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辽宁运钞车劫案内幕曝光 政府三角债酿祸

辽宁省大石桥市近日发生一起运钞车被劫事件。(网络图片)

人气: 88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20日讯】近日,辽宁省大石桥市中国农业银行发生一起运钞车被劫事件,车上运载巨额钱款。据陆媒日前披露,这起震惊全国的劫案与当地政府的三角债有关联。

李绪义:有天一定要让社会知道三角债问题

9月7日,中共新华社消息称,当天下午,营口市下辖的大石桥市发生一起运钞车被劫持事件。当地中国农业银行的一辆运钞车被车上的四名工作人员劫持,车上运载有3,500万元(人民币,下同)。

案发后,警方通报,运钞车司机、犯罪嫌疑人李绪义抢走人民币600万元。当晚,李绪义在家中被抓获,劫款全部追回。

据大陆媒体日前报导,2006年开始,李绪义一家承包政府保障住房工程,却被拖欠数百万保障房工程款。期间,李绪义不得不借高利贷给工人发工资。

至案发时,李绪义已欠外债2百余万元。月初是还利息的集中时间,一笔30万元的欠款在催促李绪义归还。9月2日,李绪义上大石桥市政府讨债,官员告诉他,政府没钱。

案发当天,妈妈王艳给李绪义打电话,商量30万借款怎么还,李绪义告诉王艳,他有办法。在此之前,李绪义用半带开玩笑的语气跟妈妈说,有天一定要让社会知道三角债这个问题。

李绪义的母亲、妻子、小姑在看报导李绪义的电视新闻。(网络图片)
李绪义的母亲、妻子、小姑在看报导李绪义的电视新闻。(网络图片)

政府工程香馍馍成厄运的开端

李绪义当兵三年,退役回来的李绪义和张玲恋爱、结婚、生子。结婚几年间,李绪义种过玉米、卖过西瓜、还开过小卖部。小本生意,虽然没赚着太多钱,但李绪义在李大屯有口皆碑,谁也不敢相信他会抢劫运钞车。

2006年,李绪义的母亲王艳经人介绍,开始承包工程。此时,大石桥政府大力开发房地产项目,政府卖地、地产商卖房、包工头修楼。2010年,家庭作坊式地包工程在盖州赚了一些钱,王艳一家彻底搬离李大屯,到大石桥市买了房。

2011年9月,王艳认识大连商人徐永平,准备从他那接下四栋政府保障住房的工程任务。王艳和徐永平都没想到,这个政府工程香馍镆,成为他们厄运的开端。

徐永平从东亚投资有限公司那里承包大石桥虎庄保障住房,这家公司后来被发现是皮包公司,未经招投标程序,大石桥政府将保障房项目发包给这家公司。

奠基仪式后,王艳一家带着施工队入驻虎庄,第一个月就打好地基,东亚公司的建设资金却始终没有落实,市政府拒绝付清工程款。王艳一家在工地住了一年,花费越来越多,上市政府多次讨债无果。

虎庄保障性住房工地至今仍未有推进,地基荒草丛生。徐永平向东亚公司缴纳的800万元保证金也未追回,还欠下王艳一家18万元工程款。

政府承诺下的“一个更大的坑”

2012年,大石桥在建工程项目已经不多。王艳不相信“天下乌鸦一般黑”,毕竟他们一家还要依靠包工程糊口。这年11月,王艳经人介绍北上黑龙江鹤北,承接林业局天水湖小区A4标段工程。一开始是兴奋的,这是个大工程,又是政府的活,但王艳没想到这是一个更大的坑。

王艳和老伴还有李绪义的工作是棚户区改造。按照合同,林业局应该做好工地的三通一平(路通、水通、电通、地平),同时做好工程的一层框架,再由王艳给搭砖混。然而林业局违约,仅有2,700平米达到三通一平,还有1,400平的一层框架也没有搭。

此时,王艳一家带着工人已经北上,工具机器都快运到。林业局当时承诺付违约款以及搭一层框架的钱,王艳没想过这笔钱林业局会不给,于是带着工人咬牙开干。林业局一直未支付违约款和一层框架的费用,两项加起来近300万元。从2012年11月到现在,这300万元拖垮了李绪义一家。

由于费用未支付,王艳和李绪义无力再垫资盖楼,2013年底工程停工,合同的四栋楼只盖两栋。停工之初,李绪义每天都上林业局讨债,林业局总是拖延,一个星期接着一个星期应承。工人工钱一个月近十万开支,发不起工资,李绪义就借高利贷,拆完东墙补西墙,越借越多。

到2016年,李绪义每个月要还近7万元的高利贷利息。坚持几年,钱没要到,最后没办法,李绪义遣散所有工人。

今年4月,王艳和老伴再次上鹤北讨债,到7月,王艳对林业局主动还钱不抱希望,她遣散在鹤北的最后一个工人,用5,000块转手卖出当时30万买的木头,将欠款方告上法庭。王艳在鹤北下定决心,钱不讨回来,她就不回大石桥。她没有料到,他们不仅没讨回一分钱,9月7日李绪义出事那天,她和老伴还要跟亲戚借钱才能凑足赶回大石桥的路费。

9月7日,李绪义驾驶载有3,500万元的运钞车从营口出发,送往大石桥。下午一点多,李绪义没有将车开往大石桥的农业银行,直接开到丰华颐和村小区。随后,李绪义跑了至少五个地方还钱。李绪义当晚被捕,他告诉警察,他没想跑,希望他们轻一点。

王艳后来在客厅桌子上发现李绪义留下的一张折得快破掉的账单,上面有债主名字、电话、欠债金额,欠的钱从600元到45万元不等,共计2,050,600元。

账单的最后,李绪义还留了一句话,“给孩子的钱谁也不许动。”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6-09-20 8: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