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培欧回忆录:在川普手下做满4年的秘诀

作者: 麦克.庞培欧(Mike Pompeo)译者: 季晶晶, 吴国卿, 王惟芬, 拾已安

人气 656

我常被问到,为什么我认为自己在川普政府里有这么大的能力来推动政策并落实执行。

首先,这是因为我和川普总统的关系很好。这没有什么神奇的公式:我跟他实话实说;尊重总统的职位,从不泄露我们的谈话内容,无论是出于个人或是政策目的;执行他交办的事项。

在白宫开完会回到国务院以后,我从来没有告诉我的团队说:“我们必须这么做,因为那是川普交代的。”即使那不是我的想法或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还是跟团队说:“这是我们的任务,让我们开始行动吧。” 我并没有像许多其他自称是我们团队成员的人那样跟他对着干。我为美国而战。

其次,我能取得良好的结果,是因为我工作总是全力以赴。我被提名为中央情报局局长时,媒体为了挖丑闻,还找上了我的几个高中同学。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参加过利奥.卡里略小学(Leo Carrillo Elementary)的逃学日(但我是在我妈妈允许下才这么做的)。

然而最值得获得普利兹奖的报导里出现了一个人;他是我在洛斯阿米戈斯篮球队的队友。他愿意与大家分享一个重要的秘密。记者问他我是不是一个好球员。我那老队友的回答让我儿子尼克到现在还是笑得合不拢嘴:“他充分利用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他说得没错。我动作迟缓,身高才一百八十一公分,跳投更有可能打破篮板而不是进球,我不是球队里最有才华的人。但即使那时候是那个样子,我仍然极其专注于利用上帝所赋予我的一切,去做我能做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在川普的执政团队里,我工作起来就像个疯子。

第三,我能完成工作,是因为我给重要的事情提供了充分论据。请容我引用我最喜欢的托比. 凯思(Toby Keith)的一首歌,我更喜欢“少说话、多行动”。我专注于最优先的事项。在建立在合理原则与任务明确的强大团队协助下,我完成了这一切。

最后,我能在川普总统手下做满四年的时间,是因为这从来都不是关乎我个人。绝不让步的目的不是为了保护你在历史上的地位或个人的声誉。绝不让步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你有千载难逢的机会,来负责任地行使中情局局长和国务卿所拥有的巨大权力。

因此,我在最优先的事项上充满恶意、冷酷无情、狂躁不安、坚定不移——要怎么形容我,由你决定。绝不让步并不需要我把同事或下属当成敌人。事实上,我乐于分享功劳、努力解决他们最关心的事情,甚至在他们受到攻击时给他们发短讯慰问。

这么做的时候,我认为川普总统能够明白,我每天都以他团队一分子的身份在为美国打拼奋斗。

当然,《纽约时报》或《华盛顿邮报》广为流传的故事道出了我能幸存下来的不同原因:“他就是个马屁精,阿谀奉承、以前讨厌川普、渴望权力的政客。”这是我帮他们总结他们对我的评价。但他们也明确表示,只要我能出卖川普,马上成为“房间里的成年人”,他们就会改变对我的看法并给我写好评。

川普执政大戏里的小角色,如迈尔斯.泰勒、妮姬.海利、戈登.桑德兰(Gordon Sondland)和史蒂芬妮.格里沙姆(Stephanie Grisham)都知道我在说什么。

东岸自由主义当权派的交换条件就在那儿明摆着:一旦你背叛川普,我们这些菁英将赐给你荣耀与金钱。

当然,当权派的相反讯息是,如果你留下来并兑现承诺,那你必定是个唯命是从、意图破坏我们合众国的人。我对他们来说有点神秘,因为他们无法轻易地将我归到某个类别。当然,他们也在推测,这个上过哈佛法学院并以第一名成绩毕业于西点军校的家伙,该不会是在耍大家吧?

他们认为“他肯定是对那个笨蛋川普玩了一手策略性手段。”其实并没有。我的效力让他们深感困惑,而我留在团队里的意愿让他们大为愤怒。

他们为有线电视台制作的电视剧(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无法刻划的是,一个成年人可以在房间里、在房间外、在世界各地,在川普政府里与他的团队为我们的国家贡献出一己之力。

(网站专文)

<本文摘自《绝不让步:庞培欧回忆录》,联经出版公司提供>

责任编辑:曾臻

(联经出版公司提供)

推荐阅读

●庞培欧回忆录:回应普丁的下马威

●贾伯斯使用的说服技巧 善用“框架”的威力

●最好的友情模式:无论何时彼此都放松自在

相关新闻
退休生活:用 401(k) 买房的利与弊
立遗嘱只是其一 你的退休计划应包含这6件事
庞培欧回忆录:回应普丁的下马威
退休后过健康富裕的生活 投资房地产是捷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