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中共活摘器官事件
8月30日,來自30多個國家的部分法輪功學員齊聚英國倫敦,舉行集會遊行等活動,美國記者、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集會上發言,他呼籲全球制...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動用了許多野蠻手段,包括酷刑、剝奪睡眠、強迫灌食,以及成千上萬記錄在案的謀殺。幾乎是從迫害的初期開始,中共就大規模的摘取器官。他們甚至在很多情況下活體摘取器官——販賣到國外以謀取利益。
有些人抱持一種態度,就是為了掠奪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而將其殺害的罪行必須建立在確定(certainty)的基礎上,若欠缺確定,就無須理會。這種期待其實轉換了正確的舉證責任。
在2000到2006年,中國供應器官市場是氾濫甚至過剩的,找到一個適合器官很少超過一週。廣東這家醫院的醫師只負責器官移植手術,不負責器官摘取。這位醫師只要下「訂單」,就會有人送器官到醫院或是醫院工作人員會拿冰桶去取器官。
今天是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周年,我想把法輪功反迫害放在這二十年國際的大背景下來看。有三件事情影響到國際的大氛圍,一件是恐怖主義的禍亂出現,第二件就是全球化改變世界格局,第三件就是共產邪靈蔓延全人類。這三件事情都與中共有關,也與中共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反迫害有關。
在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之際,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以及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向中共政府發出了一個信息:美國關注法輪功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狀況。要求中國(中共)政府必須做出改變。
器官源自於法輪功學員的證據,促成了歐洲議會通過2013/2981號決議(2013年12月)[8],以及,在215位國會議 員聯署下,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於2014年7月一致通過281號決議,關注此一持續發生且證據可信的事件,亦即在中共系統性的國家批准下,強摘非自願的良心犯的器官,包括因信仰而被關押的大量法輪功學員,以及其他宗教與少數族裔人士。
在我們這個複雜的時代,「邪惡」這個詞已經變得有些退流行了。由於它沒有給藉口、辯解或妥協留下任何空間,因此不難理解這個字讓人們感到不自在。然而,有些暴行並無法用其他方式來描述。中國共產黨對良心犯實施非自願性的器官摘取實在是邪惡。現在是醫生、政治領袖及人權活動家一起來揭露這個野蠻罪行真相的時候了。
國際「獨立人民法庭」於2019年6月17日在倫敦宣布判決結果,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為已存在多年,並仍在持續。西方主流媒體大量報道了這條新聞。中共活摘器官黑幕再度引起國際關注。
我在2006年訪問北京時會面的一些前良心犯、改革派和異議人士告訴我,他們本人以及家屬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我和牛進平交談過,他因修煉法輪功在監獄服刑兩年。他的妻子張蓮英當時還在獄中,他只能自己照顧只有兩歲大的女兒。監獄裡的實施酷刑者為逼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經常毆打她。牛進平在最後那次探望他妻子時看見她滿身傷痕。張蓮英出獄後寄信給我,列出了獄警為強迫她放棄法輪功而...
時至今日,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大規模謀殺與活摘器官是無庸置疑的,大量的證據迫使我們將這場屠殺視為既成事實。然而,回顧以往,有什麼在中共政治制度中可以解釋這場自1999年開始,使希特勒第三帝國的暴行相形見絀的慘酷迫害,在中國竟然能毫不衰退地持續著?
從2001年到2014年,中共官方一再地針對移植器官的來源,發表自相矛盾的聲明。這種反覆無常的說詞,誤導並欺騙了西方國家,導致西方認為中共的承諾和保證既不可靠也不值得相信。基於這樣的背景,黃潔夫說,「現在還不是時候」並不令人感到意外。中共只是在拖延時間。
美國非盈利組織人口研究所總裁、中國問題專家毛思迪(Steven Mosher)6月24日接受了英文大紀元「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節目的專訪。他跟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耶凱利克(Jan Jekielek)談到中美貿易談判、香港「反送中」和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多個話題。
日前,位於倫敦的「獨立人民法庭」裁決中共政權一直在大規模地從良心犯身上強制摘取器官,而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體的最主要來源。裁決一出,引起國際廣泛關注。《紐約郵報》於6月23日刊登了前加拿大小姐林耶凡的評論文章,該文譴責中共活摘器官的醜惡暴行。
江澤民的「最大謊言」就是說「法輪功是邪教」,這讓人聯想到盧旺達政府在發動1994年4月至6月的全國性群體滅絕之前,透過黨媒所傳播反對少數族群圖西族的訊息。俄羅斯的布爾什維克派在1917年共產主義十月革命後,針對其自己所羅列的「黨的敵人」清單,也採取了類似作法。希特勒的納粹黨在1933年以後,也用它來對付不同的少數族裔,尤其是德國的猶太人。
上個世紀90年代初,共產主義在中國大陸40多年的統治,致使數千萬無辜的百姓深受其害,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受到普遍的質疑。一種提倡「真善忍」價值準則,旨在健身祛病的修煉方法——法輪功,在中國傳統的氣功的基礎上,得到了出人意外但又是情理之中的發展,受到各個階層的民眾普遍的歡迎。對於這種「有百利無一害」的修煉方法,官方媒體也曾歡呼倡導。然而,在很短的時間裡,有億萬人參...
