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鳴商榷
星期二(19日)英国《泰晤士报》和《每日镜报》都报道了美国华裔作者莱诺拉·朱(Lenora Chu)的新书《小战士》当中的一些节选,以此来窥探中国从娃娃抓起的精...
現在中國的實驗室科學家比任何一個國家都多,研發經費超過了整個歐盟,中國發表的科學論文在數量上僅次於美國。但是,在這種快速衝鋒的過程中,中國卻在另一個不那麼值得自豪的方面顯得很突出。
中國的一些大學生對這種軍訓表示不滿,但是中共當局不會為此放棄軍訓。中國的一些大學最早在1950年代就開始了軍訓的做法。在1989天安門事件後,中共政府更是加強了在大學的軍訓和愛國主義教育。
《泰晤士報》週四(21日)報道,中國決定從2017年年底禁止進口包括英國在內的一些國家可回收垃圾產品。乍看上去,中國的作法似乎是在減少和清潔環境污染努力的一部分,無可厚非。但中國全面禁止從國外進口可回收性垃圾,將引起連鎖反應並對全球產生巨大深遠影響。
來自山東的李文星在東北大學畢業後,今年5月離開家鄉,到天津為一家軟件公司打工。他想不到的是,那份工作原來是一場騙局。工作開始後,李文星陷入一場傳銷騙局(又稱為金字塔騙局或層壓式推銷)。兩個月後,有人在公路旁邊的水坑發現他的遺體。
Facebook在中國遭到屏蔽,卻能安心地在這裡給自己找地方。據兩名了解Facebook情況的人士透露,最近幾個月,這家社交媒體巨頭一直在上海悄悄尋找辦公場所。
在歐洲忙於對希臘施加緊縮政策的時候,中國的大筆投資湧入了該國,這些投資已開始產生收益,不僅是在經濟上,而且看來已讓中國在希臘獲得了一個政治立足點,讓中國的影響通過希臘延伸到了歐洲。
英國《衛報》週一報道了劍橋大學配合中國當局刪除300篇「敏感」文章一事。《衛報》報道說,這300篇文章中包括對1989年天安門鎮壓事件、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新疆和西藏等問題的研究。目前,劍橋大學已經將這300篇文章列出,向有興趣的讀者開放閱讀。
《泰晤士報》週二(8月8日)發表文章稱,電子遊戲是中國軍隊面臨的新的威脅,中國軍方對這種現象越來越憂慮。
越來越多中國女性認為,凍卵是「世上唯一的後悔藥」,讓她們延遲生育計劃、事業家庭兼得。也有一些女性認為,生理時鐘時針不停滴答,完成凍卵令她們安心。最起碼,她們為自己做了一點事情、保留一點希望。
若干世纪以来,中国和印度围绕喜马拉雅山的角力从未停止。两国之间最新的争斗焦点是,谁可以正式把古老的藏医药传统归为本国的国家遗产。彩头为:国际声望以及获得重大商业回报的可能性。
一項研究顯示,俄羅斯和中國嘗試通過新媒體在全球各地傳播該國的世界觀,他們是如何進行的呢?《南德意志報》對此做出分析。
《金融時報》星期二(6日)刊登對中國和印度這兩個崛起的亞洲大國進行對比分析的文章。 文章從政治制度,經濟、人口構成以及基礎設施等方面對比中印兩國的優勢和劣勢。文章說,雖然中國號稱是世界第一大人口大國,但是印度將很快趕上,甚至超過中國。 此外,從人口構成上印度也占有優勢,因為印度人口的平均年齡比中國年輕,這意味著印度的勞動力人口要比中國大。同時,印...
拉塞爾·阿布尼在太陽能行業工作,以此養育了兩個孩子。過去十年中,這位49歲的佐治亞理工大學畢業生,在美國最大的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公司擔任設備工程師,有一份不錯的薪水。 在世界的另一邊,高松也有著靠太陽能起家的成功故事。他之前是一個有機水果零售商,住在塵土飛揚的中國城市武漢。四年前,他在自家屋頂上安裝了太陽能電池板,發現這方面有利可圖,於是開始進入這一行業...
去年,印度瑜伽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名錄。2011年,韓國的跤拳成為首個獲此殊榮的武術項目。那麼,中國的太極拳為何無法贏得類似的國際認可? 隨著一年一度申請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最後期限臨近,嚴雙軍一直在腦海里想這個問題。該名錄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制定,旨在頌揚和保護全世界的文化多樣性。過去十年裡,嚴雙軍一直四處遊說,希望把太極...
