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湖南官场贿选往事 周强“到哪去了”

湖南官场贿选,应该全权负责的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到哪儿去了?”(最高法院官网图片)

湖南官场贿选,应该全权负责的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到哪儿去了?”(最高法院官网图片)

人气: 25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4日讯】9月11日,中纪委推出的《巡视利剑》全部四集已播出完毕。在这部反腐专题片中,首次披露了辽宁贿选的诸多细节。

其实不仅辽宁贿选案,从9月6日《巡视利剑》上传预告片花到11日播毕的这一段期间,中纪委的官网及旗下纪检刊物,还推出了共计4篇的主题文章,都点名了湖南衡阳贿选案。

由于《巡视利剑》才刚刚揭露辽宁贿选案始末,这里就重点回顾4年前官媒和非官媒都评价是“超大”的衡阳贿选案。

首先,用数字看衡阳贿选案。在2013年12月29日立案调查时,官方通告,涉案金额达1.1亿元,涉及56名省人大代表、518名市人大代表、68名代表大会工作人员。媒体称,这是1949年以来涉案金额最大、涉及党政官员和人大代表最多的一起选举弊案。

如果相比辽宁贿选案──523人涉及贿选,涉案金额官方没有公布,所以至今衡阳这一涉案金额和总人数均是空前的贿选大案。

其次,非量化的“超大”是“公然公开”。仅以媒体报导上的一例足以说明:据衡阳一位官场人士回忆,2013年1月2日,即湖南省人大代表选举当天,他在衡阳一家茶楼饮茶,邻座一位老板模样的人在大声打电话,“谁谁谁给4000,谁谁谁给5000……”

衡阳的贿选,就是公开这么喊的,就是这么光天化日。要知道,在《巡视利剑》中,中纪委对辽宁贿选的评语不过是“送钱送物几乎是半公开状态”。

再者,舆论所说的“超大”是指整个湖南官场的政治生态贿选公开且普遍。据报导,在另一湖南城市——邵阳,与衡阳同一天选举出了省人大代表,邵阳籍商人黄玉彪,在选举前按照当地贿选“潜规则”,给300多名市人大代表送出了每人1000元的红包。但黄玉彪仍然落选,而且送出去的钱“概不退还”。

湖南官场贿选案之大,还在于创下另类纪录──习近平对该案三次公开点名,拍桌子,六连问。

关于这三次点名,据报导是2014年中纪委三次全会上,2016年中纪委六次全会上,2016年两会期间。

关于拍桌子,据人民日报社主管的《人民文摘》2014年曾发表《领导人拍案时刻》一文,其中提到,习近平也有拍桌子发火的时候,衡阳破坏选举案就曾令他拍桌子。

关于六连问,媒体广为报导过,在2014年中纪委会议上,习近平连发六个“到哪儿去了?”──市委和市政府到哪儿去了?当地的纪委、当地人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到哪儿去了?国法观念到哪儿去了?良知到哪儿去了?等等。

在整个选举阶段,衡阳像处于真空,试问按廉政主体应该全权负责的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到哪儿去了?”

湖南官方政务信息显示,2012年4月18日上午,湖南省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工作学习班在长沙开班,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强在学习班上强调,“依法组织投票选举,确保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圆满成功,迎接十八大胜利召开”。

结果在习李十八大上台后不久,2013年1月起,湖南邵阳、衡阳两地连续曝出贿选丑闻。其中衡阳527名市人大代表有518名受贿,人均近20万,人大代表中98.29%成了罪犯。

媒体调查报导曾经指出,贿选在湖南官场从来就不是新闻,就以习近平三次点名、拍桌子、六连问的衡阳贿选案来说,是“老百姓都知道的事情”,只是时任湖南一把手周强“到哪儿去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9-14 4: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