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埠无牌摊贩占道摆摊 屡劝不改 被5分局和环卫局执法

百箱果蔬遭销毁 纽约华埠摊主欲哭无泪

人气: 3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2月3日,在华埠东百老汇夹爱治烈街转角处,市警五分局和纽约市环卫局(DSNY)将露天摆放的一箱箱果蔬货品扔到环卫局的垃圾车上销毁,不过,执法行动只针对摊主乌拉的蔬果摊,至于其它持牌蔬果摊则不受影响,继续做生意。警方表示,摊主已经被警告多次,屡劝不改。

乌拉(Muhammad Ullah)昨日手上拿着厚厚一叠送货单,无奈的告诉记者,他在东百老汇“美皇福州口味大肉包”店旁边的雨棚下卖蔬果,也仅仅两个月的时间,上周三上午11点多,警察来查他的身份证,跟着呼叫环卫局驱车前来,拉起封锁线围住蔬果摊,将一箱箱橘子、香蕉、花椰菜等货品扔到垃圾车里销毁,他被扫荡的蔬果约有126箱,价值约8,300元。

乌拉手上拿着厚厚一叠送货单,无奈的说,他被扫荡的蔬果约有126箱,价值约8,300元。 (蔡溶/大纪元)
乌拉手上拿着厚厚一叠送货单,无奈的说,他被扫荡的蔬果约有126箱,价值约8,300元。 (蔡溶/大纪元)

执法行动期间,有人用手机录像并上传到微信群。画面中,环卫局的工人把占据人行道的水果一箱箱扔进了垃圾车,远处是2名警察和一名身着绿色制服的卫生局官员,围观的人群被隔离带拦在外围,用福州话议论纷纷。

记者昨日在“美皇福州口味大肉包”采访时,不少人都说“看过那段录像”,一名正在购买包子的林小姐说,“很多人围观,一直看到最后车子开走,心疼死了,街上还有很多人没东西吃,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把好好的食物扔垃圾桶?很不道德。” 其他人也说,就算执法有理,也应该将食物捐给慈善机构或者流浪汉,或者用罚款代替,不应该这么浪费。

警方:摊主屡劝不改

记者查询警局,警方回复说,摊主已经被警告多次,却屡劝不改。上周二,警察要求摊主将蔬果搬离人行道,他答应搬走,可是周三警察再去的时候,见他仍然将蔬果堆放在人行道上,因此叫来清洁局的垃圾车,“因为那些食物正在腐烂(rotting)”。摊主收到两张罚单,一张是阻碍人行道(blocking sidewalk),一张是没有执照(no license for food vendoring)。警方说,如果摊主在被警告以后将食物移走,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事实上,该名被查封的摊主乌拉已不是初犯,过往他持过期执照长期于科西街露天蔬果市场摆摊,屡收罚单甚至被逮捕,过去两个月在科西街集市对角的“美皇”饼店雨棚下设了新摊档,一个月来已屡遭检控,主要是因为违反摆摊的规定,例如他把水果放在了店铺的3尺之外,把食物放满地上,占人行道经营,他的摊贩牌照过期了,而且他将需要在冰箱中过夜保存的蔬果直接放在街上过夜,极易腐烂,不符合卫生标准。根据法庭记录,穆罕默德分别在1月7日、12日和14日,收到5张传票。

警方透露,尽管屡屡收到罚单,乌拉仍我行我素,从未将罚款缴清,目前他还有6万美元的罚单没有交。

摊主:谋生不容易

摊贩乌拉则是欲哭无泪,他无奈的表示,27年前从孟加拉移民来美,身无一技之长,为了维生只好摆摊,利润微薄,但是摊位稍不合规定就要吃罚单,赚到一点钱都缴了罚单,“他们拿走了大约126箱优质水果,非常贵的水果,为新年准备的水果,我一共损失了8,300美金。”

乌拉说,25年来他一直在唐人街做小生意,很多居民都认得他,最早他跟着马来西亚一名华裔老板做摊贩生意,2005年摊贩从孔子大厦下的地威臣街搬来科西街后,因薄利多销,他的蔬果生意越来越好,很多人排队买他的蔬果,“我们的货便宜,一箱蔬果我只赚2元左右,别人卖6~7元一袋橘子,我只卖5元,大家都来买。”

摊主乌拉说,小摊贩生意薄利多销,他手上这袋橘子只卖5元,利润1毛5分。(蔡溶/大纪元)
摊主乌拉说,小摊贩生意薄利多销,他手上这袋橘子只卖5元,利润1毛5分。(蔡溶/大纪元)

慢慢的,越来越多的摊贩加入,到2010年,摊贩已经增加到20多名,科西街露天蔬果摊以低价打响了名声,许多人慕名前来采购,将科西街当成“批发菜市场”,在这里成箱购买水果、成袋购买各种蔬菜,“我是科西街蔬果市场的启动者、元老”,乌拉说。

经营蔬果批发的华人老板说,科西街蔬果摊小贩的进货渠道主要是农场不太新鲜的次等产品,大多是超市批发商不要的货品,因农场着急脱手,价格也就低廉,但品质也是良莠不齐,个别摊位果菜还算新鲜,因此吸引居民抢购,不过这些蔬果大多要快速吃完,否则很容易腐败。

乌拉的小摊,左侧堆积小山一般高的纸箱,靠走量才有利可图。(蔡溶/大纪元)
乌拉的小摊,左侧堆积小山一般高的纸箱,靠走量才有利可图。(蔡溶/大纪元)

出货量大增之后,随即带来垃圾和卫生问题,烂菜烂叶堆积、老鼠增加,也引来警方和环卫局注意,小贩们频频接到罚单。乌拉说,他于2008年拿到小贩牌照,但在2010年过期,他没有办理续牌手续,也没有钱交所有罚单,他被4次叫停生意,直到2011年他的所有货物被没收、扫荡,那次让他损失了50万美元,他只好歇业回家,直到2个月前“复出”,却很快又被执法。

民众反应各不同

乌拉说,科西街露天蔬果市场在小贩们进驻之前,是一条后巷,犯罪率极高,居民都不敢走这条后巷。摊贩被迁移到此后,不但治安好了,这一区也兴旺起来。他说,家里有6个孩子,最小的现在是9岁,他只能重操旧业,现在这个摆摊的位置,也是“美皇”老板看他可怜,容许给他用,每月交几百元,既不会遮挡店面,也不会阻挡行人,他希望政府看在摊贩对这社区的贡献上,给他生存的空间。

至于蔬果过夜的问题,乌拉说,他根本没有地方,也没有冰箱存放,只能就地盖上塑料布,蔬果在半夜常被人偷盗,他也没办法。

针对这件事,民众的反应也不同。在乌拉摊档买水果的林小姐说,他这家摊档“价格便宜,质量还可以,人家做小本生意,糊口而已,政府执法这么狠心,吓死我了。”蔬果果摊旁边商铺职员Xixi Jiang同情的说:“他哭了,过来跟我说损失很多钱。” 但也有市民赞成警察严格执法,家住附近的郑杰克说,“应该遵守美国的法律,乱摆乱弄不好。”

按照罚单规定,乌拉将于3月3日去法庭应讯。

责任编辑:季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