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往來
「劉老莊之戰」應該是:新四軍這個連隊在執行任務時,嚴重違反軍令、擅自駐紮村莊與日軍的一場遭遇戰、突圍戰,與「保護人民群眾」沒有任何關係,完全是中共為了往臉上貼金...
中共建政後就是一直不斷地在殺人,翻開共產黨的歷史,就是一部殺人的歷史。
若能順應民主自由的歷史潮流,推動中國向民主社會和平轉型,必將名垂千古
我們的社會為什麼這麼亂
當進化論者在吃比薩餅時,他們想到這是人類所獨有的飲食文化嗎?
經過近兩年的奮力抗爭,長興購物中心的業主們在斷水斷電、停止供暖的市場裡頑強地堅持經營,挫敗了開發商永嘉集團的無數次陰謀,在永嘉集團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大連市政府終於摘下了偽善的面紗,露出了其夏德仁、夏德禮兩兄弟同謀的醜惡嘴臉。2017年9月10日凌晨5點,趁老百姓都在沉睡,大連市政府派出200多名民警、特警、消防、交警,以消防檢查的名義驅離經營業主、查封長興購...
我,不再是一個小粉紅,我,不再是一個所謂的愛國者,無論誰說什麼,我永遠無法相信一群騙子,敗類,畜生!
我們在聽音樂時,誰會相信猩猩或猿猴的吼叫能演變出《王子復仇記》的唱腔?它們爪子的隨意敲打產生出《星條旗》的大小鼓節律?
照片為2017年9月8日大連長興購物中心現狀,成就了大連建築史上的奇觀!繼江澤民兩外甥夏德仁、夏德禮兄弟用「空手道」手段取得大連長興購物中心所有權後,為了取得更大的收益,兩兄弟控制的大連永嘉集團開始用黑社會手段驅逐大連長興購物中心的產權業主,妄圖獨佔長興購物中心,夏德仁現任遼寧省政協副主席,夏德禮現任大連市外經貿局副局長,依仗兩兄弟在政府的權...
修煉法輪功以及後來的講真相等行為不存在社會危害性,不具備構成犯罪的條件。
被監控人員的隱私和把柄被掌握後,隨時都可能被敲詐。如果想反抗,隨時都可能被逼自殺。
為什麼這些監控人員這麼囂張,毒辣,是因為中常委給了這些人權力,給了這些人設備。所有被監控的人都無力反抗,那怕你是官員和有錢人,被監控的人只能忍受羞辱和敲詐,甚至丟掉性命。
習近平主席: 自從你掌權以來,提出中國夢與恢復傳統文化的口號、反貪污、廢勞教、興法規……似乎做了一系列利於民族利於未來的事,給了中國百姓一個盼頭。但是正如你所知,現在中國官無信念民無道德,全民以物慾名利權勢為核心,價值混亂文化墮落,官商民為追歡逐私肆意破壞自然與社會環境,邪氣盛行到了人人不親地步,軍警政法與民為敵,官怨民氣猶如霧霾籠罩社會……國家、民族...
所有人包括中國體制內的掌權者,在如何對待法輪功問題上,每個人所做的決定,代表著自己對未來的選擇。因此,每個人都有權瞭解江澤民在這場迫害中對自己的欺騙和傷害,都應該為生命、為人權、為人類的良知和人類基本道德抵制這場迫害。
我的家在農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靠種地為生。村子很小,村莊也不富有,沒有一個兩層的建築,到現在還有不少的土房子,村子裡的人都是辛辛苦苦掙的血汗錢,真是血和汗換來的。村子後面有一個不算太大的黃河古道,現在政府擴寬河道要拆遷,老實本分的本村人都積極響應,沒有一個人說不。可是政府給的賠償是350一平的拆遷費用(這是目前定的標準),且沒有任何其他的補償。 ...
請中國的各級官員,尊重憲法,還憲法的尊嚴,以憲法行事。
江澤民反人類的滔天大罪真是「罄南山之竹,書罪無窮;決東海之波,流惡難盡」!
