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角落台湾》

“老兵居”聚落的咏叹调─玉兰花下等妻回

老兵郭诚和他的黄昏家园

墙右前方所题“玉兰花下等妻回”七字,却是直白而伤感。(吴雁门/大纪元)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雁门台湾云林报导)一生中他担任过蒋和毛的侍卫,蒋、毛二人都已经走入历史,高龄93岁的郭诚,则遁居在三条崙箔子寮防风林间的“老兵居”。老兵居及群聚建筑外是三百里宽的台湾海峡,他说,自己还要活下来,继续见证忧患的人生和两岸无硝烟弹火的和平世代!

最后的侍卫长 戎马老兵九死一生

夏至后,午间晴日炎蒸,车子经海清宫,转入沿着海堤布阵的木麻黄密林中,因连着数日梅雨暴袭,积涝成泽,加上海风轻送,方觉得暑氛稍降。

多日梅雨暴袭,积涝成泽。
多日梅雨暴袭,积涝成泽。(吴雁门/大纪元)

1971年郭诚由宪兵连连长退伍,奉派进驻台西海防部队,1980年与多位同僚家庭,在西滨的箔子寮秘境,组成了海防生活圈的老兵聚落,37年来,同僚相继凋零,而这位老家在湖南,14岁入伍,从此转战南北,自称是“炎湖硬汉”的老兵,也已入耄耋之年。

郭诚曾和少林寺僧人学过武术,近身搏击可瞬间取人性命;枪法能够随手打下飞鸟,神准无比。因和毛同是湖南人,他于1946年国共重庆政治协商会议时,被指派为毛泽东的贴身护卫。会议后,毛问郭诚要不要跟着他到延安?“我虽喜欢同乡,但不喜共产主义!”他庆幸在70年前做了这个决定。

老兵居的正面墙上,挂着以红底白漆书写长达420字的长联,上联铺叙五千年道统与家国板荡大事,郭诚指着下联文字:“童年失学,少年失家,青年失恋,老年失业,十四岁入伍,便终身参加革命,做领袖的铁卫队……”读至此似有所感的,他以略高声量道:“下联讲的,都是私事、小事!”

420字的长联,下联讲的,都是私事、小事!(吴雁门/大纪元)

在剿匪与台海战役中,郭诚多次历险,他行事一向胆气豪迈,避安就危,所谓的私事,自非为私,更不是小事。剿匪战事有次临敌,整个连队伤亡近半,郭诚幸存了下来;八二三炮战期间,他护卫蒋介石视察金门防务,一发炮弹就在身旁炸开,两人毫发无伤。

“我是有使命的,所以没事!”活过百岁应无问题,他非常自信的说。来台一甲子有余,早认定自己是一个正港的台湾人,晚年亲近佛法修炼,“天留老眼看澄清”,他所说的使命,或许有更深一层的意涵呢!

柔情铁汉 玉兰花下等妻回

郭诚童年失学,识字与文化学习均在军旅中养成,他精研八卦易理,对诗词尤是爱不释手。老兵居的小客厅自撰了一副人生感悟的对联:“遭亿万劫假借肉体修长郭,破生死关苦等灵魂归一诚”横批:遭破斋。

老兵居内,典藏军旅文物及壮美的记忆。
老兵居内,典藏军旅文物及壮美的记忆。(吴雁门/大纪元)

正门围墙上,另一短联则大见胸怀:“享天下邑,成一家言”。享、邑,成、言,可合成郭诚二字,他喜欢将名字嵌入联中,眉寿高龄,名心消尽,嵌名联仅为制联一格而已!

黄昏家园。
黄昏家园。(吴雁门/大纪元)

墙右前方所题“玉兰花下等妻回”七字,却是直白而伤感,老兵居位在林带开阔处,四方来客常会在墙前伫足,细细琢磨着老兵居主人至老不渝的绵绵情意。部队迁台前,郭诚已经结婚,而23岁时的“新婚别”,是他和许多老兵们共有的伤痛经历;开放探亲后,他回到湖南寻亲,始知于战乱与整肃运动中亲友星散,发妻也已亡故。

聚落偶有来客。
聚落偶有来客。(吴雁门/大纪元)

每天晨起,整理好社区环境,郭诚会在石椅上静坐,老侍卫长坐久了,林外夏潮澎湃的海峡,竟也被温柔地凝望成蜿蜒的秋水沅江。起身回房前,他总习惯的摸摸信箱,但期待经常是落空的;六月下旬,我特别从20里外寄了一盒茶叶、一首诗到他箔子寮501号的信箱里。

诗中间一段是这么写的:就墙外的一树玉兰花/仍衷情于等待/它风情款款地摇曳起/沅江少年仔的漂泊情愫/继续候着吧!/诀别时来不及诵读的情词/犹典藏在老柜子的夹层间以及伤痛的心底…..

73岁那年,郭诚找了个相互扶持的老伴,但未育有子女。玉兰花下等妻回,在你我对此凄美等待的想像,生出许多心之前,我们是该当到老兵居聚落看看的。

后老兵期 边缘族群的寥落家园

两岸开放交流初期,老兵的议题曾被普遍关注,迈入后老兵期,未改建的偏远老兵聚落,因人口数锐减,社区更趋老化,这些个边缘聚落,需要新的关怀模式介入。

“老兵居”聚落还住着5户人家,郭诚夫妇外,两位孀居老妇,一和身心障碍的女儿同住,另一位的女儿远嫁,孩子在六轻上班;西侧两户人家,门窗紧闭,更有三处住家人去楼空,虽是在大白天,但整个聚落悄不闻人声,安静得都要被世界遗忘了。

两度探访老兵居聚落,发现居民有身心健康咨询、居家环境整理、休闲活动指导的需求。漫步林区时,见一户荒废的矮房前,立着一块木牌,上方写着:“图书与电脑教室预定处”,看来,我这访客的视野还是太狭隘了呢!

图书与电脑教室预定处。
图书与电脑教室预定处。(吴雁门/大纪元)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