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艺术教本系列

数来宝的艺术技巧《节奏变化之三》

抢板、寸板、掏板(二)
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提供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八种板式:(续)
六、活跃、干脆的“掏板”:

前面我们介绍过“掏板”形式,从表现语气来看,属于自然板式,但表现出来的格式主要是一种“变唱格式”;因为“掏板”的运用能使某些假变格句式的节奏靠拢成正格节奏,使一些原本按照基本节奏来唱会拖沓的句子,一下子变得简洁、干脆。

为了使节奏得到调剂,在合乎口语自然节奏的前提下,有些正格句式,也往往采用了掏板板式来表达,以显现其丰富多彩。但反过来说,这样做的结果,也有可能会使原本的正格句式脱离了正格节奏。例如:

“骡子也愁马也愁=0骡子(一拍)也愁(一拍)马也(一拍)愁”
~句头的“骡子”二字只占后起拍半拍时值,这样便从原本应该两字一拍的“七字单尾句”的正格节奏,变为句头掏板的“变格节奏”。

七、连贯、流畅的“抢板”:
为使节奏得到调剂,“抢板”有两种情况,一是指在句与句的衔接处使用;一是指在句头和句腰连结处,与“掏板”一起使用的板式技巧。

连结句子与句子之间的“抢板”:
原本句与句之间会有个空隙,按照一般处理,会由节子板打“小过门”将空隙塞满。但使用“抢板”板式的话,后一句的句头马上紧接着前一句的句尾,两字共占一拍,这样不但省去了“小过门”的使用,更让表演一气喝成。

在同个句中使用的“抢板”:
在同一个句子里同样也会产生语气的衔接问题,例如将句头的尾字跟句腰的头字连结在一起,唱时共占一拍,“抢板”而唱即是。也因为要抢板,紧凑的唱法里将后起拍子唱成两个字的情况很多,“掏板”技法更是被大量的合并应用。

八、表达顿歇的“寸板”:
“寸”就是顿歇,停顿一下,犹如音乐上的休止符,暂停个一、两拍。这是由于感情和语气的需要,在句子某处“寸”了一下,即是“寸板”。例如:

“生产的呢子像麻袋=0生(一拍)产的(一拍)呢子(一拍)0像麻(一拍)袋”
~句中“子”跟“像”之间语气的暂歇,就是这种寸板形式,借此表现出对当时的落后现象感到泄气和遗憾。

“寸板”和表现“包袱”时的“寸劲儿”和“寸一下”含意相同,上例中的寸板,就能把包袱“寸”出来(意指演员先停顿一下语气,先制造出气氛再说答案)。

板式技巧:
其实“抢板”和“寸板”并非有固定的音节与时值对应的关系,从表现情绪、气氛来看主要是自然板式,端看演员的口吻和语气的自然表达;与刻意被改动过的“变唱板式”没有什么关联。也因此和前六种板式比较起来,在节奏上的属性较不鲜明。不过有了这些板式,便能处理好每句唱词的节奏。

数来宝和其他韵诵类曲种相比,唱起来特别的节奏顺畅,那是因为通篇作品中以正格节奏处理的唱句还是占了主要份量;而变唱节奏多运用在使假变格句子靠拢正格节奏之处,刻意处理成变唱节奏的为数不多,在整个唱段中仅属于陪衬的位置。