最新一期的《新聞週刊》日文版刊登了《產經新聞》駐倫敦分社前社長木村正人有關倫敦人民法庭的報導,指出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在犯罪,至今仍在持續強制摘取「良心犯」的器官。
許多媒體還同時在臉書、推特發出消息。NBC News一小時內三次在官方臉書粉絲頁上貼出關於人民法庭宣判的報導鏈接,美國網友寫下反饋:「卑鄙!罪惡必須停止!世界應對此施加壓力,有力地反擊反人類的滔天大罪!」
中華民國監察委員張武修3月12日在布魯塞爾會晤6位歐洲議會議員,關切2013年歐洲議會通過反對中共活體器官摘除決議的執行及監督機制,議員倡議歐台合作落實該項決議。
2015-2018年追查國際(WOIPFG)對中國大陸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院、醫生,紅十字會器官捐獻機構和醫院的OPO組織持續追蹤調查,獲得大量證據
放映的電影題為《預定器官:殺戮》(Ausgeschlachtet: Organe auf Bestellung),是德語電視頻道3SAT以獲獎紀錄片《活摘》為藍本製作的德語精簡版,時長45分鐘。3SAT電視台在2016年2月18日晚間黃金時段播放該影片,隨後還有專家討論。
1月14日,97歲的中共黨員、中科院院士、第二軍醫大學東方肝膽外科醫院院長吳孟超高調向外界宣布退休,這標誌著它暫時離開了中共大規模活摘人體器官的舞台。吳孟超在自己的退休儀式上表示:「雖然退休了,但只要組織需要,只要病人需要,我隨時可以進入戰位,投入戰鬥!」對此泯滅人性,絕對服從中共組織安排的言論,中共《人民日報》給予了高調宣傳,並稱讚其為「大國醫」。然而據外...
事實上,中共活摘器官、殺人害命,再利用器官移植和輸出人體標本牟取暴利,這一系列的犯罪活動也牽連到國際移植協會、外國赴中國移植器官的病患,污染了參觀人體展的西方民眾。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中共把世界捲入了邪惡的漩渦。
近日,中共官媒連續發文,炒作大陸在器官移植方面的「成就」,指其為「中國經驗」。黃潔夫等人出面,反駁有關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紀錄片和報告,但是除了 「不值一駁」的說辭外,卻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資料和證據。
英國維吾爾協會負責人、腫瘤外科醫師安華托帝‧博格達近日來台舉辦講座,會中他揭露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牟利的新證據,指中共在新疆以「全民健康體檢」之名,對維族人進行大規模抽血工程,目的是建立器官匹配資料庫。
我的意思是這不容易,因為就像(《活摘》)紀錄片裡那些為移植器官等待了很長時間的病患,他們可能根本不去想這些器官的來源,是不是來自另一個國家。
討論結束後,「外交事務、貿易和國防聯合委員會」主席、布倫丹易和國防聯合委Brendan Smith)多次感謝法輪功學員和與會嘉賓的發言,他說:「非常感謝你們帶來的信息,(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非常可怕的事情),這非常令人不安,這是犯罪。正如我所說你們會得到我們的支持。」
滿座的100多位嘉賓不乏來自愛爾蘭醫學界和人權問題關注方面的專家,他們之中有人聽說過中共政府將活人的器官不打麻藥、活體摘除,有些人則從未聽說過,紀錄片播放期間不時傳來細微的啜泣聲。
我認為醫學界應該發表一個明確的聲明,聲明他們嚴厲譴責這種(強摘器官的)行為。如果在愛爾蘭有醫生參與了或推廣了器官移植旅遊,他應該被停職,不能再是醫療組織的一員。
此外,IGFM還要求,德國和歐洲醫療保險公司不要再承擔與中國器官移植有關的費用。同樣重要的是,應該制定法規,阻止德國和歐洲病人參與前往中國的「器官旅遊」。IGFM希望德國聯邦議會和聯邦政府,能夠清楚、不含糊地公開譴責這一反人類罪行。這是一個不能再沉默以對的問題,它關乎人類尊嚴,以及是否有勇氣面對這種人權罪惡。
共有約 12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