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冰上絲路」盯上格陵蘭 背後有何企圖

人氣 4533

【大紀元2018年12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導)隨著華為孟晚舟被抓,華為的全球投資和布局日益引起國際關注,西方各國對中共通過各種企業、學術機構等在全球各地滲透,以達到其政治軍事目的的野心開始警覺。

在北歐,丹麥人發現,一條來自中國的「冰上絲綢之路」已悄無聲息地纏住了其聯合王國屬地格陵蘭島。如何應對中共的野心,同時又能讓格陵蘭免遭中共利誘陷阱及其帶來的軍事威脅,成為了丹麥社會各界的關注點。「冰上絲綢之路」屬於「一帶一路」大項目。

冰上絲路 格陵蘭成重要一站

英國廣播公司BBC近日報導,儘管北京距離北極圈達近3000公里,但中共已經開始自稱為「近北極國家」。報導說,作為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中共正在向全球滲透,其商人和政客幾乎滲透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各個地方,現在中共長臂來到北極。

今年年初(1月26日),中共公布了《中國的北極政策》,將中國定位為「近北極國家」,並將其納入「一帶一路」的大框架下,即「冰上絲綢之路」。

中共進入北極,格陵蘭成為了「冰上絲綢之路」的重要一站。雖然格陵蘭是世界上最大的島嶼,但人口僅為56,000人,是一個經濟落後的地區,長期接受丹麥的經濟資助。

但是格陵蘭在中共的眼中具有很大的戰略意義,因為美國的一個軍事基地就設在格陵蘭北部的圖勒(Thule)地區。新西蘭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因揭露中共統戰系統而多次遭到恐嚇和威脅的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曾寫信給格陵蘭媒體sermitsiaq.ag說:「如果美國向中國發射導彈,它們將飛越北極;中國的導彈也會用同樣的方式發射到美國。這就需要在這裡有一個運轉良好的極地衛星網絡,為此,他們必須擁有北極和南極衛星接收站。」

中共的北極野心:礦產和政治影響

丹麥著名的北極問題研究記者和作家馬丁·布瑞姆(Martin Breum)在今年4月撰寫了一篇文章,題為「中國可以建造格陵蘭的飛機場嗎?」該文發表在當週的丹麥《週末報》(Weekendavisen)上。布瑞姆在文章中詳細解讀了中共在格陵蘭的布局。

布瑞姆在文章中特別提到了布萊迪的分析。布萊迪認為,中共把極地、外太空和海洋這樣的國際開放領域視為新的前線(中共分別稱為:冰上、太空、海上絲綢之路),並全面展開權力和原材料的爭奪。極地研究是一個重要的途徑。中共在短短的幾年就在極地建造了很多大型的研究站,迅速在冰上擴張,速度超過美國和俄羅斯。

布瑞姆完全贊同布萊迪的分析,並認為,中共投資格陵蘭的目的也是同樣的戰略,一個是確保其獲得鐵、鋅、鉛、鈾、稀土等資源;另一個就是在北極地區獲得政治影響力。2013年,中共與格陵蘭簽署了關於格陵蘭礦產勘探的協議。中國地質調查局自此一直在開展研究。2016年5月,中共極地核心機構——國家海洋局與格陵蘭簽署了一個廣泛的協議,涉及地質、海冰、冰川、大氣物理、環境、氣候的研究和學者交流等方面的事宜。

中共以研究為名 意在「北斗」

2017年,中共國家極地研究所在格陵蘭建立研究站的計劃出爐。該計劃將建設總面積為2000平方米的住宅和實驗室,這是格陵蘭有史以來最大的研究站。2017年5月,一群中國遊客中的部分成員會見了格陵蘭自然研究所(Grønlands Naturinstitut)的科學家,討論了一個可能的聯合項目,即建立一個用於氣候研究的衛星接收器。這樣的要求讓格陵蘭的科學家們直接陷入兩難境地,因為衛星接收器也可能被用於支持中共的「北斗導航系統」,這是類似於GPS的導航系統,且具有潛在軍事意義。

精通中文的中國問題獨立研究員米格爾·馬丁(Miguel Martin)經常用筆名「飢腸轆轆」(Jichang Lulu)撰寫文章,他認為,這群「遊客」中有一人是高級北斗系統專家,另一人具有中共國防背景。格陵蘭記者透露,格陵蘭自治政府(Naalakkersuisut)沒有被告知這兩人的真實身分。

