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高尔基预言“十月革命”将摧毁俄国

人气: 84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2月03日讯】刚过去的1月21日是列宁逝世92周年纪念日。据媒体报导,俄罗斯总统普京当天在其主持召开的科学教育委员会会议上放炮说:列宁的思想最终导致了苏联解体,它像是被安放在俄罗斯大厦下的核弹,后来这枚核弹爆炸了。普京的这番话让我想起了高尔基当年对“十月革命”的预言。

“十月革命”不仅是列宁一生的巅峰,也是曾经令几代中国人为之激动和神往的历史事件,中国官方的教科书至今仍一如既往的告诉国人,列宁和布尔什维克正是通过这次革命,在沙皇专制制度的废墟上建立了一个社会主义的“美丽新世界”,一种比资本主义民主“更高的民主形式”。但苏联解体后,随着越来越多的历史真相浮出水面,人们愕然发现,所谓十月革命原不过是苏共精心编造的谎言。事实恰恰相反,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建立的根本不是什么“美丽新世界”,也根本不是什么比资本主义民主“更高的民主形式”,而是世界上第一个极权制度和极权国家,是“在共产主义基础上的革新了的皇帝专制”。今天的俄罗斯历史教科书里,“十月革命”这个词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十月政变”。

其实,早在当年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发动这场政变前后的那段日子,就有许多有识之士对其持批评和否定态度,他们中不仅有资产阶级的政治家和知识份子,也有众多社会主义者,曾被列宁称做“无产阶级艺术的最杰出的代表”的高尔基便是其中之一。

1959年版的《世界知识辞典》说,高尔基“从十月革命的最初几天起,他就积极参加领导建立新的社会主义文化。”但事实恰恰相反,在十月政变的最初时期,高尔基就在自己创办的《新生活报》上发表了大量批评列宁和十月政变的文章,其措辞之激烈和严厉,在当时的各种报刊中可谓无出其右。

在高尔基看来,十月政变纯粹就是“盲目的狂热分子和没有良心的冒险家”列宁用无产阶级的“皮”和“血”做的“一场试验”,“他力图把无产阶级的革命情绪发展到最极端的程度,以便看一看结果到底会怎么样。”列宁和他的追随者们“在拼命奔跑,好像是踏着通向‘社会革命’的道路,但实际上这却是一条通向无政府主义状态,通向无产阶级和革命的死亡的道路。”高尔基断言,俄国人民将为这场试验“付出血流成河的代价”,“被战争折磨得疲惫不堪并且破了产的人民已经为这一试验付出了数以万计的人的生命,而且还将被迫付出数以万计的人的生命”。在这场革命中,等待俄国工人阶级不是“奇迹”,而是“饥饿、工业的全面瓦解、交通运输的毁灭、长时期的血腥的无政府状态,而在这之后则是血腥气毫不消减的黑暗的反动。”“现在并不是在进行社会革命,而是在摧毁那将来可以在其上进行这一革命的土壤。”总之,这是一场“毫无理智的试验”,一场“无情的试验”,一场“预先注定要失败的残酷试验”,它不仅“将消灭掉工人的最优秀的力量并长期中断俄国革命的正常发展”,而且将“彻底摧毁”俄国。高尔基之所以对十月政变持这种否定观点,是因为在他看来,“在俄国生活的当代条件下没有社会革命的位置,因为不可能异想天开地把占国家人口85%的农民——其中还有几千万的异族游牧民——变成社会主义者。”

