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聂树斌无罪 冤案背后两高官应被追责

人气: 172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02日讯】12月2日,令人瞩目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有了最终的结果: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听到判决,聂树斌的父亲和姐姐失声痛哭,所有观之者亦是泪水在眼眶中打转。21年了,聂树斌含冤而死已经21年了。正义等的实在是太久太久了!

毋庸置疑的是,姗姗来迟的正义背后是中共官场的黑暗,看看最高院给出的判决的主要理由就可以明白,在聂树斌案中,有多少人参与了这一骇人听闻的罪恶。判决书称:综观全案,缺乏能够锁定原审被告人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聂树斌作案时间不能确认,作案工具花上衣来源不能确认,被害人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不能确认;聂树斌被抓获之后前5天讯问笔录缺失,案发之后前50天内多名重要证人询问笔录缺失,重要原始书证考勤表缺失;聂树斌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合法性存疑,有罪供述与在卷其他证据供证一致的真实性、可靠性存疑,是否另有他人作案存疑;原判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锁链,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也没有达到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凿的定罪要求。

是谁在聂树斌案作案时间不具备、笔录缺失、供述存疑等情况下,依然将其处死?无疑,聂树斌案背后的推手必须被追责。

首个应该被追责的就是下令速判聂树斌死刑的时任河北省委副书记、后任国家安全部部长的许永跃。据大陆媒体今年6月披露,1995年,聂树斌案“4月20日省高院立案,22号提审他,25号就出了判决书,26号出了死刑命令,27号就杀了”,如此快速,是因为“有省领导批示快杀”。

另据去年外媒体援引山东省法院系统的知情人士称:“聂树斌案可以说是许永跃一手造成的。他当时刚任河北省委副书记不久,急于出政绩,未调查清楚即批示对聂案从重从快。结果,聂树斌从刑拘到枪毙不到7个月,而哪个死刑案不是两三年才有终审结果?”

显然,陆媒披露的“省领导”正是许永跃。彼时的他刚刚升任河北省委副书记,并兼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而此前他在十年间一直担任中共某元老的秘书、办公室负责人,1988年还兼任中顾委副秘书长。这一职位,使他成为1989年“六四”前夕突然被上调进京的江泽民的接机人。

当时江不知上调的真实意图,心烦意乱,是许在机场为江吃了定心丸。为了报答许永跃,江泽民在邓小平离世并掌握大权后,在1998年将其提拔为国安部部长。1999年后,许秉承江和曾庆红的旨意,将国安部变成了江、曾监视打压政治异己的有效武器,尤其在海外为延伸江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不遗余力。去年落马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就曾是其得力助手。

一个问题是,许永跃为何要如此快速杀掉聂树斌?为了出政绩?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早前的报导称,枪决聂树斌是为了将其器官移植给中共某外交系统高官。如果这个情况属实,那么能给许永跃下命令或要求其“帮忙”的应来自北京高层。而这个高层应该既与那个外交系统高官有关,又与许永跃交情不错。尽管现在这个人物没有浮出水面,但真相总有大白的那一天。

伴随着制造聂树斌冤案的许永跃的高升,河北高院在真凶落网后选择了视而不见,而继续掩盖冤情的正是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现已落马的张越。有消息称,张越曾在邯郸连住三天,并亲自指挥“真凶”翻供,让聂树斌继续背黑锅。

要知道,这个张越不仅与许永跃、马建有非常深厚的私人关系,而且还攀附上了周永康,并与背景神秘的盘古公司的郭文贵交情不错。张越能从北京市公安局调到河北,据说许永跃起了关键作用。这就可以解释为何张越不能让聂树斌案翻案,为何最高院要异地审理。

如今,张越已经落马,而许永跃2007年因陷入“公共情妇门”被胡锦涛提前撤换,2008年任中共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在其马仔马建被抓后,据说许永跃也被限制了活动范围,不允许出京。今日聂树斌的昭雪,或许正昭示着许永跃被追责的日子也在迫近。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12-02 1: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