很多人認為,當今歐美政治已被民粹主義裹挾。
新近的一篇文章里,底氣十足地質問「平反「六四」的口號錯了嗎?」 被朋友轉來後概覽了一遍。那情形再明瞭不過了——「六四」平反的口號怎麼會有錯。 為文中昏不可抵的邏輯肅然起來。「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文且不通,理將焉附! 中共的反抗者們,在大事大非的原則認識上,於這種總以明白自視者的昏亂思想有必要給個壁撞撞,免得使更多的不清醒者們步入已被一群人...
有幸在大紀元網站,於7月2日就看到了胥志義先生所撰寫的文章《侵略戰爭根源於專制政權》,至今已經過去整整一個多月了,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裏面,我本人一直想發稿,但都沒有作出行動,故此在今天凌晨4點發表本文,說一說本人對於胥先生文章的看法,以及我個人的一些感想。
《遼寧日報》11月14日發表題為「大學老師,請不要這樣講中國」 的公開信。公開信講:「一些文科老師把中國當做了負面典型的案例庫, ……談到好的, 都是外國的,不好的,都是中國的」,其結果「讓同學們感到心情很灰暗」 。可這些老師到底講了甚麼把好當壞的案例呢?《遼寧日報》未講。
9月1日,中共中央決定:王儒林同志任山西省委委員、常委、書記;袁純清同志不再擔任山西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另有任用。
在人類五千年的歷史中,科學只有兩百年的歷史,西方科學家認為,科學的精神就是不斷的懷疑和探索,然而在中共治下,科學卻被禁錮成了絕對的真理:誰要對現有科學進行懷疑,誰就被扣上愚昧迷信的大帽子。
張博庭是一個全國性水電學會的副秘書長,又是高級工程師,應該是受過基本教育的,說出這種缺乏邏輯、缺乏知識、不顧事實的話真是叫旁觀者都十分難堪。長江上游聯合科考報告明明說的是「金沙江流域歷史上監測到的143種魚類僅發現17種」,而「長江中的「四大家魚」(青魚、草魚、鰱魚、鱅魚)魚苗發生量急劇下降,由上世紀50年代的300多億尾,降為目前的不足1億尾。」你怎麼好意...
傅申奇:王小石的謬論-事實與邏輯
網易微博上一面反對計劃生育、一面反對民主的無政府主義者有一大批,鄭旭光 是其中比較著名的一個。
近半年來,《環球時報》為配合中共中央的一個男兒論(蘇聯劇變競無一個男兒反抗),二個不能否定論(不能否定毛,不能否定中共建國前後兩個三十年),三個愛論(愛黨愛國家愛民族),三個自信論(制度自信、理論自信、道路自信),四個堅持論(堅持馬列毛思想指導,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社會主義,堅持共產黨領導),五不搞論(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不搞三權分立,不搞...
中國的民族區域自治政策(以下簡稱「民族自治」),到今天已經制定六十餘年了,從來就沒有真正實行過。但是,這個從未實行的、徒有虛名的政策卻面臨著被取消的危機。近年來,一批包括中共統戰部副部長在內的中共官員、政府智囊和高校學者,正在緊鑼密鼓地展開論述,宣傳他們取消民族自治的建議與主張。
10月號《動向》雜誌登載了陳翰聖先生的時評:《勸君莫入「政治局」──聞薄熙來「雙開」有感‏》。作者通過自己的視角告訴世人:中共中央政治局是個污痕斑斑、醜聞迭出的地方,而且裡面不少成員都不得善終。無疑,文章說的是事實,這也是中共建政以來的政治現實。接下來的「勸君莫入『政治局』」,按說應該順理成章,可惜這最後一段卻是這樣「勸」的:
今天,在《貝殼村》網上看到一篇轉載的文章,題目是《〈華爾街日報〉:北京最頭痛的不是薄熙來而是左右派都造反》。此文讀後,我感覺到內容一般,只是它的題目起得很有水平,索性借題發揮一下。 
《環球時報》8月13號發表文章《倫敦奧運照出的中國不是歪的》。我卻以為奧運這面鏡子照出的中國不是正的。
《北京日報》力挺舉國體制,刊文「舉國體制是好體制,足球學習西方一瀉千里」。中國足球再一次光榮的充當了一面破鼓任人亂錘固然不會讓人產生一絲同情心,但這句話卻扯淡至極。立場可以左右,但要講邏輯,且論據要基於事實。
共有約 287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