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美,終究是一門生活哲學。那是對自己生命價值的選擇,更是生命力的啟發。
相隔14年才推出的皮克斯動畫續集《超人特攻隊2》,於六月在全球陸續上映後,不到一個月就衝出6.5億美金的超高票房!除了挾著前集的高人氣和超好評,自身再度創造出無可取代的魅力,不但吸引孩子們的目光,當年進電影院觀賞第一集的屁孩們,轉眼也和主角「彈力女超人」和「超能先生」一樣走入而立之年;片中從社會地位的轉換乃至家庭地位的改變,相信無一不引起成年人的共鳴。
在我工作中,常會有個案的處境跟這隱喻故事的情節相似,看著一個成人講述著他被困住的難題,內心就跟那隻小小象一樣,自覺無能為力掙脫現況……。那該怎麼辦呢?人要在什麼情況下才能真的意識到,自己已經長大,現在擁有的能力與資源已經跟小時候不一樣了!我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再被不適合的人、事、物綑綁,身、心的成長可以是對等的。
前幾個星期透過臉書,我第一次學習小農直購,訂了10斤的玉荷包。直播中,可以看到從採收、打包到寄出的過程。訂購之後差不多24個小時,就到了一樓管理室,那時我連貨款都還沒有轉,卻已經吃到今年第一顆玉荷包。這是第一次,我感受到銷售型態因為網路、通路而產生的巨大改變。
就像寫這篇文章的這天,早餐吃了一些水果,中午吃燒餅夾蛋,晚上一碗麵就OK了!常常都是這樣,簡簡單單、清清淡淡地就過了一天。之所以這麼做,一來不想被食慾掌控,再來是不想花太多時間在「吃」這件事上。
在具備現代都市氣質的同時,格拉茨仍悠悠揚著田園風。歷史浸潤之下,她優雅的姿態,浪漫的風韻還有沈靜的性格,是否讓你心動了?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閒,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購物百貨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長板凳上,悠哉地吃著泡芙冰淇淋。兩旁有許多花車,販賣著各式各樣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賣鍋具的花車旁,站著一個清瘦的售貨員,圍著紅色圍裙,面無表情地整理著花車上的貨物。看著她時,我胡思亂想著,她應該很疲累,也許身體不舒服,也許情緒不佳,否則這麼多五顏六色充滿設計感的鍋具,怎麼無法使她愉悅。
當在臉書上即時分享夜宿漁村的旅畫時,朋友問:「為什麼選擇南方澳?」因為想知道,單純離開了海產與媽祖廟之外,我還能從南方澳讀到什麼?
為了一聞稻香,我放下世俗瑣事,揹著簡單的行囊搭乘火車前往花蓮。不似一般旅人出遊,感覺像是遊子歸鄉時的興奮與期待……。
「眯大」,66屆初中畢業生。他的名字,幾乎從不被他的同學們使用,因為「眯大」這個綽號,比他的名字更能形像地勾勒出他的「差異化」特徵:小而瞇縫的眼睛,瘦而單薄的體格。
如果你真的來了,請在這個與咖啡相融的小小空間裡,靜坐著讓思緒發酵吧!縱使四季更迭,森彥馥鬱的咖啡香仍一如既往,從這小小民家緩緩飄出,如此動人心魄。被樹葉篩過的光線舞著塵埃,豐饒的綠意在陽光中閃動的姿態叫人笑開了。
每一天,我們都有機會學習很多知識、聽聞很多道理,不論是日常資訊、哲學思辨,甚至是精神依託,很多時候我們會傾向接受教授、醫師、律師、科學家等專家的見解。
40年前的一個秋天,我母親患癌症放射治療後大出血。一張病危通知,將我從正在赤足勞動的麥田裡,喚到南京腫瘤醫院。我在那裡認識了她。
黑白格子地板上,年輕人席地而坐,聽著屬於他們的音樂;儘管旅程目的地不同,多數人卻有著共同的姿勢,不是低頭滑手機、打開筆電工作,就是玩著ipad裡的遊戲,為候車消磨時間。
三月下旬前往花蓮,停留兩天一夜作了四場演講。在花蓮高商進行兩場演講,下午是向日間部同學、晚上則是對進修部同學演說。在我們那個年代不叫進修部,而是夜間部,許多學生都是半工半讀,由於他們是自己選擇繼續讀書,所以動力遠遠超越一般的學生。
每一天,我們都有機會學習很多知識、聽聞很多道理,不論是日常資訊、哲學思辨,甚至是精神依託,很多時候我們會傾向接受教授、醫師、律師、科學家等專家的見解。然而,所謂專家是在特定領域中,從事系統性學習,因而對其專業比一般人有豐富的知識和深入的了解,但不代表他對各種與專業有所關聯的事情、或者與專業無關的事情,都能擁有仔細而全面的思考。
時下許多廣告常會訴求各種感官經驗的提升,例如:美食廣告滿足我們對美味的要求;新的影音產品滿足我們在視覺、聽覺的享受。從某個角度來說,這是文明進步的動力,但不禁讓人想問,究竟要滿足到什麼程度才夠?是否有絕對的滿足點?
