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志森﹕既恐惧死人 更害怕生人

吴志森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1月12日讯】华叔走了,学运领袖王丹和吾尔开希希望来港,在华叔灵前鞠躬致祭。这本来只是一个非常卑微的要求,从人情法理上绝对说得过去。但特区官员态度胧缩,缺乏承担,令一件本来简单不过的事,变成一个愈滚愈大、悬而未决的政治炸弹。

政治任命的问责局长李少光,完全缺政治智慧,华叔大去后几小时,被记者问到,竟然这样回应:“哀悼司徒华不一定要来香港,香港有独立的入境政策和制度。”这番不近人情近乎冷血的官话,理所当然被舆论狂轰。李少光回应的前半段固然违反伦理常识,后半段更是自相矛盾,既然香港有独立的入境政策,即是可以不用看阿爷脸色,为何到今天,还是支支吾吾,未能决定?

王丹以“三不”自我设限:不公开活动,不接受访问,不开新闻发布会,其姿态之低,已经近乎“乞求”。后来还加上第“四不”:不过夜,致祭完毕,马上离开香港,其姿态,已比“乞求”更低一层了。

民运领袖来港 不是没有先例

华叔担任支联会主席21年,亲身指挥“黄雀行动”,拯救了不少民运人士脱离险境,为中国民主运动奋斗到最后一口气。王丹希望来香港,只是希望送这位前辈最后一程,何罪之有?

民运领袖来香港没有先例吗?绝对不是,回归后,柴玲来过访友,吾尔开希来过致祭梅艳芳,李录更可陪巴菲特、盖茨访问大陆……值得注意的是,他们都在六四后被营救逃离大陆,严格来说仍是“通缉犯”,仍有“待罪之身”。

而王丹,先后两次被捕入狱,其后“保外就医”,流亡美国,学有所成,再到台湾教书。即使王丹当年在头号通缉名单,但牢已坐完,保外就医监外执行,亦已刑满。退一万步来说,即使王丹真的犯了国法,但已经接受处分。人们不禁要问,为何仍是“待罪之身”的柴玲、吾尔开希、李录可以来香港入大陆,但早已刑满出狱的王丹,理论上已回复自由,三番四次申请来香港都被拒绝,要求来香港在华叔灵前鞠躬,都要百般阻挠?

靠面子统治的政权 能大国崛起吗?

“中国良心”报告文学家刘宾雁流亡美国,死后5年骨灰归葬故土。“长眠于此的这个中国人,曾做了他应该做的事,说了他自己应该说的话。”生前遗愿要写在墓志铭的一番肺腑之言,也被当局禁止,墓碑上仍留□空白。一个虚怯的政权,对死人的恐惧,比对生人更甚。阻挠王丹、吾尔开希来港致祭华叔,难道是既恐惧死人,更害怕生人?

有人说,王丹公开提出三不、四不,是公开叫价,太高调,太不给阿爷面子,坏了大事。一介书生,没权没钱没武器,献朵白菊,深情致哀,能损你7000万党员几百万解放军的钢铁长城一根毫毛吗?一个靠面子统治的政权,能大国崛起吗?

──转自《明报》

评论
2011-01-12 1: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