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直击德国搬家公司“廉价”的骗局

人气: 2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樊伊德国报导)“一辆卡车,两个工人,拆装家具全包只需140欧元”,廉价搬家公司所承诺的价格和服务听上去令人无法抗拒。但是如果真选择这类公司,所收获的可能是麻烦不断、惊吓连连,最终或许必须交付比原来多出几倍的服务费才能了事。这些公司的骗局是如何运作的?为何能逃脱法律的制裁?且听一位廉价搬家公司的旧职员为您爆料。

M女士,四十多岁,简洁的发式,声音沙哑,看上去相当精明能干。离开一家廉价搬家公司9个月之后她终于鼓起勇气接受媒体的采访,曝光廉价搬家公司欺诈顾客的手法。但她害怕以前的公司会找她麻烦,所以不愿意公开真名。

承受良心谴责的工作

作为秘书,M女士在一家搬家公司工作了几年的时间,而她所在的这家公司就向顾客提供这种近乎倾销的价格。“一辆卡车,两个工人,三小时工时,家具拆装,装车卸车,一至十层无论有无电梯运货上楼,全套服务一条龙,您只需交付140欧元”,她所在公司的这则广告几乎发遍了德国所有大城市的每一个信箱,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的老板欺骗了所有人:员工、顾客、劳工局和税务局”,M女士说。

去年夏天的一个情景M女士依然记忆犹新:一个星期日的早晨,她被手机铃声惊醒,电话的另一头是一个老人的声音。一位孤寡老妇在她的公司预定了搬家服务,而工人来了之后要求老人多交200欧元,否则他们会立刻离开不接这单生意。

“我没有那么多钱,而且在明天之前我必须要搬离这间公寓”,老人的声音是那么无助。M女士想:“这太正常了,他们就是要找一些毫无反抗能力的人下手。”但是她又能做些什么呢,毕竟她也是这个公司的一员。那件事之后M女士实在无法承受良心的谴责,决定立刻离开公司。

隐藏“魔鬼”的合同小字

一些廉价搬家公司的诈骗手法恶劣,有时甚至相当荒谬。他们主要是针对一些生活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和相对贫穷的人群下手。这些人上当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他们只看到了合同上相当醒目诱人的便宜价格,却没有注意在合同的角落,用微小的字迹所罗列的附加条件。

“很多顾客在收到账单时才发现,需要为屋内的每一个盆栽额外交付10欧元”,德国联邦家具运输联合会AMÖ的主管霍赫格桑(Dierk Hochgesang)表示,家具运输联合会一直在观察这些廉价搬家公司的运作。确实,这些公司利用倾销价格将正规的搬家公司从市场上排挤掉,并几乎毁坏了整个行业的声誉。而且没人能阻止他们的违法行径,连政府部门都对他们束手无策。

这些廉价搬家公司的名字是随时可以更换的,可能是柏林-阿尔法搬家(Alpha Berlin Umzüge)或B&G搬家,也可能是诚信搬家(Solide Umzüge)或唯美搬家(Perfekt Umzüge)。这些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没人能说清他们所提供服务的价格是否可信。公司的信息,如营业额或盈利往往都很难得到,因为这类公司一般都是独资企业,没有义务公开资产负债表,而且很多公司幕后的老板是同一个人。

荒谬无比的价格

AMÖ的主管霍赫格桑列举了一些数据,显示了这类廉价搬家公司给出的价格是何等荒谬。他以一份广告为例,广告上说:一辆卡车加三个搬运工,三小时的工时,顾客只需一次性付款170欧元。

霍赫格桑分析:这170欧元减掉增值税之后只剩下约140欧元,就算按照德国要求的最低工资计算,三个工人的工资加上社会保险也要100欧元。剩下的钱公司需要交付卡车费、燃料费、保险和申请许可所需要的费用,同时还有广告费、办公室的租金、水电费、员工休假费、病假费、工作服费,还有雇佣秘书和税务师所需的费用等等。“我想知道,这种公司怎么可能正常运作,这种价格如何能够让人相信”,霍赫格桑说。

当然要想知道问题的答案很困难,因为外人往往很难联系到廉价搬家公司的老板。即使偶然联系到一个,他也只是吱吱呜呜地说:“我们不需要从每一个顾客的身上都赚到钱。”

顾客只能“哑巴吃黄连”

举个例子来看,39岁的柏林小伙子温特兰特(Sebastian Wendland)预定了一家搬家公司,之后有一位非常友好的员工上门来鉴定所需运输的家具和物品的数量并计算了价格:450欧元,包括将两居室公寓物品清空并搬到新的公寓内,看上去一切顺利。

但是在搬家当天麻烦接踵而来。先是4位搬家工人足足迟到了5个小时,之后因为家具太多,他们又叫来第二辆货车。搬家工人指责温特兰特,说屋内的家具比鉴定当天多出很多。“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温特兰特说:“一些小物件我已经自己搬到新家去了。”

到了新家之后,这4位工人向温特兰特索要加班费。这时温特兰特才看清,搬家合同上的一行小字写着,这次搬家的工时为6小时,每多半小时要多加100欧元。搬家工人威胁说:“如果你不交钱,我们就把你的家具拉走。”最终温特兰特只能妥协,比原来预定的多付了200欧元。他回忆说:“当时我都气蒙了,不知该如何是好。”事后他将这家公司告上了法庭,但是法庭驳回了他的诉讼,因为毕竟搬家合同是他亲自签署的。

