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志平案证人:行贿与捐款大不同

检方证人、塞内加尔前外长加迪奥离开联邦法庭。 (蔡溶/大纪元)

人气: 42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8年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11月29日,香港民政局前局长何志平涉嫌行贿非洲政要案庭审进入第四天,检辩双方就2014年底何志平与中国“华信能源”(CEFC)高层拜访乍得总统时,向德比总统赠送藏有200万美元现金礼盒,以及前后发生的事情,交叉盘问检方证人、塞内加尔前外长加迪奥。

行贿与慈善捐款有什么区别?与打开市场的“入门费”又有什么区别?

2014年12月底何志平与“中国华信”(CEFC)代表团在乍得的商务会议即将结束时,向乍得总统德比赠送礼盒,德比总统事后发现内藏200万美元现金时大怒,次日把中国代表团召回总统府,痛斥“你以为所有的非洲领导人都腐败?”他说甚至想把这个中国代表团驱逐出境。

何志平愕然之余,只好声称这是对乍得公益事业的捐赠,但总统说:“没有这样捐款的,这些钱不能留在我的官邸”,他要求何志平等人把钱带回中国。华信团队用中文商量了两分钟之后,由执董臧建军代表团队表示后悔,以“中国文化中,拿回礼物很丢脸”为由,说他们将写一封信,表明这笔钱是“人道捐款”。

隐密送钱 怎会是“捐款”?

身为中间人的加迪奥说,他与总统一样,根本不相信这是捐款。因为一般的国际捐赠,事先要商谈捐赠金额、细节等问题,双方签署同意书,财政局接受捐赠单,办理捐赠仪式,向媒体公开等等。这些钱不会直接去到外长或总统手上。

加迪奥说,据他知道,“中国华信”方面亦没有宣布这笔捐赠,事后对“捐款”根本不闻不问,这一切反常做法,除了“行贿”还能是什么?

加迪奥作证说,当时中石油被乍得政府罚款12亿美元,经过谈判后,乍得总统将罚款减少到4亿美元,同时将中石油10%的开采权(oil right)出卖。“中国华信”有兴趣收购这10%,但“华信”出价2亿美元,而乍得总统坚持要10亿美元,双方一直谈不拢。

何志平的辩护律师在盘问加迪奥时,试图让陪审团相信,在接洽乍得总统德比的初期,加迪奥提议何志平向德比的政治生涯提供秘密经济援助,以此作为打开乍得市场的“入门费”(entry ticket),相当于授意何志平贿赂乍得总统。

但加迪奥对“入门票”(entry ticket)有不同的解释。他以法国石油公司为例说,西方石油公司希望进入乍得市场,或会当面询问总统希望有什么好处,作为他们进入市场的门票,这时总统或会指示该公司接洽乍得财政部门,双方商谈捐款事宜。

“从来没听说过这样式的,不讨论,却在会议结束后突然将200万现金放在礼盒中,给总统个人。”加迪奥认为这是贿赂,而不是打开市场的“入门费”。

加迪奥对中方如此打发他 心生不满

针对加迪奥2005年协助中国挖台湾外交墙角,与塞内加尔恢复邦交一事,控辩双方亦再次盘问加迪奥。加迪奥承认,他在邮件中所称“中国把一千至二千万美元给了塞内加尔前总统”,只是传言,他手中并无确凿证据。但虽然没有依据,却也不是凭空杜撰,对方亦没有指出他的说法不对。加迪奥说,他当时只想以此说明,身为主要谈判代表的他,中方不能把钱都给了总统一人,却把他给打发了。

虽然加迪奥最终得到何志平一方支付的40万美元,加迪奥说,细算下来,其中20万是聘请他来年担任顾问的费用,10万赞助加迪奥2014年举办的国际论坛(酬谢加迪奥帮助中方解决200万美元“慈善捐款”手续,补办捐款文书),10万元酬谢加迪奥出面为华信打开乍得市场。

加迪奥说,他对何志平一方对待他的方式很不满。认为自己辛苦工作半年,为中国华信进入非洲打开了大门,至少应该得到50万美元的报酬。但是何志平一方安排给总统200万美元现金,却只给了他10万美元。去除他自掏腰包十次飞往乍得,差旅费花了2万美元,剩下才8万美元“劳务费”,实在太少。 ◇#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