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旧金山湾区评论

王骏:美国的“花粉”与“政治花粉”

王骏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4年03月18日讯】今年的春天,相对来说来的特别早。加州干旱的天气,已经让树草万物早早的苏醒。家中的葡萄藤早在三月初就发出了绿芽,漫山遍野的各种花,也开始吐露芬芳。每到这个时节,花粉漫天飘舞,我们一些移民过来的华人,也就将开始新一轮的“打喷嚏、流鼻涕、鼻塞、眼睛发痒流泪”的花粉症。得过花粉症的朋友自然知道那个讨厌的不是病的病的烦人;没有得过的也许会在几年之内得上,当然最好不会得。

其实,笔者也曾是一个严重的花粉症人。那种打喷嚏连续十几个不停、打完后没有力气的感觉是非常难受的;而且,弄不好,一年四季都会过敏,睡不好觉。这种玩意又没有太好的办法可治,西医的药吃了会好一些,但是那就像鸦片一样,药性只管一段时间。最糟糕的是,吃了药就会头晕,整天郁郁沈沈。所以,大家真的要体谅这些朋友的难处。

倒是有一个办法。笔者得病最凶的时候,只要一回去中国,只要踏上那里的土地,就会症状全消!几次下来,不管医生和科学怎么说法,笔者还是觉得那玩意就是一种我们中国人说的“水土不服”。

所谓“水土不服”,就是一个人初到一个地方,由于自然环境、生活习惯等的改变,暂时不能适应而出现的身体反应。飘在空气中的花粉、草粉、泥土都可以让我们身体有所反应。其实,在社会和理念上、特别是在维护自己政治权益方面,也都一样。

最近,加州出现的“恢复平权法”的SCA-5法案,一说是针对华人学子在公立大学入取率高于其他族裔而设的。华人们看不上的法案发起人爱德‧赫南德斯属于美国洛杉矶地区24区,那是蒙特利公园市(Monterey Park)和附近的地区,在那里华人大量集聚,几乎是城市人口的一半,远远超过西裔。但是,大家知道吗,那里华人的投票率非常的低,去年好像只有2%!

这里没有要指责的意思,只是说,也许我们平时没有所谓“参与政治”的习惯和意识,或者来的地方根本不让我们有参与政治的权利,使得大家在这些方面变得淡漠。有些朋友甚至在观念上认同了一种说法:即“参与政治”是不可以的、或者是政治本来就应该被一部分人去垄断,外人的过问是一种干涉,云云。反正先天就把自己排斥在外。但是,这样的后果是,就算我们已经是人口大多数,如果没有政治意识和参与,在民主的美国也只能是政治上的矮人。

在SCA-5法案的政治征战中,现在的焦点是华裔民主党议员的票投向何方?大家恨不得所有的华裔议员能够投反对票来阻挡这个法案。但是,公平的讲,有些华裔议员的顾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个人的政治力量不足以自己立足。如果不跟着民主党走就对于在政治上的自杀。当然,在这个SCA-5法案关键点上,大家一定要给这些华裔议员鼓励和打气。但是今后,他们的政治生涯,也需要广大华裔朋友的鼎立支持。在美华人的在政治上的观念与习惯,一定要有一个根本上的转变。只有大家都在政治上敏感参与了,才会让这些议员感到有真正的政治实力。

对于让人过敏的的“花粉症”,药师开出的其中一个药方是避免“花粉”这个过敏原。但是在美国的政治上,这与人体的花粉症完全相反:在这块土地上,你“政治花粉”吃的越多越给力!如果你在政治上越活跃,参与的越多,人家就越买你的账;这就叫美利坚。◇

(责任编辑:王曦)

评论
2014-03-18 12: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