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扭转刻板印象 2位创业青年谈咖啡梦

嵩岳咖啡庄园仍保留原本的三合宅院,园主郭章盛与儿子郭志嘉欢迎客人上山来喝咖啡。(赖瑞/大纪元)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7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邓玫玲台湾台中报导)来自嵩岳咖啡庄园的郭志嘉,谈起父亲郭章盛经营咖啡园的故事,颇有几分传奇,而初入精品咖啡领域的张德弘,也对台湾未来咖啡市场充满期待,两位年轻的创业者,都想为台湾精品咖啡贡献一份心力。

砍掉茶树种咖啡 嵩岳惊艳国际

郭志嘉表示,他的父亲对咖啡有一份特殊热情,30年前当台湾人还不知咖啡是什么的年代,荷苞山的咖啡传说让他忍不住上山采集,挖取了几棵不知名的树苗回来种植,2年后长出了咖啡果实。海拔1,200公尺的嵩岳庄园原本是以种茶叶为主的,郭志嘉说,“当年父亲决定砍掉大片茶树种咖啡时,完全得不到家人的支持,在深山里卖咖啡也没有客人上门。”

于是决定主动出击,嵩岳咖啡把他们在台湾土地上种植的咖啡生豆寄去国外比赛,在2010年美国scaa年度世界精品咖啡比赛中得到台湾参赛者的第一名,从此声名大噪,也在台湾各项咖啡生豆比赛中屡屡获奖,全国冠军的殊荣不断地落在他们朴实的庄园里。

嵩岳咖啡庄园重的黄波旁的咖啡,果实比较圆实,成熟的波旁豆,果皮呈现橙黄色非常漂亮。(嵩岳咖啡庄园提供)
嵩岳咖啡庄园重的黄波旁的咖啡,果实比较圆实,成熟的波旁豆,果皮呈现橙黄色非常漂亮。(嵩岳咖啡庄园提供)

郭志嘉说,目前他们的庄园种植了3~5甲的咖啡树,咖啡豆的种类除了台湾原生的铁比卡,还有黄波旁、橘波旁,铁比卡的咖啡果实尖长,波旁的咖啡果实比较圆实,成熟的波旁豆,果皮呈现橙黄与橘红色非常漂亮,“最近也有引进备受瞩目的艺妓咖啡在庄园种植,但还不到结果期,不能预知台湾种出的咖啡将会有什么风味。”

哈士奇咖啡工坊的张德弘,想要瓦解一般人认为咖啡苦涩的刻板印象,让更多人了解咖啡,爱上咖啡。(邓玫玲/大纪元)
哈士奇咖啡工坊的张德弘,想要瓦解一般人认为咖啡苦涩的刻板印象,让更多人了解咖啡,爱上咖啡。(邓玫玲/大纪元)

哈士奇咖啡工坊的张德弘则表示,台湾咖啡的品质其实很好,只是生产的数量少,也没有业者大力推广,造成没落的景象。其实,台湾的土地是非常适合种咖啡,台湾位在欧亚大陆和菲律宾海板块交界处,土地含有丰富的矿物质,咖啡可以吸取土地的养分健康地成长,再加上海岛型气候的特色,他相信:“台湾是可以种出优质咖啡的好地方。”

不接受咖啡“酸” 无法入深度领域

但是台湾咖啡的文化毕竟太浅,咖啡豆的口感偏酸,造成一般民众无法接受,张德弘说,“好的咖啡才能留住那个酸,不好的咖啡不能浅培,因为不能把不好的酸烘焙出来,那种酸是是一种死酸,不能回甘。”张德弘更指出,台湾的土地种出的咖啡充满水果香气,尤其是百香果、龙眼花的香,是其他地方种不出来的风味。

在推广精品咖啡这段期间,张德弘发现,一般消费者对咖啡的刻板印象就是认为咖啡是苦的,因为一般义式咖啡会把豆子烘得焦黑,喝这些深烘焙咖啡的消费者,已不太容易再进一步尝试其他口味,尤其是不能接受咖啡的“酸”。张德弘强调,“不能品尝咖啡的酸,就无法踏入咖啡的深度领域。”

在自家庄园种出多次冠军豆的郭志嘉指出,很多消费者买到的台湾咖啡豆大部分都是混合国外进口的豆子,然而,真正的台湾咖啡豆在国际上越来越受好评,因为台湾的年轻人都愿意去学习,烘焙的技术也进步很多,再加上便利商店全面推出的优惠咖啡,让台湾的消费者接受了咖啡,开创了喝咖啡的热潮,但是精品咖啡的推广仍不足,“真正的精品咖啡是须透过评鉴的,经过台湾最大的咖啡协会评分达到80分以上才算得上精品咖啡。”

