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江西红会器官捐献官员贪腐的背后

人气: 22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4日讯】据江西省南昌市检察院通报,11月8号,江西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副主任谢显慈,因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谢显慈官位副处级,属于“苍蝇”级别的小贪官,但是,因“人体器官”敏感,这条消息格外引人注目。

谢显慈主管全省人体器官捐献工作。推器官捐献,现在不受中国人欢迎。在国内这个职业按目前行情看,不吃香,因为总不会有人为了捐献自己或亲属的器官去向他讨好行贿。相反,他要求人。如果宣传动员捐献器官,想“劝捐”成功,要陪笑脸、说好话,颇费心思。这一阶段,没什么“油水”可捞。但是一旦有器官捐献之后,就有器官流向的问题,谁能分配到?行贿攻关随之衍生。因为中国没有公开透明的正规器官捐献系统,暗箱操作便给了贪官可乘之机,就可能有受贿的问题。

谢显慈是否借职务之便受贿和具体怎样受贿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从江西省人体器官捐献和器官移植的实情,或许能看出端倪。

“人体器官”之所以敏感,是因为在中国发生了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虽然江西还算不上“活摘器官”的重灾区,但近几年,随着热炒人体器官捐献,江西“活摘器官”的罪恶不断浮出水面。

江西省到底有没有捐献器官?是否还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对此,移植医生往往是知情者。

2016年5月4日,江西省人民医院移植科医生对海外《追查国际》调查员抱怨:今年就做了两例肾移植,“因为现在都靠别人捐献,别人不捐献的话你总是做不了。”

2016年5月13,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移植病房医生也同样抱怨:肝移植今年还没做一例,去年做了很多。“以前不一样,以前有司法这块,现在都遗体捐献”。医生并不否认“司法这块”里有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2016年11月22日,再给这两家医院移植科打电话,对方一听说想做肝肾移植,都表现了极大兴趣,表白他们肝肾移植都能做,一直在做。江西省人民医院:肾移植做了不少。

这两家医院的情况至少表明:一,江西移植医院,在2015年没按规定停用“死囚器官”,全年仍在大量使用,“做了很多”。二,江西没有捐献器官。因“司法这块”器官“断顿”,致使上半年器官移植几乎停业。三,现在,医生护士都招揽生意,是否又有了“司法这块”器官,可以重操旧业了?

与门可罗雀的上述两家医院相比,南昌普瑞眼科医院并没受什么影响,角膜移植照样火爆。2016年元月6日,医生周文天对调查员说:我们做的很多,一般每月做十来例,去年做了一、二百例。今年元月5日前刚做了4例。供体有本地的,由自己切取,也有从外地买的。

值班员进一步解释:眼角膜供体主要来源于普瑞眼科医院连锁集团。有人需要,提前登记,若有合适角膜源,会通知去取。当然不知道供体是哪里来的,更不清楚是谁的。只要拿回无损的、能用就行。

从公开资料显示,提供新鲜眼角膜的普瑞眼科医院连锁集团,成立于2005年目前已在北京、上海、重庆、成都、昆明、郑州、南昌、乌鲁木齐、哈尔滨、济南等地投资创办了普瑞眼科医院,并有西安等多家医院正在筹备之中。普瑞眼科集团老板一定是寻到了什么商机,尝到了大甜头,所以十年来不断扩建眼科连锁医疗机构。

集团成立的2005年,正是中共活摘最疯狂的年月。各医院都热衷于肝肾大器官移植,眼角膜甚至无人问津,显得特别充足富裕。以连锁集团,在各地开展角膜移植,形成产业化,规模化,照样带来了暴利。于是,各直辖市、省会出现了南昌普瑞这样的眼科医院。纳入集团后,因为有了器官供体,各家医院移植数量大幅蹿升。南昌普瑞的周文天医生,几年前就已做了5000例角膜移植,而那时医院连角膜移植的资质都没有。

普瑞眼科医院连锁集团自成器官调配系统,供体的来源是另一个更大的器官调配系统,眼角膜只是其中一部分。医生称的“司法器官”都走这样的内部渠道,和中国官方的捐献系统没有一点关系。因捐不到器官,中国捐献系统运作不起来。而真正运作器官的是那些内部N条大小调配系统。

江西器官捐献与移植透露出的活摘真相,是导致江西红会官员谢显慈贪腐的原因吗?谢是管理器官捐献的,本来贪腐机会不多,但如果“一切向钱看”,利用器官牟取利益,就可能大发死人财。如果再利令智昏,参与活摘器官,那就是图财害命。尤其大陆十几年来发生数量巨大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成了中国器官移植的最主要来源,江西红会官员也很难不涉及其中。其实,利用江西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名义,炒作器官捐献,谎报捐献器官数字,掩盖活摘器官真相,就已经犯下活摘器官同谋罪。这样的人不论以什么名义被治罪,都是罪有应得。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11-24 4: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