇強暴,鄧玉嬌的反抗屬於正當防衛,不存在防衛過當。

中國民眾強烈抗議:放棄幻想、準備戰鬥!

18日這一具有明顯導向的通報在大陸網絡上引起強烈抗議,不少網友認為女楊佳的結果「凶多吉少」。來自220.190.224.的網友說:我已經氣得說不出話啦!

「公安局的通報,應該都是根據當事人的口供來的,那為什麼會有前後不一致?是當事人更改口供了,還是辦案的人自作主張改的?那口供是可以這樣任意更改的嗎?這個案件有沒有現場取證,獲得什麼有說服力的證據呢?如果只能照雙方當事人的口供來斷案,那我看這次鄧玉嬌懸了。」

「特殊服務換成了異性洗浴!?幹部強姦換成了幹部作風問題!?」

「變一字,意思也就變了,性質更變了。
1、三官變成二吏
2、娛樂變成消費了
3、特殊服務(住過酒店的都知道)變成異性洗浴服務
4、修腳刀變成水果刀
4、按倒變成了推坐
5、自首變成了不確定」

「從楊佳案到已經近乎定性的鄧玉嬌案,善良的國人看到:中國的法律就像一個妓女,被官員們輪姦。」

有網友譏諷稱:「一步步的鋪墊做的真好。看來鄧貴大因公殉職都有可能了!」

有律師網友通過依次分析,得出結論認為鄧玉嬌案的結果很可能是「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

但也有不少人為如果鄧玉嬌被判殺人罪成立的後果擔憂:「如果:鄧玉嬌最終會被判故意殺人罪成立,那麼,貪官就可以到大街上公開合法地姦淫中國女人了!那麼,中國的女人受貪官姦淫,就只能老老實實,不能亂說亂動了!」

也有網友稱:巴東警方幾易通報,背後有高人運作,湖北高層還沒有介入,是在等指示,玉嬌案最後的拍定,最終有政治因素。

更多網民對目前的通告表示憤怒:「活該,我人民多多除掉這樣的惡棍」、「分明是正當防衛,何罪之有!」、「女英雄,為民除害。全國人民聲援你。立即釋放」、「正義已死,除了暴力,不要幻想中國有民主的一天。」、「不要低估它們的流氓性」、「放棄幻想,準備戰鬥」、「向鄧玉嬌學習,武裝
起來,保衛自己,捍衛人權」……

石藏山:中共最恐懼楊佳精神

此次的最新通報再次改變說詞,引起中國民眾的強烈抗議,並被質疑為當事官員開罪,「女楊佳」未來處境也再次引起中國社會和國際上熱切的關注。

石藏山表示,自從楊佳抗暴事件出來後,民間在遭受當局暴力侵害時奮起反擊,「楊佳」的名字已經被海内外民眾賦予抗暴精神的內涵及象徵。今次鄧玉嬌事件也同樣是一種民間不畏強暴的抗暴行為。這次事件引起的共鳴和社會聲援,是中共完全沒有料到的。

他進一步表示,中共總是過高估計自己,過低估計正義力量。中共恐懼楊佳,最恐懼中國人開始抗暴,特別是暴力抗暴!抗暴抵抗中共,這是目前中國社會一觸即發的社會情緒。

高精度圖片
網友撰文讚玉嬌。

附更多網友帖子:

「最後的處理結果將遠遠超出一切善良人能想像的極限。」

「跪求正義,根本就不會有什麼正義。正義歷來屬於不屈的人們,歐洲的歷史也是這樣寫的。」

「不要去指望中國會有什麼正義,去年的楊佳案還看不出來嗎?」

「無恥,無恥,造腰,線害是他們的一慣手法。」(注,句中錯字是網友為避過過濾採取的常用作法)

「玉嬌無罪!淫吏當誅」

「明明是「逼良為娼」,還定為「涉嫌故意殺人」

「 鄧官人碰「刀」稱「意外傷亡」,鄧玉嬌維權謂「精神病人」」

「日本鬼子又回來了——可以將任意中國婦女按倒在床上,反抗者將被認定為「精神病人」!」

「野三官 輪姦辦。主任貴大同志永垂不朽!」

「連自首都夠嗆算上,看來鄧玉嬌危險,鄧貴大正名有望。好歹都是他們鄧家惹的禍。 」

「根據警方最新通報,是「異性洗浴服務」。至於究竟如何「洗浴」,大家都閉嘴,等著聆聽警方提供的「真相」吧。」

附:12日巴東縣公安局副局長宋俊向巴東縣政府通報的案件調查結果

5月12日上午,巴東警方的調查結果:10日晚7時30分許,野三關鎮政府招商協調辦主任鄧貴大與同辦公室的黃德智、鄧某在外一起吃晚飯並飲酒後,前往鎮上雄風賓館夢幻城「休閒」。鄧貴大等3人來到夢幻城二樓一休息室,黃德智一個人走在前面,其進門後,發現夢幻城員工鄧玉嬌正在休息室洗衣。黃德智便詢問鄧玉嬌是否可為其提供特殊服務。鄧玉嬌回應,她是三樓KTV員工,不提供特殊服務。黃德智聽後很是氣憤,質問鄧玉嬌說這是服務場所,你不是「服務」的,在這裡做什麼?雙方遂為此發生爭執。

爭執中,鄧玉嬌欲起身離開休息室,此時鄧貴大推門進入休息室。鄧貴大插言道:「怕我們沒有錢麼?」隨後,鄧貴大將鄧玉嬌按在休息室的沙發上。鄧玉嬌欲起身,再次被按住。在鄧玉嬌第二次被按倒在沙發上時,她隨手拿起一把刀猛刺,鄧貴大當即倒地,後在送往醫院途中死亡。黃德智見狀大驚,欲上前去阻攔,不料也被刺傷。之後,鄧玉嬌打電話向警方自首。目前,黃德智已轉至宜昌進行治療。案發後,法醫對鄧貴大進行了屍檢,屍檢中發現,鄧貴大身中四刀,其中兩刀致命,頸部動脈血管及胸部被刺。

評論
2009-05-19 1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