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冰上丝路”盯上格陵兰 背后有何企图

格陵兰是世界上最大的岛屿,但人口仅为56,000人,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地区,长期接受丹麦的经济资助。(MAGNUS KRISTENSEN/AFP/Getty Images)

人气: 442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随着华为孟晚舟被抓,华为的全球投资和布局日益引起国际关注,西方各国对中共通过各种企业、学术机构等在全球各地渗透,以达到其政治军事目的的野心开始警觉。

在北欧,丹麦人发现,一条来自中国的“冰上丝绸之路”已悄无声息地缠住了其联合王国属地格陵兰岛。如何应对中共的野心,同时又能让格陵兰免遭中共利诱陷阱及其带来的军事威胁,成为了丹麦社会各界的关注点。“冰上丝绸之路”属于“一带一路”大项目。

冰上丝路 格陵兰成重要一站

英国广播公司BBC近日报导,尽管北京距离北极圈达近3000公里,但中共已经开始自称为“近北极国家”。报导说,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共正在向全球渗透,其商人和政客几乎渗透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各个地方,现在中共长臂来到北极。

今年年初(1月26日),中共公布了《中国的北极政策》,将中国定位为“近北极国家”,并将其纳入“一带一路”的大框架下,即“冰上丝绸之路”。

中共进入北极,格陵兰成为了“冰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站。虽然格陵兰是世界上最大的岛屿,但人口仅为56,000人,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地区,长期接受丹麦的经济资助。

但是格陵兰在中共的眼中具有很大的战略意义,因为美国的一个军事基地就设在格陵兰北部的图勒(Thule)地区。新西兰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因揭露中共统战系统而多次遭到恐吓和威胁的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曾写信给格陵兰媒体sermitsiaq.ag说:“如果美国向中国发射导弹,它们将飞越北极;中国的导弹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发射到美国。这就需要在这里有一个运转良好的极地卫星网络,为此,他们必须拥有北极和南极卫星接收站。”

中共的北极野心:矿产和政治影响

丹麦著名的北极问题研究记者和作家马丁·布瑞姆(Martin Breum)在今年4月撰写了一篇文章,题为“中国可以建造格陵兰的飞机场吗?”该文发表在当周的丹麦《周末报》(Weekendavisen)上。布瑞姆在文章中详细解读了中共在格陵兰的布局。

布瑞姆在文章中特别提到了布莱迪的分析。布莱迪认为,中共把极地、外太空和海洋这样的国际开放领域视为新的前线(中共分别称为:冰上、太空、海上丝绸之路),并全面展开权力和原材料的争夺。极地研究是一个重要的途径。中共在短短的几年就在极地建造了很多大型的研究站,迅速在冰上扩张,速度超过美国和俄罗斯。

布瑞姆完全赞同布莱迪的分析,并认为,中共投资格陵兰的目的也是同样的战略,一个是确保其获得铁、锌、铅、铀、稀土等资源;另一个就是在北极地区获得政治影响力。2013年,中共与格陵兰签署了关于格陵兰矿产勘探的协议。中国地质调查局自此一直在开展研究。2016年5月,中共极地核心机构——国家海洋局与格陵兰签署了一个广泛的协议,涉及地质、海冰、冰川、大气物理、环境、气候的研究和学者交流等方面的事宜。

中共以研究为名 意在“北斗”

2017年,中共国家极地研究所在格陵兰建立研究站的计划出炉。该计划将建设总面积为2000平方米的住宅和实验室,这是格陵兰有史以来最大的研究站。2017年5月,一群中国游客中的部分成员会见了格陵兰自然研究所(Grønlands Naturinstitut)的科学家,讨论了一个可能的联合项目,即建立一个用于气候研究的卫星接收器。这样的要求让格陵兰的科学家们直接陷入两难境地,因为卫星接收器也可能被用于支持中共的“北斗导航系统”,这是类似于GPS的导航系统,且具有潜在军事意义。

精通中文的中国问题独立研究员米格尔·马丁(Miguel Martin)经常用笔名“饥肠辘辘”(Jichang Lulu)撰写文章,他认为,这群“游客”中有一人是高级北斗系统专家,另一人具有中共国防背景。格陵兰记者透露,格陵兰自治政府(Naalakkersuisut)没有被告知这两人的真实身份。

