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习十九大前要撼动江曾家族核心利益

人气: 489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净文报导)随着大年三十“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由香港被带回大陆调查,一场抓捕金融大鳄的行动正在隆重上演。在肖建华、黄如论、许家印等富商被查之后,更传出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落马的消息。

中南海权威人士透露,习当局今年上半年抓金融大鳄,下半年要动文艺界,目的是要撼动曾庆红江泽民家族的核心利益,以排除江派对“十九大”的各种干扰与政变。

上半年抓金融大鳄 下半年动文艺界

2月初据中南海权威人士透露,肖建华案是目前中南海头号大案,因为他充当了中共江泽民集团财富最大的“管家”、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之子曾伟的“白手套”。消息人士还透露,习当局2017上半年重点清理金融界,下半年清理文艺界,目的就是要撼动曾庆红、江泽民家族的核心利益。

消息称,上半年重点是清理金融界,将翻出金融犯罪大案,把掏空国库者公布出来;下半年则重点文艺界,预料涉及中港娱乐圈的曾庆红家族成员,甚至有娱乐圈的名人也不排除出事。

很快这个内部消息得到了官方的间接证实。

证监会主席:不许大鳄再呼风唤雨

2月10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矛头直指“资本大鳄”,表示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在内的八大要点,并提出“惊涛骇浪的资本市场一定是弱肉强食者在操纵”,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今年元月3日,刘士余已提到要严惩资本大鳄,敢于亮剑等言论,以防范资本市场的风险。

这是肖建华风波后,监管高层对资本大鳄现象的首次公开表态,被外界认为是未来监管的新动向。

除了金融大鳄外,刘士余这次发言中提到“逮鼠打狼”。2016年12月23日,证监会发言人曾对“鼠”进行描述:“高学历、高智商、金融从业经验丰富”的行业精英,因为严重背离职业操守成市场唾弃的“鼠”。其实呼歪风唤黑雨指导股市陷熊市大有人在。

这里说的“鼠”与人们常说的“白手套”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肖建华,可以说他是曾庆红、戴相龙、贾庆林家族的人背地里干坏事、而表现在台面上的“白手套”,也可以说他就是一只大硕鼠,吃空了国库,吃尽了股民的血汗。

2月9日,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也表示,个别机构公司治理形同虚设,缺乏对大股东的有效制衡,职业经理人履职不到位。要深刻反思,以免重蹈覆辙。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系教授胡星斗表示,肖建华是中国官场经济的代表人物,其落马势必是习近平在金融反腐的第一大案。他认为,肖建华是习近平深化反腐的重要棋子,“这次证监、保监、银监,甚至更高层的保护伞都会被挖出来”。

财新网2月10的报导披露,当前金融市场风险频发,一批所谓的“金融大鳄”突破监管红线,通过“化整为零”的代持方式,瞒天过海、分进合击,最终实现对金融机构的家族控制,进而主导其董事会和管理层。从而导致巨额资金的流向就难以监控,或操纵市场、或资金外逃、或利益输送等形成资金权力网络。

如今中国百姓和外资公司,想把钱移到海外都很难,超过600万人民币就要受限制,而唯独这些地下钱庄的老鼠们,还有那些资金大鳄们却能辗转腾挪,李克强曾说:“就在我的鼻子底下,看着上千亿、上千亿的资金走掉了。”据国际金融协会调查,中国大陆2016年资本流出达到了7,25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传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查 罪行严重

就在证监会开会要除掉金融大鳄的同一天,2月10日,据明镜广播电台报导,中国保监会主席、中共中央委员项俊波已被内部调查,据说他所犯罪行“极为严重”,很可能在今年两会前后被双规。

1957年在重庆出生的项俊波,长期在中国大陆金融体系担任要职。自1996年2月开始,项俊波在审计部门任职6年,2002年2月任中共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2004年7月任中共央行副行长,2007年6月任中共农业银行(改股份制前)行长。

2011年10月至今,项俊波担任中国保监会主席,是大陆保险市场第一号人物。

中国保监会的全称是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督管理保险市场。该机构成立于1998年11月18日,成立之初是中共国务院直属副部级事业单位,2003年初升格为正部级。

