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鳴商榷
新近的一篇文章里,底氣十足地質問「平反「六四」的口號錯了嗎?」 被朋友轉來後概覽了一遍。那情形再明瞭不過了——「六四」平反的口號怎麼會有錯。 為文中...
《金融時報》星期二(6日)刊登對中國和印度這兩個崛起的亞洲大國進行對比分析的文章。 文章從政治制度,經濟、人口構成以及基礎設施等方面對比中印兩國的優勢和劣勢。文章說,雖然中國號稱是世界第一大人口大國,但是印度將很快趕上,甚至超過中國。 此外,從人口構成上印度也占有優勢,因為印度人口的平均年齡比中國年輕,這意味著印度的勞動力人口要比中國大。同時,印...
拉塞爾·阿布尼在太陽能行業工作,以此養育了兩個孩子。過去十年中,這位49歲的佐治亞理工大學畢業生,在美國最大的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公司擔任設備工程師,有一份不錯的薪水。 在世界的另一邊,高松也有著靠太陽能起家的成功故事。他之前是一個有機水果零售商,住在塵土飛揚的中國城市武漢。四年前,他在自家屋頂上安裝了太陽能電池板,發現這方面有利可圖,於是開始進入這一行業...
去年,印度瑜伽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名錄。2011年,韓國的跤拳成為首個獲此殊榮的武術項目。那麼,中國的太極拳為何無法贏得類似的國際認可? 隨著一年一度申請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最後期限臨近,嚴雙軍一直在腦海里想這個問題。該名錄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制定,旨在頌揚和保護全世界的文化多樣性。過去十年裡,嚴雙軍一直四處遊說,希望把太極...
很多人認為,當今歐美政治已被民粹主義裹挾。
有幸在大紀元網站,於7月2日就看到了胥志義先生所撰寫的文章《侵略戰爭根源於專制政權》,至今已經過去整整一個多月了,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裏面,我本人一直想發稿,但都沒有作出行動,故此在今天凌晨4點發表本文,說一說本人對於胥先生文章的看法,以及我個人的一些感想。
《遼寧日報》11月14日發表題為「大學老師,請不要這樣講中國」 的公開信。公開信講:「一些文科老師把中國當做了負面典型的案例庫, ……談到好的, 都是外國的,不好的,都是中國的」,其結果「讓同學們感到心情很灰暗」 。可這些老師到底講了甚麼把好當壞的案例呢?《遼寧日報》未講。
9月1日,中共中央決定:王儒林同志任山西省委委員、常委、書記;袁純清同志不再擔任山西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另有任用。
在人類五千年的歷史中,科學只有兩百年的歷史,西方科學家認為,科學的精神就是不斷的懷疑和探索,然而在中共治下,科學卻被禁錮成了絕對的真理:誰要對現有科學進行懷疑,誰就被扣上愚昧迷信的大帽子。
張博庭是一個全國性水電學會的副秘書長,又是高級工程師,應該是受過基本教育的,說出這種缺乏邏輯、缺乏知識、不顧事實的話真是叫旁觀者都十分難堪。長江上游聯合科考報告明明說的是「金沙江流域歷史上監測到的143種魚類僅發現17種」,而「長江中的「四大家魚」(青魚、草魚、鰱魚、鱅魚)魚苗發生量急劇下降,由上世紀50年代的300多億尾,降為目前的不足1億尾。」你怎麼好意...
傅申奇:王小石的謬論-事實與邏輯
網易微博上一面反對計劃生育、一面反對民主的無政府主義者有一大批,鄭旭光 是其中比較著名的一個。
近半年來,《環球時報》為配合中共中央的一個男兒論(蘇聯劇變競無一個男兒反抗),二個不能否定論(不能否定毛,不能否定中共建國前後兩個三十年),三個愛論(愛黨愛國家愛民族),三個自信論(制度自信、理論自信、道路自信),四個堅持論(堅持馬列毛思想指導,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社會主義,堅持共產黨領導),五不搞論(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不搞三權分立,不搞...