企圖獲取資源:由北至南 連線布局

中共對格陵蘭礦產的興趣長期以來都是毫不隱諱的。現在中國有色礦業集團參與了在北格陵蘭島檸檬峽灣(Citronen Fjord)的一個採礦項目,該項目獲得格陵蘭政府批准,由澳大利亞鐵皮(Ironbark)公司進行鋅和鐵礦石開採,中共的參與使得鐵皮公司找到了必要的投資人。中國有色礦業海外項目副經理秦軍滿於2017年訪問該礦,這是地球上最北端的礦產。

在格陵蘭南部,同樣與中共政府有聯繫的盛和資源在納爾薩克(Narsaq)的克萬納山(Kvanefjeldet)購買到了開採鈾和稀土的權利。盛和自2016年開始擁有格陵蘭礦業和能源(GME)12%的股份,並期待能夠在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礦床之一的克萬納山開採。但該項目存在爭議,稀土礦物屬於戰略性物資,可用於現代工業和軍火生產,在此之前中共已經控制了90%左右的世界稀土市場。鈾礦開采的前景使格陵蘭產生分裂,同時該項目使格陵蘭與丹麥產生了很大的分歧。

布萊迪提醒,丹麥簽署過全球承諾,她在回覆《週末報》的信件中寫道:「丹麥簽署了瓦聖納協定(Wassenaar-aftalen),該協定預防對敏感商品或技術的出口。格陵蘭應注意不要輸出同時具有民用和軍事意義的專有技術,特別是針對沒有簽署瓦聖納協定的中國。」

在格陵蘭中部的伊蘇瓦(Isua),中國礦業公司俊安集團(General Nice)擁有一個著名的鐵礦石開採許可證。據報導,2014年有超過2000名中國採礦工人準備來到格陵蘭進行開採,但後來可能因為鋼鐵在世界市場上過剩,所以該項目遭到擱置。

格陵蘭需要投資 中共趁機搞分裂

英國BBC的報導提到,中共在很多其它國家的銷售技巧是提供他們急需的基礎設施,包括機場、道路和純淨水,格陵蘭同樣對中共的投資表示歡迎及感激。格陵蘭前主席庫皮克·克雷斯特(Kuupik Kleist)說,他認為中共的參與對格陵蘭有益。

但這是需要代價的。BBC報導說,中共可以從中獲得很多國家所需的原材料,而中資並不意味會給當地人帶來長期工作的機會,中共通常會把工作給中國勞工。在很多國家的案例中,中資給中共帶來的利益遠遠超過對當地的幫助。在南非等地,有人抱怨稱,中共的參與往往會帶來很多腐敗。

但在格陵蘭,中共還利用格陵蘭的發展弱勢搞分裂,暗地裡支持格陵蘭獨立。在今年3月,全球研究分析網站傑姆斯城基金(The Jamestown Foundation)中國簡報(China Brief)專欄發表了馬丁的一篇名為「中國在格陵蘭:礦產、科技和點頭獨立」的文章,在文章最後,馬丁總結道:「格陵蘭政府熱衷於把中國作為採礦和基礎設施項目的主要投資者,以及旅遊業和海產品客戶,也是減少對丹麥經濟依賴的未來核心角色。」

「這種熱情還沒有通過重大投資得到回報,而且可能發生變化。 由於高成本,低商品價格,缺乏基礎設施和金融不確定性,採礦業的發展受到阻礙,中國企業仍保持謹慎態度。在政治接觸中,中共避免任何支持格陵蘭獨立的跡象,但這個話題現在已經在學術界公開討論。」

丹麥守護後院 拒絕中共獨裁影響

格陵蘭雖然是世界最大島嶼,但並不完全獨立,與丹麥和法羅群島組成丹麥聯合王國,格陵蘭享有內政自治權,但根據聯合王國的自治法律,在外交和國防等領域丹麥依然對格陵蘭擁有決定權。

丹麥國防調查局(FE)在2017年發出警告,中共希望在北極擴張的野心如此之大,以至於他們根本不需要投資有什麼回報。在丹麥國防調查局的眼中,格陵蘭是特別薄弱的環節:「中共的企業和中共的政治體制緊密相連,因此在格陵蘭的大量中資構成了特別的風險。這是因為中共大量投資的目的是對格陵蘭社會產生政治影響。這樣,當他們對戰略性的資源進行投資時,政治的影響和壓力會對格陵蘭構成更大的風險。」

