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天笑:“埃及革命”对中国的启示

李天笑

星期三,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的支持者有组织的骑骆驼冲进开罗市中心广场。(Chris Hondros/Getty Images)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02月04日讯】埃及局势注定让今年中国人的新年不会寂寞。2月1日(周二)埃及全国爆发了百万人示威(开罗25万)。无数中国网民关注着埃及反独裁示威的起伏动荡。

埃及开罗解放广场弥漫着20多年前的天安门广场上与独裁者抗争的热烈气氛。广场上人头攥动,欢呼、打鼓、野餐。示威者安营扎寨,准备长期作战。市民为示威者送食物和水。年青人在路口设置安全检查站,维持秩序,护送外国记者。

穆巴拉克现在是能拖则拖,能赖则赖,同时拉拢军队,寻找暴力镇压的机会。穆先是换上了有军队背景的副总统和内阁成员,同时让其子出走(明示其子不会继位),稳住军队。然后撤下沾有民众鲜血的警察部队,一方面缓和局势,另一方面让全国陷入无政府状态,甚至放出大量罪犯打砸抢,营造国家没有他 就会天下大乱的假象。“百万人示威”后,穆答应不参加9月大选,但拒绝下台,同时组织其支持者到解放广场冲击示威者,加剧动乱,制造镇压借口。所以一些西方记者认为,穆巴拉克可能会因恋权而像89年64屠杀那样大开杀戒。

从总的局势看,尽管会有一些起伏,但穆巴拉克下台已是大势所趋。埃及起义的党派色彩不明显,但目标却很明确:第一是穆巴拉克和他的政权必须退位;第二是成立过渡政府,并成立委员会拟定新宪法,筹备民主选举;第三是解散现执政党占多数的国会。穆不下台,示威就一直继续下去。连穆新任命的副总统和国防部长都劝穆“移交权力”,可见穆在劫难逃。

埃及在这次人民起义之前,表面上经济GDP在增长,也有多党竞选的总统制,为什么 “维稳”一夜倾覆,独裁转眼崩溃?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只是外在的导火索,真正的原因在埃及本身。这对中国有重大启示。

首先,人民不要独裁专制。埃及徒有表面的多党竞选制,如总统是由人民议会提名,公民投票选出;同时人民议会是最高立法机关,议员由普选产 生,等等。但穆巴拉克自当政起,30年一直实施紧急状态令,压制大规模的反对党的产生,操纵选举,抓捕有竞争力的候选人,连任5届总统。穆甚至设立特别法庭判处反对其传位给儿子的学者重刑。

国家政治权力长时间被独断,再加上贫富悬殊,腐败盛行,伴随通货膨胀率(20%以上 )和失业率(9%以上;年轻人50%以上)居高不下,民众势必对当权者失去信任,要求穆巴拉克下台。

中共统治的独裁专制程度远远超过埃及,连表面的多党竞选制和普选制都没有, 更谈不上各种实质性的基本人权。被吹嘘的玄乎其玄的村级选举根本与国家权力无关,只是村民自治形式。而中共的腐败、对民众的镇压和社会贫富差距却甚于埃及 千百倍。每年几十万起民众群体抗暴事件、各种自焚和杀警事件,加上民众对高房价、高物价、低收入等愤怒,早已使民众对中共独裁专制怨声载道。实际上,小型 的、地区性的 “埃及革命”已在频繁发生。

至于中国尚未发生全国性的“埃及革命”,一是由于中共暴政的空前残酷,通过司法系统和基层官匪结合黑社会化对民众的残害和控制,其程度远远超过埃及。

二是中共封锁、控制和歪曲信息的手段和严密性让埃及望尘莫及。在埃及Facebook和 Twitter等社交网络工具一开始发挥重要作用,几天后才被封杀。而在中国,Facebook和Twitter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中共利用媒体、文艺形式等对民众的洗脑也是埃及瞠乎其后的。

三是中共把抗议区域化、官员个人化,使民众怒火局限于一个镇、一个县、一个省、或个别官员,不延烧到中央,转移对整体中共的威胁。同时由于中国幅员辽阔,中共能够从各个地方调集它的镇压力量,平息局部地区出现的反抗。

但这些压制手法同时也在积累反抗力量。一旦各种间隔被突破,新帐老帐一起算。也就是说,中共的高压手段正在把自己逼到类似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遭到严惩的地步。

其次,军队在重大事件中起成败攸关的决定性作用。穆巴拉克并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但埃及军队至今为止的中立态度是避免流血的关键原因。埃及军队虽在开罗部署重兵,但至今并未干预示威行动,并声明“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对埃及人民动用武力,”鼓舞了百万人的大示威。

埃及军队的宽容态度取决于几点:一是没有被完全封闭,如可以看报纸了解情况;二是不存在像中国一样的指挥枪的中央军委和层层的党的政治领导;三是由于不存在中共这样的太皇上党,人民的利益才是真正至高无上的,所以能独立于穆巴拉克发表声明。

今天中国的军队可能并不是人们想像的那么忠于党。21年前64屠杀时也有军人出于良知和了解真相而违命、抗命的,如38军军长和其它部队的官兵。今天的中国军人更是今非昔比。

中国军人看到埃及军人的举动当然会受到震动。更主要的是,《九评共产党》的传播和“退党、退团和退队”“三退”大潮已经深入到军队,中共 军心动摇。有的高层军官用真名退党(因安全考量用化名处理);有的专业军官集体退党;还有的地方驻军正义之士号召不服从中共命令,并要求海外配合,在关 键时用政变解体中共。而且,今天中共高层对军队的控制能力相对毛邓时代已弱许多。另外,许多军官都能通过互联网等各种方式得到真实消息。因此,在中共遇到 上下合击时,军队的违命、哗变、起义等都是可能的。昨天苏联军队在苏共解体中的表现就将是今天中国军队在中共解体中的表现。

其它启示还有许多。如穆巴拉克用各种栽赃方式寻找镇压借口。这也一直是中共在历次运动和镇压中惯用的手段,将来也会用。又如这次“埃及革命”完全是人民从内部出于对独裁不满和权利意识觉醒而发动的,与外国因素无关。这也就是说,如果哪一天中共突然垮台了,那一定是其作恶多端、多行不义导致民众和军队反抗所至,与所谓境外势力无关。 ◇

评论
2011-02-04 9: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