企图获取资源:由北至南 连线布局

中共对格陵兰矿产的兴趣长期以来都是毫不隐讳的。现在中国有色矿业集团参与了在北格陵兰岛柠檬峡湾(Citronen Fjord)的一个采矿项目,该项目获得格陵兰政府批准,由澳大利亚铁皮(Ironbark)公司进行锌和铁矿石开采,中共的参与使得铁皮公司找到了必要的投资人。中国有色矿业海外项目副经理秦军满于2017年访问该矿,这是地球上最北端的矿产。

在格陵兰南部,同样与中共政府有联系的盛和资源在纳尔萨克(Narsaq)的克万纳山(Kvanefjeldet)购买到了开采铀和稀土的权利。盛和自2016年开始拥有格陵兰矿业和能源(GME)12%的股份,并期待能够在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矿床之一的克万纳山开采。但该项目存在争议,稀土矿物属于战略性物资,可用于现代工业和军火生产,在此之前中共已经控制了90%左右的世界稀土市场。铀矿开采的前景使格陵兰产生分裂,同时该项目使格陵兰与丹麦产生了很大的分歧。

布莱迪提醒,丹麦签署过全球承诺,她在回复《周末报》的信件中写道:“丹麦签署了瓦圣纳协定(Wassenaar-aftalen),该协定预防对敏感商品或技术的出口。格陵兰应注意不要输出同时具有民用和军事意义的专有技术,特别是针对没有签署瓦圣纳协定的中国。”

在格陵兰中部的伊苏瓦(Isua),中国矿业公司俊安集团(General Nice)拥有一个著名的铁矿石开采许可证。据报导,2014年有超过2000名中国采矿工人准备来到格陵兰进行开采,但后来可能因为钢铁在世界市场上过剩,所以该项目遭到搁置。

格陵兰需要投资 中共趁机搞分裂

英国BBC的报导提到,中共在很多其它国家的销售技巧是提供他们急需的基础设施,包括机场、道路和纯净水,格陵兰同样对中共的投资表示欢迎及感激。格陵兰前主席库皮克·克雷斯特(Kuupik Kleist)说,他认为中共的参与对格陵兰有益。

但这是需要代价的。BBC报导说,中共可以从中获得很多国家所需的原材料,而中资并不意味会给当地人带来长期工作的机会,中共通常会把工作给中国劳工。在很多国家的案例中,中资给中共带来的利益远远超过对当地的帮助。在南非等地,有人抱怨称,中共的参与往往会带来很多腐败。

但在格陵兰,中共还利用格陵兰的发展弱势搞分裂,暗地里支持格陵兰独立。在今年3月,全球研究分析网站杰姆斯城基金(The Jamestown Foundation)中国简报(China Brief)专栏发表了马丁的一篇名为“中国在格陵兰:矿产、科技和点头独立”的文章,在文章最后,马丁总结道:“格陵兰政府热衷于把中国作为采矿和基础设施项目的主要投资者,以及旅游业和海产品客户,也是减少对丹麦经济依赖的未来核心角色。”

“这种热情还没有通过重大投资得到回报,而且可能发生变化。 由于高成本,低商品价格,缺乏基础设施和金融不确定性,采矿业的发展受到阻碍,中国企业仍保持谨慎态度。在政治接触中,中共避免任何支持格陵兰独立的迹象,但这个话题现在已经在学术界公开讨论。”

丹麦守护后院 拒绝中共独裁影响

格陵兰虽然是世界最大岛屿,但并不完全独立,与丹麦和法罗群岛组成丹麦联合王国,格陵兰享有内政自治权,但根据联合王国的自治法律,在外交和国防等领域丹麦依然对格陵兰拥有决定权。

丹麦国防调查局(FE)在2017年发出警告,中共希望在北极扩张的野心如此之大,以至于他们根本不需要投资有什么回报。在丹麦国防调查局的眼中,格陵兰是特别薄弱的环节:“中共的企业和中共的政治体制紧密相连,因此在格陵兰的大量中资构成了特别的风险。这是因为中共大量投资的目的是对格陵兰社会产生政治影响。这样,当他们对战略性的资源进行投资时,政治的影响和压力会对格陵兰构成更大的风险。”