中國的民族區域自治政策(以下簡稱「民族自治」),到今天已經制定六十餘年了,從來就沒有真正實行過。但是,這個從未實行的、徒有虛名的政策卻面臨著被取消的危機。近年來,一批包括中共統戰部副部長在內的中共官員、政府智囊和高校學者,正在緊鑼密鼓地展開論述,宣傳他們取消民族自治的建議與主張。
10月號《動向》雜誌登載了陳翰聖先生的時評:《勸君莫入「政治局」──聞薄熙來「雙開」有感‏》。作者通過自己的視角告訴世人:中共中央政治局是個污痕斑斑、醜聞迭出的地方,而且裡面不少成員都不得善終。無疑,文章說的是事實,這也是中共建政以來的政治現實。接下來的「勸君莫入『政治局』」,按說應該順理成章,可惜這最後一段卻是這樣「勸」的:
今天,在《貝殼村》網上看到一篇轉載的文章,題目是《〈華爾街日報〉:北京最頭痛的不是薄熙來而是左右派都造反》。此文讀後,我感覺到內容一般,只是它的題目起得很有水平,索性借題發揮一下。 
《環球時報》8月13號發表文章《倫敦奧運照出的中國不是歪的》。我卻以為奧運這面鏡子照出的中國不是正的。
《北京日報》力挺舉國體制,刊文「舉國體制是好體制,足球學習西方一瀉千里」。中國足球再一次光榮的充當了一面破鼓任人亂錘固然不會讓人產生一絲同情心,但這句話卻扯淡至極。立場可以左右,但要講邏輯,且論據要基於事實。
王國維,1877年12月,1927年6月,死時49歲半,壽未終而人自殺(投湖),時逢北伐勝利進軍之際。這就是說,王國維死於驚恐不安,心灰意冷,人生絕望,不想活了。這是為甚麼?也就是說,王國維為何人生絕望到不想活了?
民主與法治有「虛建立」和「實建立」之分。 虛建立就是思想上認同、行動上遵守理念和觀點;實建立就是建立民主組織架構、實體。 在「實建立」民主架構、實體時,民主建設者多會同時「虛建立」法治理念;會在法治理念指導下建立民主架構、實體。有了民主這個法治載體,法治就可以建立起來。這是民主制度建立的常態。這個常態從實建立角度看,是先民主後法治。從實建立和虛建立同時兼...
不論古今中外,社會運動的一般勢態是這樣的,民眾為維護自身利益、權利、權力協同達到目的而運動。或許還可以添加上精英的影響或領導;約少於5%能理解掌握民眾利益和心態、能促動民眾的精英,是民眾的有心人、同路人,會順從民眾意願、為促進民眾權益去領導民眾為達目標而運動。這是群眾運動的正常勢態。這類運動就是群眾運動。
潘恩主義是一個難解話題。他的觀點如果有個核心,就是主張新大陸原則而放棄舊大陸原則(當然含英國原則)。他的這個觀點似乎政治正確,但是在理論和文化層面上,卻有不少地方值得商榷;至於他的宗教批判更是和者概寡。以至於他的葬禮只有六個人到場參加。
近來看到一種極奇怪的論調——認為中共邪教的強勢政治成了維持被中共徹底毀滅了傳統道德後的現代中國社會沒有崩潰的必需之具,而廣大的法輪功信仰團體的反迫害、要求清算中共血債派的迫切要求卻是國家的反民主力量——因為薄熙來氏向中共最高當局的奪權謀反,恰是破壞中共現行獨裁專政體制的一個強有力的攻勢與動作。
一段時間,黃岩島事件愈演愈烈,其實這個事件從一開始就是血債派為了救薄熙來、保周永康而勾結菲律賓使的一個連環計而已,最終是希望藉此事件把胡錦濤、習近平拉下馬;一旦開戰打勝,血債派借軍功壓胡、習;戰敗了血債派就借民意推翻胡、習,不戰則鼓動民族主義來削弱胡、習,最終逼迫他們交權。當然菲律賓也不會白幫忙,代價是把黃岩島最終實質送給菲律賓。
受黨文化熏陶日久的人往往會產生一種想法,就是如果現有體制有問題,那要解決問題就應該深入體制內,然後通過改良體制來解決。說到底就是堅決不搞多黨競爭制,堅持在黨的領導下解決一切問題。
前言 這是2011年2月分我首次在新浪博客上發表的一篇博文,後來被多次刪除,今天我再做了一些修改,重新發佈在這裡。   在「新中國」60多年的教育中,中國歷史階段的劃分是極其荒謬的,但是到目前為止,我看到幾乎所有的歷史學者,特別是許多著名歷史學家都在沿用這個劃分標準,也是極其荒唐的。
中國山東濟南有個自幼修行的老和尚,叫黃友生。他在修煉中開啟智慧後,和外星生命AK5T-S9B-KUT9B92能夠溝通上,得知了外星文明對地球人類的不少研究情況。
引言 前陣,與「民主、科學」開了點玩笑。考證性別,以為陳獨秀的「德賽二先生」中有人女扮男裝。語多調侃,不甚嚴肅1。
春晚歌手集體走音、多個節目被曝「似曾相識」甚至涉嫌抄襲……不出意料,2012央視春晚剛一落幕,各種質疑聲便不絕於耳。
1957年儲安平打成右派之前,被引蛇出洞鳴放中共統治是黨天下,大家一聽心裏很贊同:嗨,中華人民共和國無處不黨,包括廁所,天下盡姓共,就是啊!可到了2011年和2012年之交,這種1+1=2的算數題似的簡明常識也成了問題:甚麼時候有黨管的?都是某行業大佬管,為家族謀福利,現在是高層黑貪家族掌控中國;沒有黨天下,還是家天下,黨只是家的工具。這些人為甚麼會這樣看呢...
共有約 275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