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張三一言:多數民主國家是由革命建立的

張三一言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8月3日訊】反民間暴力者用「民主革命的結果是新的專制」論來嚇人。但是,並不能嚇到所有人,特別是有頭腦的人;因為,事實是多數民主國家是由革命(包括暴力革命)建立的。

有些人一方面想從理論上把暴力從民主中排除出去(見《民主本身容不容得暴力?》一文),另一方面則企圖捏造民主暴力惡果來嚇人。

有人這麼說:「對暴力的責難,主要是暴力的社會轉形,可能不會按照革命者的意願去轉變,反而會走向相反的目的地。」他們拿出了亨廷頓理證:「人民革命」式的民主化轉型道路是相當罕見的,「暴力顛覆」的成功例子就更是寥寥無幾…其他的典型命題,例如:「暴力革命取勝者不可能建立起民主社會制度的」;「暴力革命不是新社會的產婆,而是舊制度的遺產繼承者。」等等

既然是「可能不會」,就是說還存在「可能會」,既然有兩種可能,為甚麼只強調「可能不會」這一種而排除「可能會」的那一種?理論家亨廷頓也只是說暴力革命產生的民主國家「寥寥無幾」而沒有斷言它絕對不可能產生民主國家(如果老亨活到今天,他一定會轉變觀點,肯定革命建主民主政權是常態)。可是我們這些反民間暴力者卻敢武斷「已不可能」、「成功的暴力革命,則只是改朝換代」。其實,這個排斥的潛在的意思就是:暴力絕對會「走向相反的目的地」; 「暴力的結果必定是暴力專政」;「成功的暴力革命,則只是改朝換代」等等,這是片面推導和極端化表現。用這些語句嚇人,這是反民眾暴力者的陳腔濫調。他們想用戈陪爾慣技把它變成真理。

但是,下面事實就讓這些陳腔濫調永遠變不了真理。

他們陳腔濫調是:英國革命,只能產生的是克倫威爾的獨裁,法國革命,只能產生羅伯斯庇爾和拿破崙的獨裁,俄國革命,只能產生了史達林的獨裁…中國革命產生蔣介石獨裁、再革命也只能產生毛澤東獨裁…

反民間暴力的錯誤是只看「民主暴力革命結果」靜態的一個點,掩蓋動態發展的長線條。

這些說詞不論是事實還是理論都是站不住腳的。他們只提英國革命後產生剋倫威爾的獨裁這一靜止的定點,避而不談因為先有英國革命然後才有克倫威爾之後的民主這個發展結果。他們只談法國革命後產生羅伯斯庇爾和拿破崙的獨裁這一靜止的定點,避而不談因為先有法國革命然後才有羅伯斯庇爾和拿破崙後的法國民主政制這個發展結果。他們只講辛亥暴力革命推翻清帝專制政權而出現蔣介石專制這一靜止的定點;拒絕提及孫中為共和憲政而起的辛革命,經蔣介石之後到蔣經國後期終於回到目的訴求的民主共和政制,再經民進黨再到國民黨民主發展到了今天日益趨向成熟這個發展結果。以民主為目的的辛亥暴力革命,經挫折後、在出現了制衡力量後,就會發展完善民主制度。以專制為目的地共產黨暴力結果,在暴力過程中它是唯一力量,在暴力結束後又禁絕其他獨立監督制衡力量出現,當然是專制始專制終。由毛至華至鄧至江至胡四代(五代?)不變;看來再傳下去永無變的可能。

你舉你的事實,我也舉我的事實。請問,美利堅合眾國、現今之羅馬尼亞是不是用暴力革命建立的?還有,格林納達是國內暴力和國外暴力干涉建立的,日本和巴拿馬是外部入侵和強加的結果。請問這些產生於暴力的國家是轉型為民主還是專制?請問這些暴力能不能建立民主國家?請問這些暴力是新社會的產婆還是舊制度的遺產繼承者?至於非暴力革命產生推翻舊專制制度建立民制度的就更多了。

在以上所舉的兩個事實中,反民眾革命和民眾暴力者有一個致命傷,反革命所舉的革命後暴政,但暴政之後是民主;就是說民主革命或民主暴力革命後雖則可能會出現非民主的挫折,但是,挫折後還是民主。但是我所舉的事例,民主之後還是民主,不會發展成為專制;而反民眾暴力者所舉的專制發展下去並不是專制而是民主。其邏輯結論是民主革命或民主暴力革命最終都能取後民主。(順便提一下納粹制度不是暴力革命建立的,是非暴力非革命建立的──按照上面所說的反民間暴力者的邏輯推導,就是用非暴力建立的政權必定是納粹政權了──簡直荒謬。)

反民間革命暴力還有混淆因果的錯誤。

這些人常說古今中外幾千年農民、史達林、毛澤東…暴動沒有一個建立民主制度的,沒有一個不是取前專制立後專制的。

他們只講「暴力」不講暴力者使用暴力的目的。

歷史和現實告訴我們,不以民主為訴求的暴力革命不會建立民主制度。這好像打家劫舍為目的強盜手中大刀不會給病人完成外科手術一樣。

以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為目的的暴力革命「有可能」建立民主制度,前面已經提供事實證明。當成功的暴力者不是唯一力量,而是數股力量時建立民主制度的可能性極大;當成功的暴力者是唯一力量,而沒有其他制衡力量時建立民主制度的可能性比較小。所以指民運搞暴力的結果必然是以新專制暴力取代舊專制暴力是武斷、是誣指。

有一點必須提及。殘酷的現實是:不暴力革命,鐵定100%專制暴政;暴力革命可能還是專制暴政,但也可能是民主仁政(可說機會各半)。要100%專制暴政還是要50%機會專制或民主?請理性判定。

我寫這類支持民眾暴力文章的目的是維護民眾行使暴力的權利;這些權利是民眾用以達到結束一黨專政推進民主的強大力量。我是維護民眾在運用其它方法都無效時被迫使用暴力的權利,並不是提倡和鼓勵使用暴力。

2009/7/26 5B病室

──原載《自由聖火》@(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8-03 11: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