据说项俊波涉嫌犯罪金额之大,非以前落马的贪官所能比。据估计,对他的处理可能比过去几年落马的官员还要严重。

有消息说,几年前,项俊波曾遭女人举报,逼迫他不得不与情妇结婚。但婚后,项俊波的贪腐行为更加严重。

针对项俊波的有关贪腐传闻流传已久,之所以拖至今天才被调查,主要是因为今年北京当局重点清查金融界贪腐案,项因此成为第一个被查的高官。

项俊波任保监会主席后,曾直接向摩根大通执行长杰米.戴蒙(Jamie Dimon)提出要求,希望能让友人的小孩在摩根大通任职。当时摩根大通正在寻求中国保险公司获利可观的业务。2012年6月,戴蒙面试并录取了这名求职者。之后几个月,摩根大通的确与大陆达成了几项商业协议,更有多家大陆保险公司成为摩根大通的客户。

至于这背后国家损失了多少利益,这是项俊波们不关心的事。

许家印被调查 与曾庆红之子密切

习近平、王岐山要动金融大鳄,除了拿下项俊波这样的官方粮仓里的大老鼠外,还抓住了游离于官商之间的民间大商人。

2月7日,港媒报导,多个消息来源证实,大陆房地产商之一、中共全国政协常委许家印,已经被列为新一波反贪腐的重点调查名单之中。

1958年出生的许家印,1982年被分配到国营企业河南舞阳钢铁公司,从车间主任一路做到厂长,1992年辞职到深圳创业。1996年许家印白手起家,创办了民营企业广州恒大实业集团,涉足房地产开发,能源、交通等,自任董事局主席、兼党委书记。

2003年10月,他被列入欧洲货币组织“中国百富排行榜”第38名。2010年,恒大集团以一亿元买来并更名为恒大足球俱乐部,2013年夺得亚冠联赛冠军。

官媒报导,至2011年,恒大集团成立15年以来,先后为教育、民生、体育、文化等社会公益事业捐款100多次,逾10亿元。就这样一个顶着“慈善光环”的民营企业家,背后有多少是勤劳致富的,有多少是依靠官商勾结而非法盈利的,这是外界不知的秘密。

不过有消息说,许家印与曾庆红之子曾伟等太子党关系密切,而且与肖建华也多次合作。

卷入万科股权之争 许与肖建华相关

2015年7月至今,万科股权之争持续一年多。期间,宝能系与江派窝点深圳的关联黑幕不断被披露;习阵营的财新网以及保监会及国资委介入支持万科王石团队,突显背后的政治博弈色彩。

在监管部门的强势干预之下,2017年1月12日晚,万科发布公告称,华润将其持有的万科股份转让给深圳地铁集团。深圳地铁表态支援万科管理团队运营管理。恒大表态不再增持万科,且愿将所持万科股份悉数转予深圳地铁。

2016年8月,万科与宝能围绕万科股权之争博弈正酣之际,许家印控制的恒大地产举牌万科,大批收购万科A股票。恒大的高调增持导致万科A股价大涨,直接缓解了宝能系的压力,不仅让宝能系旗下的资管计划集中爆仓的风险大大降低,并且浮盈还有所回升。

有消息说,恒大背后依靠的金主就包括肖建华,难怪恒大收购万科股权时“豪气十足”。

2014年在港成立、肖建华担任副会长的富豪俱乐部、“香港文化产业联合总会”(文联会),许家印也是董事之一,和“大D会”成员英皇集团主席杨受成、新世界主席郑家纯、凤凰卫视主席刘长乐等富豪并列其中。特首梁振英则是该会荣誉赞助人。

在肖建华被带回大陆后不久,就传出了许家印被调查的消息。很多人认为,两人案件相关。

许家印恩人郑裕彤逝 习阵营无致悼

许家印还与香港富豪关系不一般。当时继恒大地产高调入股万科A股后,香港一家私募基金花20多亿在狂买万科H股,背后老板是中渝置地主席张松桥;香港第三大富豪、新世界集团郑裕彤、郑家纯父子的“御用经纪”鼎佩证券亦频繁买入万科H股逾1500万股。

而张松桥、许家印与郑裕彤都是“大D会”成员。所谓“大D会”,据悉是因为新世界集团创办人郑裕彤喜欢“锄大D”(一种牌类),经常与朋友“锄D”。著名的“D脚”除了许家印、张松桥,还有华置主席刘銮雄等。过去多年,他们多次连手做多项投资,包括投资新股,并成功协助恒大2009年上市。