新西兰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布莱迪在回答丹麦《周末报》的提问时指出:“格陵兰政府现在应该研究一下现有的法律,看看是否足够完善,以确保格陵兰的政治体系不受侵犯。格陵兰政府应该投入精力让政府部门对中共有深入的认识,同时积极调查中共在多大程度上对格陵兰的政治产生了影响。”

丹麦人对格陵兰岛具有深厚的感情,一千年前丹麦人就来到了这里居住。现在很多丹麦人会选择去格陵兰生活,也有很多格陵兰人来到丹麦定居,丹麦语是格陵兰人的第二语言,丹麦女王也常去格陵兰访问,并一定会在新年之际向格陵兰人送去祝福。丹麦执政党自由党(Venstre)外事发言人延森(Michael Aastrup Jensen)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我们不希望在我们自己的后院出现共产主义独裁专政。”

丹麦教授:中共军事基地会对北美构成威胁

中共对格陵兰的野心不仅限于格陵兰本身,如果中共在格陵兰成功设立军事基地,丹麦、北欧、欧洲,甚至是北美都会受到中共的影响。丹麦《政治报》(Politiken)10月中旬报导,如果中共在格陵兰取得强大势力,必然会增强中共的军事力量,这是美国最担心发生的事情。

丹麦国防学院教授瑞白克-克莱蒙森(Jon Rahbek-Clemmensen)在接受采访时说:“美国担心中共对格陵兰产生影响。同时他们担心中共会利用格陵兰成立一个军事基地,这会对整个北美地区构成威胁。”

瑞白克-克莱蒙森表示,丹麦在9月决定投资格陵兰机场的目的就是要排除中共的投资。他说:“从丹麦的角度来说,格陵兰是丹美关系很重要的一张牌。如果美国人担心中共,丹麦也会担心。”

格陵兰议会通过丹麦出资建机场

丹麦的努力与国际社会的关注,让格陵兰的议员们看清形势。丹麦首相拉斯穆森(Lars Løkke Rasmussen)和格陵兰自治主席基尔森(Kim Kielsen)在今年9月10日签订了合作协议,并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首相对媒体表示:“这是历史性的一天,多年后回首,人们会说,这是格陵兰自力更生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我们共同凝聚力量托起这样的雄心壮志。我们也向外界传递清晰的信息,我们的联合王国将开始新的合作,将容纳更强大的力量、更多的机会。”

由于丹麦在外交和国防对格陵兰有决定权,因此丹麦政府投资的同时也要求机场项目的其他投资者须获得丹麦的认可。目前丹麦政府很担心中共会对格陵兰产生影响,因为中国通讯建设公司(China Communications Construction Company)是机场建设项目被选中的投标人之一。格陵兰的议员们对机场建设已经讨论多年,由此引发的争议甚至导致联合执政党派之一的纳雷拉克党(Naleraq)在今年9月退出执政。

不过,格陵兰议员做出了最后的决定。丹麦瑞草新闻社(Ritzau)11月15日报导,格陵兰议会多数通过,将在南格陵兰建设新机场,并对另外两个现有的机场进行扩建。丹麦政府将为机场建设项目投资7亿丹麦克朗(约1亿美元),这使得丹麦政府对此项目拥有33.3%的股权,同时丹麦政府还将提供低息贷款4.5亿丹麦克朗(约7000万美元),以及4.5亿丹麦克朗(约7000万美元)的贷款担保。

布瑞姆指出,丹麦政府处理中国投资格陵兰问题至少有四个方面的考虑:

1. 对中共在格陵兰产生太大影响力的担心;
2. 丹麦自己在中国的利益受到干扰的担心;
3. 不能把格陵兰往外推给中共;
4. 格陵兰与美国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特别是位于图勒(Thule)的美军基地。(根据1951年丹麦与美国达成的有关格陵兰岛的防务协定,美国在该地区拥有实质性军事权利。)

丹麦首相拉斯穆森在2016年因国防安全原因,阻止了俊安集团购买位于格陵兰岛南部绿谷(Grønnedal)的一个废弃丹麦海军基地。#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12-23 7: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