让人惊讶的连串骗局

M女士说,像“交钱,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家具了”这种威胁只是她以前所在公司的伎俩之一。逃税、雇佣黑工和骗取社保金在她以前的公司都是家常便饭。“比如我们公司一个月接手30个搬家单子,其中的25个单子我们都不会给客人开账单。”据公司的内部邮件显示,很多顾客要长达几个月跪求账单。当然顾客跪求的不只是账单,还有在搬家过程中损坏的家具或者是丢失的手提电脑。“而我的任务就是:一拖再拖。大部分的客人渐渐也就放弃了”,M女士说。

另外她以前的公司也不只在顾客身上打主意,雇用黑工和骗取社保金也是常用的诈骗手段。M女士说:“比如搬家工人只从事一份450欧元的迷你工,从劳工局他们还可以得到一份补贴,同时他们在搬家公司打黑工也可得到约500欧元。”最后他们每月可以有约1500欧元的收入。“而且他们是免费享有医保的”,M女士补充说。

同时,廉价搬家公司骗取社保金也给纳税人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手法是这样的:如果一个领取社会救济的人要搬家,他要向劳工局提供三家搬家公司的价格。M女士的老板向这个人报价的同时还会为他推荐两个“朋友”的搬家公司,当然那两个公司所给的价格要高很多。之后M女士的老板就会顺理成章的得到这笔生意,而那个顾客对劳工局也有所交代。

搬家市场被几大家族垄断?

柏林很多老字号的公司都无法忍受这些廉价搬家公司所带来的恶性竞争。几年前,柏林与勃兰登堡州交通运输联合会曾聘请一位私家侦探调查这些廉价搬家公司,收集了很多这些公司违法的证据。从2008年起,联合会一共向有关部门检举了250家这类公司,但是都毫无结果。联合会主管马腾斯(Klaus-Dieter Martens)抱怨说:“我们的很多投诉最终都石沉大海。”

柏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G先生,是一家正规搬家公司的老板,他经过一年半的调查也有所发现。在接受采访时,G先生带来很多表格,上面罗列著上百家廉价搬家公司的名字。令他惊奇的是,很多公司的老板都是同一个人。

事实也是如此。在柏林,廉价搬家公司几乎被F.、C.和B.家族垄断,共有约50个搬家公司属于这三个家族。从名字上看,这三个家族都具有库尔德-土耳其移民背景。G先生说:“这三大家族在搬家市场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在这一领域至少已经打拼了20多年。然而这些也只是猜测,G先生并不能证明他的观点。或许这些公司的老板只是恰巧同名同姓而已,但是G先生并不相信这种偶然。

政府和法院为何不管?

而M女士证实了G先生的推断,她以前的老板和其合作伙伴就属于F.家族,一个由兄弟、叔舅、妯娌等亲属共同建立的巨大生意网络。就连公司以前的顾客也发现了这一点。顾客在一家公司预定搬家服务,但搬家所用的货车上印刷的却是另一个公司的名字,而账单上的题头又是第三家公司的名字,当然,如果顾客真能拿到账单的话。

而且所有的诈骗模式几乎一样:诈骗数额很小,即使穿帮也使法院懒得受理。比如顾客被勒索100或200欧元,逃税400欧元或者坐地起价诈骗300欧元,检控官基本不会因为这么小的数额对案件兴师动众地调查。

其实,政府也并非无作为。在柏林海关从事打击运输业黑工的警员米歇尔(Michael W.)表示:“要证明这些廉价搬家公司的犯罪行为很困难,但是并非不可能。”他解释称,从2009年起,柏林海关针对搬家公司共开启了50多个调查程序。但最终发现这些廉价搬家公司所造成损失的总额都在六位数以下,这跟在建筑业动辄就几百万欧元比起来简直就不值一提。而且问题还在于,很多搬家服务根本就没有账单,无据可查。M女士也说:“海关确实调查过F.家族,那是在2014年的夏天,此后也就没有什么动作了。”

搬家“黑手党”搅乱市场

G先生表示,如果一家公司被调查他们就会将这家公司关掉,之后这个家族会重新再开一家公司。“政府所显示出的无能为力令人感到绝望”,他说。因为要想给一家公司定罪,海关需要对每一个诈骗案件提供充分证据,调查工作费时费力,劳民伤财。

即使找到了证据法院也很少审理,即使审理也是风声大雨点小。例如去年秋天,埃森(Essen)的检察院针对16名搬家公司的员工,因为在180个案件中犯有诈骗、逃税、贪污和敲诈等罪行提出起诉,但是法院对这些搬家“黑手党”的判决却是轻描淡写:3名被告罚款,12名被告被判了缓刑,只有1名被告因为有前科被判入狱。

G先生担心,如果法院对这些公司的行为如此放任,整个搬家市场还会继续恶化。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如果哪家搬家公司不从事一些违法的勾当将无法在这个市场上生存。

了解德国社会的最佳途径——大纪元欧洲生活网。

责任编辑:王亦笑

评论
2017-03-15 5: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