据说,郑裕彤是许家印的恩人。2008年金融危机,恒大资金缺口一度高达120亿元以上。

为了补上资金缺口,许家印奔赴香港求教。

通过此前恒大开盘请明星助阵,许家印认识了英皇老板杨受成,借助杨受成的人脉,许家印又认识了郑裕彤。为了取得郑裕彤的信任,在这三个月里,许家印每周都要和郑裕彤吃一次饭,并去郑家打牌。他跟郑裕彤玩锄大D,跟其子郑家纯斗地主,有时牌瘾大还会玩至深夜。

许家印的这番苦心并没有白费,郑裕彤成了帮助许家印度过难关的关键人物。同年,郑裕彤联手科威特投资局、德意志银行和美林银行等投资机构,总共斥资5.06亿美元入股恒大。这让许家印缓过一口气。这也是为何后来许家印接盘郑家内地地产的原因。

2016年9月30日,郑裕彤病逝。人们注意到,包括政协主席俞正声在内的习阵营高层都没有致电哀悼,而只有江派人马发了唁电,如中共前政协主席贾庆林、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李刚、与天津书记李鸿忠等。香港《成报》评论说,这是卷入贪腐案或负面新闻的官员,用亮相或发表文章来给自己一种“仍然存在感”。

许家印豪宅被澳洲政府强制卖出

2017年2月6日,澳洲政府宣布,两年来被勒令售出的、外国投资者违规购置的豪宅,总值1.07亿澳元(约6.4亿港元),当中40%是中国富豪所有,包括许家印在悉尼一套豪宅。

澳洲房产法规明确规定,外国人只能购买新房,不能购置澳洲二手房,而许家印却在2014年11月以390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1.9亿元)购入位于悉尼派珀角(Point Piper)的一套豪宅,名为德尔玛Villa del Mare。

澳洲财长在声明中称,Villa Del Mare由中国香港上市公司恒大地产旗下的Golden Fast FoodsPty(金速食),通过一系列在澳大利亚、中国香港和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空壳公司非法购买。

许家印的豪宅和曾庆红之子曾伟2008年以1.9亿港元购入的百年豪宅Craig-y-Mor只是一房之隔。

许家印的豪宅,在2015年3月,遭澳洲财长签署文件,勒令90天内限时出售;在曾伟的牵线下,两个月后,许家印的豪宅悄然转手给了一位鲜为人知的神秘澳籍华裔女子罗拉.王莉(Lola Wang Li)。

王莉声称与许家印不相识,但《悉尼先驱晨报》爆料称,2015年初,许家印将豪宅借给曾伟开派对,王莉是座上客。还有传媒披露,王莉背景神秘,1997年起低调进入悉尼房地产市场,其胞妹Vicky Wang持股的澳洲公司Fruit Master International,其中一名股东就是曾伟。

据说王莉于1997年低调进军悉尼房地产市场,她在悉尼市中心干草市场(Haymarket)买下了一套两居室、可以眺望唐人街的公寓。王莉的丈夫黎亮据说与前总理李鹏的女儿李小琳合伙而赚到了他的第一桶金。随后他的公司改名为“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并在香港证交所上市后,一下子登上了香港杂志头条。黎亮通过他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四家公司之一,持有的股份曾骤升到五亿港元。黎亮于2009年卸任董事长职务,如今他在悉尼的圈子里是拥有私人飞机的赌场豪客,并以与中国有着强有力的关系网而著称。

王莉的妹妹维奇.王(Vicky Wang)丈夫迪克森(Jamie Dickson)曾是纽省警官,目前开办了一个咨询公司。维奇.王还是澳洲国际水果大师公司(Fruit Master International)的股东。该公司还有个股东就是大名鼎鼎的曾伟。

中国前央行行长的儿子、购物中心大亨戴永革和他的妻子张兴梅也是该公司的股东。他们在2008年以1770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了悉尼玫瑰湾(Rose Bay)的一所豪宅。戴永革也曾在中国富豪榜上名列前茅。

戴永革是哈尔滨富商,被指与曾庆红家族关系极深。有报导披露,戴永革先是在澳洲给曾伟购买全澳洲最贵的、风水最好的房产,并为之翻修成澳洲最豪华的别墅。然后戴永革把人和集团的股份无偿转让给曾伟之妻蒋梅40%。而戴永革则藉这些靠山在中国各地专门承接地铁工程,无往不利。有消息说,戴永革涉曾庆红家族的地下钱庄案。