那么列宁有没有考虑过这场试验会失败呢?有没有对这场试验一旦失败所造成的后果做过理智的估算呢?高尔基的答案是否定的。他指出,列宁及其人民委员会的委员们“对待俄国就像对待试验用的材料一样,对他们来说,俄国人民就像是一匹马——细菌学家们为使其血液中产生抗伤寒血清而为之接种伤寒病菌的马。委员们拿俄国人民做的正是这样一个残酷的和事先注定要不成功的试验。他们没有想到,疲惫不堪的、半饥饿状态的马可能死掉。”“斯莫尔欧宫的改革家们顾不上俄国,他们冷漠地要把它变成他们关于全世界的革命或欧洲之梦的牺牲品。”高尔基还分析说,“列宁并不极其熟悉复杂的生活,他不了解人民群众,没有同他们一起生活过,但是他——从书本上——得知,用什么办法能够把这些群众鼓动起来,用什么办法可以——最轻松地——激起他们的本能。工人阶级对于列宁,就像矿石对于冶金者一样。是否可能——在目前的所有条件下——用这种矿石炼铸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呢?看来,不可能;但是,为什么不试一试呢?即使试验不成功,列宁又冒什么险呢?”列宁的这种心态充分表现了他对俄国无产阶级的不负责任,无怪乎高尔基要指责他是“既不怜惜无产阶级的名誉,也不怜惜无产阶级的生命的冷静的魔术家”。

按照高尔基的看法,十月政变“这一不可避免的悲剧”之所以“并不使列宁感到难为情”,归根结底是因为他的“无道德”感和“对待民众生命的老爷式的无情态度”。高尔基不无讽刺的写道:“列宁本人当然是一个具有超凡力量的人;25年来,他一直站在为社会主义胜利而奋斗的第一流斗士的行列中,他是国际社会民主派的最伟大和卓越的人物之一;他是一位天才的人,他具有‘领袖’的所有品质,还具有这一角色所必需的无道德和对待民众生命的老爷式的无情态度。”“列宁是‘领袖’,也是俄国贵族,这个已经消失的阶层的心理品质列宁并非没有,而正是因此他认为自己有权拿俄国人民做一次预先注定要失败的残酷试验。”

基于对列宁和十月政变的这种认识,同时也是基于对俄国工人阶级的珍惜,高尔基在当时的一篇文章中满含深情的写道,别人怎么看待他对列宁和十月政变的批评他是无所谓的,但工人积极在俄国的命运对他而言却不是无所谓的,只要还有可能,他就要反复对俄国无产者说:“人家在把你引向死亡,在把你当做无人性的试验材料使用,在你的领袖们的眼中你仍然不是人!”

在高尔基笔下,十月政变不仅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残酷试验,也是沙皇专制在今天的翻版。

沙皇时代,列宁曾发誓革命胜利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做到新闻自由,但上台后他却立即开始消灭二月革命后俄国人民已经拥有的新闻自由,封闭了所有不承认十月政变的报纸;沙皇时代,列宁曾猛烈抨击当局践踏人权的暴行,积极鼓吹和争取政治自由,但掌权后他却肆无忌惮的践踏人权,蛮横的剥夺人民的政治自由,甚至用暴力残忍的镇压一切不顺从其统治的人。毫不夸张的说,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当权后的所作所为,和他们当年反对的沙皇政权不但如出一辙,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这一切无一不让高尔基深恶痛绝。他指责“列宁和他的战友们”中了“中的权力的腐毒”,犯下了“类似彼得堡城郊的屠杀、毁坏莫斯科、消灭言论自由、毫无意义地逮捕人的罪行,干普列维和斯托雷平干过的所有卑鄙的事情”,“野蛮粗鲁”,“残忍性”发展到了“虐待狂地步”。对此,他忍不住质问道:“列宁对待”言论自由的态度同斯托雷平、普列维和别的野人们的态度有什么不同呢?“列宁的政权捕捉一切不用同一种方式思考的人并把他们关进监狱的做法不也是和罗曼诺夫王朝政权做这些事时的一样吗?”面对列宁用来福枪驱散立宪会议的暴行,高尔基还质问道:“他们是否明白,在往自己的颈脖上套绞索的同时,他们将不可避免地扼杀全部的俄国民主派,断送全部革命成果?”“他们明白这一点吗?或者他们是这样想的:要不就是我们当权,要不就让所有的东西和所有的人都完蛋!”

将近一个世纪前,高尔基对列宁和“十月革命”的这些犀利批评曾被看做是“不合时宜的思想”,然而,在列宁创建的“社会主义大厦”轰然倒塌多年后的今天重温这一切,却令人不的不佩服和赞叹,高尔基当年的思想是多么透彻,多么富有远见!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6-02-03 10: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