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七周年
近日,在香港大規模的反洗腦抗議活動背景下,上海華東政法大學老師張雪忠在微博公開支持此行動,並宣佈退出中共黨組織。此舉在微博、推特引發很大的反響,網友好評如潮,並...
美國國會議員富蘭克.沃爾夫(Frank Wolf)7月24日在對華援助協會的十週年慶祝活動上表示,中共政權正在面臨崩潰。
前美國國會人權執行董事蘭托斯夫人(Annette Lantos)6月12日出席了美國華盛頓舉行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5週年活動。蘭托斯夫人現場就中國發生的退黨大潮接受大紀元採訪,她說,退黨大潮是中國人民的精神覺醒,並將導致共產黨的徹底崩潰和瓦解。她祈禱一個沒有共產黨的中國很快到來。
(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中共教育部宣稱:高校學生入黨意願持續高漲,近八成學生有入黨願望,其中將追求理想信念作為入黨動機的連續3年排在首位。教育部的這個所謂調查出台,立即遭到恥笑,被認為是不要臉了,哄鬼!教育部是中國第一個該下課的部門。
從事新聞工作逾六十年、現任美東聯成公所秘書的黃玉振,向專訪的大紀元時報記者表示,回顧中華民族近百年的巨大苦難,中共殺人如麻,暴虐成性,卑鄙無恥,這個由邪惡至極的西來幽靈所建立起來的血腥暴政延續至今,是中華民族的悲哀,也是人類的恥辱。他建議每個中國人都應該認真地閱讀一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 出生於1917年,黃玉振曾任《紐約聯合日報》總編42年、三屆紐約中...
中國人比較聰明,人們說這大概得益於中國的象形文字吧。我是中國人,為此感到很自豪。直到有一天,從加拿大回國的姑姥告訴我「你其實不是真正的中國人」時,我迷茫了。中國生、中國長、中國人的模樣、國籍是中國的我,咋不是真正的中國人了呢?
(大紀元記者夏墨竹澳洲墨爾本採訪報導)七年前,大紀元時報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揭示了中共是目前中國社會一切苦難與罪惡的根源,引發逾億中國民眾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在《九評共產黨》發表七週年之際,大紀元記者特別採訪了流亡海外的著名民主人士、中國自由工運領袖、中國工黨主席方圓(原名鄭天賜),他向記者講述了他傳奇人生中最為沉重的一筆,以親歷事實見證了...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自 2004年12月公開發表之後,在海內外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在大紀元網站公開發表退出中共及其一切附屬組織聲明的中國民眾已經超過了一億零七百萬人。許多在海外居住的華人與僑胞也通過閱讀《九評共產黨》一書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從而擺脫了中共的精神控制,與中共徹底決裂。值此《九評共產黨》發表七週年之際,記者專訪了中華民國中央軍校旅美同學會會...
(大紀元記者吳雅儒舊金山采訪報導)大紀元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産黨》發表七周年之際,從大陸東北剛來美國不久的一大學語言文學系教授文怡(化名)談及了《九評》對普通民衆的影響。文教授說,《九評》爲一批中國民衆點燃了生活的希望。還有一些民衆被一些社會假像蒙蔽,一時還很難看到中共的邪惡本質,直到觸及到五千年燦爛的華夏文明將被中共毀一旦時,才真正認識到了中共對中華民族犯下...
修煉法輪功後,不但身體健康,趙傑的思想也發生了巨變。工作生活中處處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他說:「人家說過日子就像樹葉一樣稠,大事小事不斷。不涉及到大的原則上的事情,儘量依妻子的,她不想幹的活指使我,我幹。好人嘛,人家說一句你辯十句,不叫好人;只當家長讓人伺候,不叫好人。」
《九評共產黨》發表七週年之際,剛來美國不久的李芳(化名)對記者講述了她先生在看了《九評》後,從不理解到讓所有親戚退黨、再主動成為《九評》積極傳佈者的過程。
我姓王,是南方人,自從1948年跟著共產黨鬧革命就起名為「王革命」。2005年1月1日,有朋友送我一本《九評共產黨》,讀完後痛哭一場,共產黨給我開的玩笑太大了!這時我才明白自己從13歲活至70歲,一直被中共的謊言矇騙。我很慶幸自己有生之年,能看清中共企圖毀滅中國人善良本性的醜惡嘴臉。
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簡稱《九評》),全面剖析了中共的歷史,揭示了其反人類、反宇宙的邪惡本質。時值《九評》發表七週年之際,大紀元記者採訪了大陸旅遊團導遊阿光,他向記者表示,《九評》將中共的邪惡剖析地淋漓盡致,他帶旅遊團去景點時,許多中共官員拿《九評》,其中包括中共國務院官員也將《九評》帶回國。以下是阿光的敘述:
零九年三 月份的一天,我把不同內容的真相資料光碟、小冊子搭配包裝好,帶上護身符,想去一工地講真相、勸三退,去了之後看到工人們很忙,怕影響施工,工頭不高興, 決定先到別處去。一路上邊走邊遇有緣人,就講真相勸三退,當走到一要道的十字路口處,向北走是菜市場,路口處賣甚麼的都有。我停下自行車給一個賣切糕的人 講真相,此人很好,既接受了真相資料,又做了三退。我看他接受...