故事改編自知名福音樂團「憐憫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長經歷,童年經常遭父親拳打腳踢,母親丟下他另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親相依為命。看似是許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卻仍能發揮所長,透過歌聲將內心受到宗教的感動傳唱而出。但當他寫出療癒千萬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獲得全世界的認可,心裡依然渴望一個人的掌聲。
法國街頭有許多不同類型的街頭藝人,各個身懷絕技。來法國前對街頭藝人這個行業充滿了幻想:是藝術家,又能到處旅行;把歡樂帶給別人,又能賺錢;工作時間自己決定,又沒有頂頭上司。這種人生真是完美啊!
戲劇工作,總是在場與場之間不斷地轉換。上一場,妳是17歲的妙齡年華,等著雀躍、等著欣喜;下一場,也許就是一個遲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無奈失去。換場的過程,除了仰賴整體造型給予的專業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澱、想像,為擔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積的脈絡,甚是關鍵。
於嘉義縣東石鄉外海的外傘頂洲,是台灣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國土」之稱。因受到波浪及季風影響,隨著時代變遷而逐年漂移,仿如無時無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有時候,牠們才是人類真正的靈魂伴侶,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過無憂無慮的童年,面對渾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離的子女,撫慰孤寂的老人家
城子古村位於雲南紅河、文山兩州及瀘西、彌勒、丘北三縣之間,是彝族先民的聚居地。其後有了漢族人遷入,使得此地的土築民居建築融合了彝漢風格。根據史料記載,距今600多年前的明朝成化年間,土司昂貴在飛鳳山上建立宏偉的土司府,使得城子古村所在地成為當時滇東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從非障礙者成了障礙者,從站立到坐輪椅,生活中許多習以為常的事都被放大為特殊情況,改變的地方著實很多,有時真令人哭笑不得,更成了一件件既特殊又奇妙的趣事。
平平常常的小事,教給我不尋常的生命意義。難怪,以前聽人家說:「小修在深山,大修在世間。」
「我兒子的狀況最近越來越糟,與他溝通他反而將所有的問題歸咎於我,埋怨我不幫他買車、也不幫他當汽車貸款的保人,責怪我都不關心他。」
父母和子女,本來就經常在「捨」與「得」之間拔河拉扯,但如果沒有「獨自」就難以學會「獨立」,獨自就是「捨」,獨立就是「得」,所以必須忍下心,拿掉她的保護傘,不然她永遠都學不會獨立勇敢。
因為嚮往「真善忍」,心中常常渴望,自己能做一個更真實的人;也常渴望,自己動的念頭都是真的,不是妄念,不是負氣,不是計較,而是來自內心深處的那個真我。當心真實的時候,自己會發現,看待周圍的一切都是清晰的,美好的,是柔柔的透著光暈的一片祥和。
朋友說,住在上海,就得學會擠車。我怕不是這塊料。即使電車恰好停在面前,我也常常上不了車,一剎那被人浪沖到了一邊。萬般無奈時,我只好退避三舍,旁觀人群一次次衝刺,電車一輛輛開走。
小時候喜歡乘車,尤其是火車,占據一個靠窗的位置,靠在窗戶旁看窗外的風景。這愛好至今未變。列車飛馳,窗外無物長駐,風景永遠新鮮。其實,窗外掠過什麼風景,這並不重要。
共有約 236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