澳大利亚大城市的房价从2012年开始,强势上涨;这与习近平的打击贪腐运动同步。2013年开始,澳洲房产交易刺激地皮价格上扬。据ACB News报导,悉尼的房价在5年内上涨70%。

报导说,悉尼已经成为这些权贵达人的安全避风港,一旦这个圈子里一个人出事,其他人也不会逃脱干系,所以他们正“联手”,在远离大陆的澳洲“保护”彼此的隐私。

徐翔案牵出联手套现50亿的某前董座

王岐山要抓一批金融大鳄,在徐翔被判5年半、罚款110亿元创下被处罚金最高金额纪录后,2月4日,有消息披露,某上市公司前董事长涉徐翔案被带走调查。外界推测,这名被捕者应为徐长江、王飘扬二者之一。

新浪财经2月4日引述“市值风云”公众号的消息爆料称,“据内部人士透露,某上市公司前董事长涉徐翔案于今天被带走调查;之前曾协助调查,并从上市公司辞职;涉嫌联合操纵股价,清仓式减持套现超50亿元。”

该媒体根据爆料消息,简单梳理出近几年套现超过50亿元的上市公司,名单如下:兴业银行、京东方A、中信证券、酒钢宏兴、中国重工、文峰股份、万邦达、南钢股份。而根据爆料者所提供的“涉徐翔案”,发现在以上的几家上市公司中,和徐翔案有关的是文峰股份和万邦达。

中共证监会在1月11日披露的“行政处罚书”中提到,对曾卷入徐翔操纵市场案的文峰股份做出正式处罚:对文峰股份、文峰集团及代持主体陆永敏分别处以40万元罚款及警告;对时任董事长的徐长江处以20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及高管等12人处以3万元或10万元额度的罚款。

徐长江现年65岁,江苏南通人。去年9月初文峰股份发公告称,徐长江于9月7日向董事会提请辞去所担任的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去年底,徐长江辞去全国人大代表职务。

当时大陆澎湃新闻报导,外界猜测,徐长江这次辞去全国人大代表职务,或与其涉足徐翔案有关。报导引述一名消息人士的话表示,徐长江2015年通过上市公司高位套现70亿人民币,而同时从文峰股份套现的还有徐翔。

至于另一家上市公司万邦达,之前曾经有媒体报导,在徐翔被抓的后一周,万邦达前董事长王飘扬被证监会监察机关“双规”并被限制出境,时任公司董秘的龙嘉亦深受牵连。

操纵股价 黄信铭外逃新加坡

在2月4日传出套现50亿的徐长江或王飘扬被抓后,2月7日,《中国经营报》旗下的《等深线》再次起底了一个类似徐翔的股市黑手:黄信铭的故事。

大陆“珠江啤酒”的收盘价,从2014年1月9日的9.01元上升至2014年10月15日的15.08元人民币。这是据称不亚于徐翔的大陆资本操盘手黄信铭,与其团伙操纵股票市场的典型一例。

深圳警方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1月到10月期间,黄信铭等7人控制的65个个人和公司的股票账户,获得该股票后,利用资金优势,通过二级市场连续集中交易、反向交易和对倒交易等方式,账面获利1.2亿元。

相关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黄信铭等人在2013年操盘首旅酒店期间,其中一组账户组获利就高达1288.26万元。而在操作“劲嘉股份”中,其中一组账户组获利则高达2.06亿元。

证监会认为,这种合谋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股票,并在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已经影响到相应股票价格,触犯了有关操纵证券、期货交易价格的《刑法》第182条规定。

2016年6月,证监会开出了对黄信铭、黄正中、谢冠华等人组团操纵包括首旅酒店、劲嘉股份、珠江啤酒的6.5亿元罚单。2016年9月27日,黄信铭等人被立案调查,团伙中目前已经有多人被抓,而黄信铭夫妇躲在新加坡,警方正在采取措施促使其归案。

回头来看北京高层透露的信息,2017年上半年拿下金融大鳄,下半年整顿文艺界,如今习阵营果真在一步步地实现。毫无疑问,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确保在19大前牢牢抓住江派,以便习近平能在19大做自己想做的事,而没有江派的各种干扰与政变。

责任编辑:凌云

评论
2017-02-26 1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