我叫高恆革,因為從小跟著姥姥長大,所以與父母的關係很疏遠,一直不喜歡回家。後來有機會到了美國,每當有人問我「你想不想回國?」,我總是毫不猶豫的說:「不想!」因為我的確不想見父母,我實在不喜歡家裏的那種別彆扭扭的不愉快的氣氛。
(大紀元記者陳修盈澳洲阿德雷德採訪報導)2004年《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引發了波瀾壯闊的精神覺醒運動。迄今逾1億5百萬中國人聲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的各種組織。
我今年八十一歲,這裡講的是我親身經歷的一樁往事。我娘家住在濟南市南部山區。七十年前我很小的時候,就記著家裏住著一位修行的道人。此人四十開外,與我父親年歲相彷。人很善良謙和,他稱我父母為小爺爺、小奶奶,稱我為小姑姑。
人世渾渾,人在世中就是在迷中和苦中走完他的一生。特別是生活在共產邪黨體制下的人,在高壓專制、謊言、愚民洗腦的迷魂湯的灌輸下,更是多了幾多人生的悲哀。我是一位年近七十歲的老人,從「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文革」到「六四」、「迫害法輪功」,歷史的記錄在我腦海中常一幕幕放映而出。
(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博覽群書、思想獨立的博士畢業生、大學教授王衡庚,在中國發生了一系列災難後,公開表達觀點、撰寫時事政治評論文章便遭迫害,被關進精神病院。這位報國無門的知識份子,無奈選擇與妻子離婚後逃到澳洲。苦難使他思想昇華。在《九評》發表7週年之際,他由過去的期盼中共改革,昇華為呼籲海內外華人與中共暴政抗爭,最終解體中共。
至今,我還記得,我的那位朋友送給我《九評共產黨》(以下簡稱《九評》)時說的一句話:「靜心地看一看,《九評》會帶給你希望和美好。」
(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自《九評共產黨》發表後不久,我就公開聲明退出它所有的組織。這本書,我每天都在看,它讓人有驚醒的感覺,它的威力太大了;我看了之後,我就告訴別人說『這本寫的書太好了。』它揭露了中共邪惡的本質。」中國民主黨湖北省黃岡黨部負責人胡俊雄先生向記者表示。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熱線電話,每天都傳來不少大陸民眾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精彩小故事,義工袁女士接受採訪說,有許多曾迫害法輪功的公安覺醒、還有改過自新的殺人犯等等,他們除了自己和親人退出中共邪黨外,都主動的表示,要讓週遭的人知道退出中共的重要性。
記得大學二年級時,坐在我後面的同學,是全班近80人中唯一的未加入那中共黨團組織的人。當時的團幹部要我去動員她入團,說是只要填個表,宣個誓立刻就成為團員。但那女生死活都不肯。我知道她的家庭和我一樣,文革中受迫害,心裏恨著那黨呢。於是,每當有人來勸她入團,我總是替她給擋住。到了大三時,這位同學獲得了去美國的簽證,退學前她神秘的告訴我:到世界許多國家簽證,如果是中...
當國外正義人士正商量如何突破國內封鎖,讓海外媒體的《九評共產黨》更快傳遍中國大陸之時,「九評」已經在大陸高層官員中悄悄而迅速地傳播開來。知情者說,傳播的渠道仍然是互聯網,但傳播的推動者既不是海外人士,也不是國內的法輪功學員,而正是中共自己,具體地說,是中共鎮壓法輪功的系統和機制「610」。
中秋期間,我邀請久未見面的朋友到家中觀看「九評」。在看前四評中,他一直悶悶不樂,我提議休息下再繼續看,誰知道他主動提出不休息,我想正好抓緊時間,接著放第五評,當看到高蓉蓉被電棍毀容的一幅悲慘畫面時,朋友竟突然嚎啕大哭起來,我一時不知所措。
我今年八十一歲,這裡講的是我親身經歷的一樁往事。我娘家住在濟南市南部山區。七十年前我很小的時候,就記著家裏住著一位修行的道人。此人四十開外,與我父親年歲相彷。人很善良謙和,他稱我父母為小爺爺、小奶奶,稱我為小姑姑。
在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發表7週年,三退人數超過一億人之際。我想起在2009年底一位好友送給我《九評》一書,第一次拜讀後令我恍然大悟。經歷約八年中共非法關押的經歷,親眼目睹和親身經歷了中共牢獄的精神和肉體的種種非人摧殘,深切體會到中共一直利用媒體製造謊言、採用暴力、以黨性取代一切、毀滅中國5千年優秀傳統文化和文明。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共產黨》發表,我認真看完每評後,徹底認清了中共邪黨的本質,真為自己是中共黨員感到慚愧。之後堂堂正正的在單位申請退黨,再也沒有參加過黨的任何活動、會議等,思想中一下子像卸下了沉重的包袱一樣。
儘管生活在中國,我是一個看不慣中共的人。不是我故意看不慣它,它確實做的很多事不是人幹的。
河北某縣農場,一位法輪功學員在一農戶家講到中共迫害法輪功時,這戶男主人接過話茬說:「我早就看不慣它了,去年立秋之後,居委會派人來要我交黨費,我就對來人說,雖說我有四十年的黨齡,但共產黨給過我甚麼?光聽電視上說法輪功不好,我看人家法輪功說的都是真話,我很佩服他們。只有共產黨造假,現在假冒偽劣產品多的是,當官的哪個為老百姓著想,說得冠冕堂皇的。我就告訴來人,不是...
共有約 11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正當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表年度報,指中共接管香港20年來,北京當局從多方面干預香港事務,蠶食「一國兩制」精神。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來港出席《基本法》研討會稱港府就《基本法》23條立法責無旁貸,民主派批評其言論不實,本港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