﹙本文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基本的节奏是两字一拍,跟“赶板”相反的是,“抻板”将某些需要强调的字,演唱出长于一字半拍的时值,犹如把字音伸长一样,故称作“抻板”。
    “让板”是一种典型的“变唱板式”,使原句脱离了正格句式,带来了“变唱节奏”。此种板式擅于表现激昂情绪,但为了保持数来宝节奏的顺畅,它在整篇唱词中不能占有主要份量。
    “掏板”是一种起唱形式,也是起于后半拍的一种板式,但它不同于闪板和让板的是,它必须要在后半拍的时值里,一下子掏出两个字来,故称“掏板”。并且无论句头、句腰或句尾,只要符合口语自然节奏,都可起于“掏板”。
  • 为了使数来宝演唱在节奏上呈现出丰富多变的景象,所有字与时值(搭配的拍数长短)的关系,还有句子的起唱入板、在节奏上的各种变化,都是通过打板的“板式”来表现的。下边,我们归纳了八种板式:“顶板”、“闪板”、“赶板”、“抻板”、“让板”、“掏板”、“抢板”、“寸板”等,一一加以说明。
  • 所谓“开头板”即为演唱的前奏,并没有固定的套子,但演员需要打出精彩的点子来,好为整个演唱起到静场的作用,是以这样的头板必须打得精、打得好,却又不宜打得太长、太花,以免喧宾夺主。
    头板的花式很多,各家打法不同,甚至在手指、手腕、握法、使力等等不同方式的巧妙运用下也能令七块板发出诸如:“工”、“嘎”、“啪”、“噫”、“呱”、“吐”、“呔”、“呗”、“嘀”、“哒”…等等丰富的声音。
  • 竹板制成了,演出者又该如何持打呢?
    比较小块的节子板一般持于左手,并将食指位于第四、五扇之间,与中指一起夹住第五扇,其余四扇则拢在虎口里,拇指虚放在第一扇上端。紧接着运用手腕转动的力量,将节子板先向下打,使四、五扇下端相撞,以发出音响。之后便依照下上、下上、下上的手腕方向操纵节奏。
  • 数来宝与快版之间有不少共同之处,在过去的时代,一般人见到一篇数来宝唱词,多能把它有节奏的唱下来,可见这种曲艺形式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
    大家知道数来宝是借鉴、吸取了山东快书中的优长,从而发展起来的,是以竹板的运用,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曲艺演员向来需要掌握并运用某种乐器,来为自己的演唱做伴奏,这是曲艺形式共有的特点之ㄧ,数来宝当然也不例外。
  • 数来宝的语言,除了格律严整的唱词,还有一定数量的“白口”。本来“白口”是不受格律约束的,可是由于它出现在格律化的语言中间,未免造成唱词上的误会,数来宝“白口”的音节组织,要跟唱词的正格句式,严格的区别开来。
  • (大纪元记者林梅英台湾台北采访报导)国际扶轮社于昨天(17日) 至台北市力行国小进行“流感防疫小尖兵岁末关怀”活动,旨在帮力行国小学生提升防疫知能及安全防护。活动中,除了接受捐赠、致赠感谢状,以及有奖征答外,还有说唱艺术社小朋友的表演。力行国小校长表示,希望小朋友对流感有深刻的认识,能成为学校与社区的防疫小尖兵。
  • 数来宝的韵辙频繁的转换,在听众的听觉上不会造成固定的韵感,如果引用某一道辙的唱词过多,时间过长后再来转换韵辙,反而会使听众在韵感上适应不了,并且感到突然。所以要注意在作品中及时转换韵辙,尽量不要让听众形成固定的韵感。
  • 数来宝对韵句的格律跟一般韵诵体的曲种不同,一般的韵诵体遵守“一辙到底、上不论、下合辙”的韵律格式,对声调的要求并不十分严格。
    写作数来宝也是一样;在结构每一个对韵句组的同时,也经常先把那些符合格律要求并且表意准确的单句,作为不可变的主句确定下来,然后再根据格律上辙、声的要求,去选择副句。更要进一步的前后推敲,才能完成最后的对韵句组,使语句达到了表意形象、生动,和格律严整,节奏顺畅,韵感谐和的要求。
  • 小辙的运用则是完全依据人们的口语习惯,一旦违背了口语习惯,把原本不该加“儿”化音的字,硬要当作小字眼儿来用,就会使人感到牵强、别扭。同样,如果有些非用小字眼儿的词语,为了凑合韵辙而不加“儿”化音,也会失去口语化的特色,甚至有的会直接影响表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