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愿:“中国模式”的缩影

【大纪元2013年02月28日讯】

我看着满目创痍的繁华
感到痛彻心肺的惆怅
听着心在爆裂的巨响
陷入深不见底的悲伤

——题记

读罢2月21日《中国青年报》上题为《村民反映铝业巨头污染地下水 只能喝邻县自来水》的通讯,我想许多对中国环境污染的严重程度有所了解的人仍会感到震惊。这不就是慢性自杀式的所谓“中国模式”的生动缩影吗?!

10多年前,这篇通讯报导的茌平县还是山东省内的一个“欠发达”县,但随后的10多年间却迅速实现了经济翻身。2002年,该县全国排名527位,2009年已上升到第98位,2011年进一步升至第91位,成为鲁西为数不多的“全国百强县”之一,被誉为鲁西平原上的一座明星县城。

然而,与茌平县经济腾飞相伴随的,却是日趋严重的地下水的污染,以及随之而来的当地居民的癌症、肾病高发。如今,在这个桂冠加身的县城周围,已有数十个村庄的地下水遭遇严重污染,人不能喝,牲畜也不喜欢喝,甚至连庄稼也不能浇,这是怎样的生活?成为缺“血”的村庄。记者走访附近的陈匠村、付楼村、北五里村、齐庄村等数个村庄,村民无一例外地表示,地下水遭遇污染。

过去,一口井可以解决一村人的吃水问题。现在,这种景象在茌平县已不复存在。该县干韩村众多村民向记者证实,家里10多米深的自备井水,打上来后明显发黄,放上半天后,能在水面上看到一层薄薄的油花,有时还有些泡沫,根本不能喝。不光人不能喝,家禽和庄稼也不能喝。牛羊喝了地下水都不生育,庄稼用井水浇,不死也得减产。

喝了被污染的地下水,村民患病的愈来愈多。该县小刁庄的乌大娘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我们村不大,癌症死了好几个,现在还有一个44岁得癌症的,让人揪心”。一谈到患病的话题,当地村民就嚷嚷开了。人群中,一名之前不太说话的妇女大声告诉记者,“去聊城、济南看病的,俺们茌平的最多。”经询问得知,她家里有一名肾病患者,看病时,有医生会问:“怎么又是你们茌平的?”当地人还告诉记者,人患病,庄稼也不健康。过去,一亩地能收1300多斤玉米,现在产量好的也就是八九百斤,有的只能收四五百斤,“玉米秆也长不起来,差不多矮一半”。

那么污染来自哪里呢?来自当地经济腾飞的主要推手信发集团。自从这家企业2005年上马氧化铝专案后,利税连年翻番,快速成长为全国“500强”、山东省“百强”企业、全国工业重点行业效益“十佳”企业、聊城市“百亿产业”之首。目前,该集团电解铝规模世界第一,氧化铝产量国内第一。

据业内人士介绍,铝行业是一个典型的高污染行业,铝粉提炼氧化铝后,就会产生大量的赤泥等废渣废水,一旦进入地下水系将会使水体pH值升高,影响水中化合物的毒性。而赤泥中所含的氟化物、铝等物质,还会造成更严重的水污染。人们长期摄取这些物质,会影响身体健康。2010年10月,匈牙利一家氧化铝厂的赤泥堆决堤,赤泥废水流入多瑙河,引发欧洲多个国家恐慌。因此,对于赤泥一般都要做防渗透处理,防止它浸出液进入地下水系统。

然而,信发集团虽有自己的污水处理厂,但“更像个摆设,做给外面看的”,大量的赤泥等废渣废水都通过在当地开掘的大坑群和深井群排入地下了。2月19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大坑现场。五六个大坑高出地面10多米,坑里分布着颜色深浅不一的红色废水。一条条铁管从厂区通往大坑,有些管道正源源不断地排出红色废水。大坑群被五六个村庄包围,最近的村庄距离大坑仅百十米,中间间隔着庄稼地。大坑的东南角紧挨着信发集团所属企业,一派工业化的景象。大坑群周边村民告诉记者,赤泥水毒性很强,它流到哪儿,庄稼基本就死到哪儿。

尽管当地村民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过信发集团造成的严重污染,但污染却没有停止的迹象。“你不知道信发集团的能量有多大,俺们平头百姓,能让企业不生产?”村民们还反问记者,“各级领导来茌平视察,基本都要去信发集团,难道有关部门不知道企业污染的事?领导们都管不住,我们能干啥?”

“上面天天考核GDP,地方要发展,不可能关停企业,污染也就在所难免。”当地官员的这句话可谓切中了茌平县环境污染多年得不到有效治理,并且日趋严重的要害。2011年,在第八届中国中小城市科学发展高峰论坛上,茌平县委原主要领导在介绍茌平经济发展经验时曾表示,“工业上,以打造‘东方铝城’为重点,带动整个工业经济发展。大力膨胀发展电解铝产业,延伸发展氧化铝、碳素、铝的深加工。”在茌平,信发集团解决了最大的就业,提供了最大的财源,当地政府已将经济发展与信发集团捆在了一起。“信发排污,茌平县环保局根本管不着,县长也不一定能管得着。”当地计程车师傅告诉记者。

近10多年中发生在茌平县的“故事”,其实是一个带有普遍性的“中国故事”。它以惨烈生动的“情节”表明:所谓经济高增长的“中国模式”,即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直奉行的GDP主义主导下的经济增长方式,尽管创造了一连串夺人眼球的经济增长资料,但这种增长却明显是以环境日甚一日的污染,国民健康日甚一日的损害为惨重代价的,是一种典型的“无发展的增长”,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慢性自杀式的增长”!

分享到 Facebook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02-27 15:57:47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2/28/n3810850.htm
标签:tags: 水污染,
信发集团,
中国模式,
,
,
洪愿,
,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