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翡翠:走出孤独

—思想的历程

翡翠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25日讯】自有记忆开始,便有一种孤独感与生俱来,似乎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而被那个本来属于自己的世界所抛弃,那个世界,金碧辉煌,祥云袅袅。而现在,身边的一切,从物质到精神,一切都那么荒凉,只有闭上眼睛时,似乎依然能感受到那个曾经生活过的世界的繁荣与温馨,而我,为什么来到了这里?面对着每天面对的一切,我却常常觉的那样陌生。一次生病去医院,我躺在病床上听着医生和母亲的对话,突然很不耐烦,不知哪来的勇气,我对妈妈说,不治了,不治了,我们回家,回家就好了。妈妈抱着我,我一直喃喃的说“回家、回家……”,妈妈晃晃我说:“你睁开眼睛看看,到家了,是在家里啊!”我打量一下,姐姐在铺床,可我又觉的,这不是家里,在家里,我怎么会感觉到病痛呢?我闭上眼睛继续不停的小声嘟囔着要回家,好像只有闭着眼睛感受到的那个家,才是我真正的家,那个家美好快乐,不会有病痛与离别。那种对回家的渴望我后来终于明白是因为什么。

读书是令人快乐的,但上学,就不是那么愉快了。入学的新鲜劲儿还没有过去,一种屈辱感已经占据了我的心头。上学的第一课,老师就教导我们要感谢“党”,是它给了我们上学的机会,可是我的小伙伴,家里穷的连学费都交不起,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我们来上学,他们该“感谢”谁呢?各个国家的孩子都在上学,他们又该感谢谁呢?音乐课上,那个《唱支山歌给党听》的歌,让一个孩子的尊严受到严重的伤害。 即便是让我盼望的语文课,也常常被异化成文学式的政治课,那时虽不懂学术自由独立之精神,但着实厌恶那种媚俗。洗脑式的政治课,哪里是教育分明是愚民。在历史课上,一边指责国民党不抗日,一边指责国民党在正面战场上节节败退?——不抵抗怎么会打败仗呢?——胜败乃兵家常事啊! 历史课不过是以历史的名义出现的政治课。写到所谓的“解放战争”时,以一种“胜利”之后的狂喜宣扬“消灭”了多少“国民党”部队,我对比了一下数字,发现 “解放战争”死难的人数竟然超过了抗日战争时消灭的日本军。几年以后我看到一篇关于美国内战的文章,一次一个军官向林肯报告说,我们消灭了多少敌人。林肯沉痛的说,不,我们又牺牲了多少同胞!同样是内战,党性与人性之差异如云泥。我不得不在这种体制下接受“教育”,但是这种疯狂的洗脑式的“教育”对我却无异于精神的折磨,我应付着一场又一场的考试,精神却游离在这个教育体制之外。

在一次重要的考试结束后,看着排名,我又一次感到繁华落尽后的寂寞:在得到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失去,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拥有?我也深深的怀疑,我们学的都是别人过滤给我们的而不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用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光来攻读的东西,如果有一天我发现这些都是错的,都是谎言,谁能为我负责?谁又能负责的了?那又该是怎样的悲哀?

简单的化学告诉我,原子、中子这些微观世界的物质是有自身的运动规律的。天体星宿也是有运行规律的,我们,人,难道就是无序的吗?我们是不是在冥冥之中也按照一种既定的轨道在走而我们自己却没有发现?如果糊里糊涂的沿着轨道走完一生却不自查,那这一生岂不是白白走过?宗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们了解宗教的教义之后,在有神论和无神论之间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而是简单粗暴的让我们跟着批判宗教?我如何去批判一种自己并不了解的东西?

在精神上,我是孤独的,但我知道,我不像那些人以为的离经叛道,恰恰相反,我不过是固守着我天性中真纯的东西而已。

大学时,身边的同学纷纷入党,在这个政治第一的国度里,所谓的思想比能力更重要,但是,时间的流水洗刷不掉血色的记忆,我只能以不入党的形式来表达我对六四中死难的学生和市民的怀念与敬意,如果仅仅因为我不是一个党员就不能留在这个文化中心城市,那我宁可不留。我行走在图书馆与教室之间,远离入党的喧嚣,静静体味这份带给我宁静的孤独。大学的时我很彷徨,学业、事业、爱情、亲情,所有曾经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东西,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冥冥之中有种期待,期待有什么东西的出现让我的生活发生质的改变,一直在找,一直在等,直到我看到开启我生命之华光的天地之间第一圣章。

自从得法修炼,精神的家园花果丰盈,暗香弥漫,仿佛一朵七色花从天而降,那一刻,期待成真,梦想成真,所有对人生的困惑,所有对宇宙的不解,在那一刻都豁然开朗。我终于知道了自己苦苦寻觅的是什么,那就是——永恒。我知道了我是谁,生命从哪里来,又向何处去。我也明白了,似乎与生俱来的那么强烈的兼善天下的愿望原来是来自那个亘古久远的贞洁誓约。我觉的自己不再是那个在天地之间孤独行走的孩子,在浩瀚的大穹中,有一双温暖的手始终拉着我在走。

1999年之后,在所谓的谈话中,我对来作我的“思想工作”人说, “思想问题”是不存在的,每个人都有思想和信仰的自由,所谓的“思想汇报”就是对人的思想控制和精神折磨。人,都能站在现在看历史,但很少有人能站在将来看现在。当历史翻过这一页,你们扪心自问,敢说俯仰无愧吗?

十年风雨飘摇的日子已经走过,大穹深处有我的足迹。与生俱来的孤独感渐行渐远,灵魂深处的归属感越来越真切,在狂风、暴雨过后,黄花更艳,枝叶葳蕤,而我,已分不清哪一朵是我!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8-25 12: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