自上次中國旅美異議人士唐柏橋先生致您公開信後,雖然他得以進入臺灣,但流亡海外的中國異議人士進入臺灣的制度障礙並沒有廢除,最近在本人準備進入臺灣辦理相關手續時同樣遭遇了眾多困難,引發我對臺灣新政府對兩岸關係、臺美關係等國際關係的定位的思考與憂慮,今天想與您探討並期望您能出面解決我入臺難題。
國際社會要求審江的呼聲越來越強烈,江澤民被繩之以法的日子指日可待。誰將為這場血債買單呢?那麼誰將會是這些替罪羊呢?就是那些只顧眼前利益,一意孤行為江澤民賣命的非法「610」組織成員及各級公檢法司的執法者就將成為這場血債的替罪羊。
後來2006年我出國了,最近我看到海外的新聞、網站報導的關於活摘器官的事情,這些證據,我一下就明白了,知道了這一切都是千真萬確的。明白以後我自己就哭,想起來就非常心酸。我想通過大紀元把我的經歷告訴給更多的人,告訴大家,共產黨在活摘器官,這是千真萬確的。
習主席你好!我是中國大陸一個普通民眾,17年前因為江澤民犯罪集團暴力鎮壓法輪功,被學校無理開除在讀碩士研究生的學籍,又因講真相被無辜關押8年冤獄。 之所以不敢用真名,是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家上有老下有小,還有妻子需要養活,而江氏犯罪集團及其嘍囉蒼蠅仍然無法無天的肆虐在我神州大地。仍然不時騷擾著我及我的家人。仍然用盡流氓無恥的手段鎮壓著善良真摯的法輪大法...
清末,民國初年,為了抗擊土匪的搶劫,我家成立了自衛團。日軍侵略時,為了配合台兒莊戰役,在滕州北官橋鎮阻擊日軍,由於敵我力量的懸殊,隊伍被打散。後來,老山裡(沂蒙山)老虎團(共產黨,八路軍)派人來我家,請求利用我家的能力,召集舊部,組建新的隊伍——鐵道遊擊隊。 那時,我家是大地主,也只有我家能養的起隊伍,老百姓都為了生活——闖關東。 我老太爺是具有...
本人姓劉,加拿大公民,原居中國湖北宜昌市,本人在宜昌市點軍區的一處房產被該區政府列入徵收範圍,因本人不同意由區政府單方作出的補償決定而達不成協議。現在點軍區政府準備向區法院申請「司法拆除」,其依據是國務院第590號令,「被徵收人對補償決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請行政覆議,也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訴訟。」以及「被徵收人在法定期限內不申請行政覆議或者不提起行政訴訟,在補償...
艾未未曾說,當你試圖瞭解這個國家的時候,你就已經走上了犯罪之路。
早知道中共不好,可一直以為是貪官把中共搞壞的。本來應該二零一零年就回遷的房子,我家二零一二年才拿到鑰匙,因為我有雙胞胎男孩,都二十多歲了,不擴大面積根本就住不了,所以我們就一直找、找、找。
1.2011年2月23日0:40分左右我們發現女兒馬林燕失蹤即緊急報警,我家住地公安管界派出所(天津市紅橋區邵公莊派出所)當即於深夜1:24分將女兒的所有信息公示在公安系統專用的走失人口網上。自此後女兒便杳無音訊。
敬請中央各級領導及全國的網友們,在百忙之中關注一位重殘礦工姜志勝一家的悲慘遭遇。
哪裏有不公,哪裏就會發聲。發聲和反抗是由不公甚至壓迫而來。
一九八九年的五月,北京的大、中學生放棄學習,走下課堂、走上街頭,決定以和平請願方式向政府提出「反貪腐、反官倒」的民主訴求。但再三的申述請求當局不予溝通談話,把孩子們的善意誠意當成敵意。以槍彈坦克對付手無寸鐵的學子們,釀成千古未有的「殺子」的殘局,震驚世界的血腥」六.四」。
大陸學校的學生們個個都揹負著沉重的功課壓力,尤其是政治課,這門討厭又無法逃避的」主課」。
共有約 52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