拒绝烂咖啡 自己手冲只要50元

提供到府服务的张德弘为客人概算过,准备一组滤泡式咖啡的器具很简单,只要一个磨豆机、一只滤杯、小磅秤、一把手冲壶与玻璃咖啡壶,花费4千元左右,再买500元的半磅精品豆,自己就可以手冲咖啡,一杯只需要50元,就可享用健康美味的好咖啡了。

“拒绝烂咖啡”是推广精品咖啡的业者呼吁的口号,他们建议消费者不要去喝即溶咖啡,尤其是台湾的咖啡豆制成的即溶咖啡可能更糟,因为台湾生产的咖啡豆极少,不能和生产咖啡的大国相比,国外大厂的即溶咖啡还可能用咖啡豆去萃取,台湾产制的即溶咖啡可能只有香精等化学成分,聪明的消费者还是选择精品豆吧。

烘焙咖啡的深浅 决定风味与营养

在自家庄园种出多次冠军豆的郭志嘉指出,真正的台湾咖豆在国际上越来越受好评。(邓玫玲/大纪元)
在自家庄园种出多次冠军豆的郭志嘉指出,真正的台湾咖豆在国际上越来越受好评。(邓玫玲/大纪元)

从小跟着父亲在咖啡庄园工作的郭志嘉指出,台湾庄园的精品咖啡真的不多,有的咖啡商卖台湾咖啡,却没有自己的庄园,也没有农粮署认证的QRcode,这样的咖啡豆来源就比较复杂。除了咖啡豆的来源,郭志嘉提到,现在台湾市面卖的咖啡大部分是深烘焙的豆子,有的店家把咖啡豆烘得太焦,等于是烤焦的豆子,甚至是放得太久,连焦油都流出来了,他提醒消费者,“如看见油油黑黑的咖啡豆一定要小心,可能有过期的问题。”

张德弘也强调,浅培的咖啡豆会有烘不熟的问题,没有熟化的咖啡豆会残留有毒的生物碱,对人体是有害的,也是造成心悸的主要成分,当然还有瑕疵与缺陷豆的毒素问题;但是如果烘得好的浅培咖啡,会保留丰富的绿原酸,绿原酸是一种抗氧化物,对肝脏很好,还有燃脂及提升注意力的功效。

为推广精品咖啡而努力奔走的两位青创业者,都有共同的理想,想要瓦解台湾一般人认为咖啡苦涩的刻板印象,让更多人了解咖啡,爱上咖啡的美味,更享受咖啡的乐趣,他们期盼这不是一个梦想,而是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咖啡风潮汹涌的事实。

台湾种咖啡第一人郭章盛

嵩岳咖啡庄园位于海拔1,200公尺的高山,在古坑乡与阿里山交界的嘉南云峰下,来到庄园的客人总有机会看到云雾缭绕的景象。(邓玫玲/大纪元)
嵩岳咖啡庄园位于海拔1,200公尺的高山,在古坑乡与阿里山交界的嘉南云峰下,来到庄园的客人总有机会看到云雾缭绕的景象。(邓玫玲/大纪元)

嵩岳咖啡庄园位于海拔1,200公尺的高山,在古坑乡与阿里山交界的嘉南云峰下,来到庄园的客人总有机会看到云雾缭绕的景象,在这个云雾包围的庄园,种了近36年咖啡的郭章盛表示,他应该是台湾第一个种咖啡的人,当初砍掉茶树种咖啡,其实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因为每年采茶菁的时间很短,却常常在紧要关头找不到采茶工人,只好放任茶菁老去,让辛苦种植的满园好茶失去最美的风味,于是他决心改种咖啡树。

郭章盛说,咖啡豆不会在一夜间老去,所以采收期较长,这对高山上人力不足的庄园是比较有利的。郭章盛指出,现在嵩岳庄园里种的咖啡树有很多不同的品种,除了最普遍的铁比卡,还有一些稀有的品种,因为台湾没有人有种咖啡的经验,所以他种咖啡都是参考国外的资讯,再自己摸索,同一品种的咖啡尝试不同的处理方式,再作成纪录。

嵩岳咖啡庄园里处理日晒豆的情境。(嵩岳咖啡庄园提供)
嵩岳咖啡庄园里处理日晒豆的情境。(嵩岳咖啡庄园提供)

经过不断尝试,对于咖啡豆的制成,郭章盛已有了自己独特的方式,因为嵩岳曾经是制茶的茶园,拥有一些制茶的设备,咖啡豆在处理的过程中也可以采用,而且控制咖啡豆的发酵过程与制茶有一些类似,所以郭章盛制成的咖啡豆,与一般庄园的咖啡风味有所不同。郭章盛欢迎对台湾咖啡有兴趣的消费者上山来品咖啡,了解台湾咖啡的真正实力。

责任编辑:罗令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