新西蘭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布萊迪在回答丹麥《週末報》的提問時指出:「格陵蘭政府現在應該研究一下現有的法律,看看是否足夠完善,以確保格陵蘭的政治體系不受侵犯。格陵蘭政府應該投入精力讓政府部門對中共有深入的認識,同時積極調查中共在多大程度上對格陵蘭的政治產生了影響。」

丹麥人對格陵蘭島具有深厚的感情,一千年前丹麥人就來到了這裡居住。現在很多丹麥人會選擇去格陵蘭生活,也有很多格陵蘭人來到丹麥定居,丹麥語是格陵蘭人的第二語言,丹麥女王也常去格陵蘭訪問,並一定會在新年之際向格陵蘭人送去祝福。丹麥執政黨自由黨(Venstre)外事發言人延森(Michael Aastrup Jensen)在接受BBC採訪時表示:「我們不希望在我們自己的後院出現共產主義獨裁專政。」

丹麥教授:中共軍事基地會對北美構成威脅

中共對格陵蘭的野心不僅限於格陵蘭本身,如果中共在格陵蘭成功設立軍事基地,丹麥、北歐、歐洲,甚至是北美都會受到中共的影響。丹麥《政治報》(Politiken)10月中旬報導,如果中共在格陵蘭取得強大勢力,必然會增強中共的軍事力量,這是美國最擔心發生的事情。

丹麥國防學院教授瑞白克-克萊蒙森(Jon Rahbek-Clemmensen)在接受採訪時說:「美國擔心中共對格陵蘭產生影響。同時他們擔心中共會利用格陵蘭成立一個軍事基地,這會對整個北美地區構成威脅。」

瑞白克-克萊蒙森表示,丹麥在9月決定投資格陵蘭機場的目的就是要排除中共的投資。他說:「從丹麥的角度來說,格陵蘭是丹美關係很重要的一張牌。如果美國人擔心中共,丹麥也會擔心。」

格陵蘭議會通過丹麥出資建機場

丹麥的努力與國際社會的關注,讓格陵蘭的議員們看清形勢。丹麥首相拉斯穆森(Lars Løkke Rasmussen)和格陵蘭自治主席基爾森(Kim Kielsen)在今年9月10日簽訂了合作協議,並召開了新聞發布會,首相對媒體表示:「這是歷史性的一天,多年後回首,人們會說,這是格陵蘭自力更生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我們共同凝聚力量托起這樣的雄心壯志。我們也向外界傳遞清晰的信息,我們的聯合王國將開始新的合作,將容納更強大的力量、更多的機會。」

由於丹麥在外交和國防對格陵蘭有決定權,因此丹麥政府投資的同時也要求機場項目的其他投資者須獲得丹麥的認可。目前丹麥政府很擔心中共會對格陵蘭產生影響,因為中國通訊建設公司(China Communications Construction Company)是機場建設項目被選中的投標人之一。格陵蘭的議員們對機場建設已經討論多年,由此引發的爭議甚至導致聯合執政黨派之一的納雷拉克黨(Naleraq)在今年9月退出執政。

不過,格陵蘭議員做出了最後的決定。丹麥瑞草新聞社(Ritzau)11月15日報導,格陵蘭議會多數通過,將在南格陵蘭建設新機場,並對另外兩個現有的機場進行擴建。丹麥政府將為機場建設項目投資7億丹麥克朗(約1億美元),這使得丹麥政府對此項目擁有33.3%的股權,同時丹麥政府還將提供低息貸款4.5億丹麥克朗(約7000萬美元),以及4.5億丹麥克朗(約7000萬美元)的貸款擔保。

布瑞姆指出,丹麥政府處理中國投資格陵蘭問題至少有四個方面的考慮:

1. 對中共在格陵蘭產生太大影響力的擔心;
2. 丹麥自己在中國的利益受到干擾的擔心;
3. 不能把格陵蘭往外推給中共;
4. 格陵蘭與美國保持良好的合作關係,特別是位於圖勒(Thule)的美軍基地。(根據1951年丹麥與美國達成的有關格陵蘭島的防務協定,美國在該地區擁有實質性軍事權利。)

丹麥首相拉斯穆森在2016年因國防安全原因,阻止了俊安集團購買位於格陵蘭島南部綠谷(Grønnedal)的一個廢棄丹麥海軍基地。#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巨大冰山漂到格陵蘭海岸 恐崩解引發海嘯
巨大冰山漂到格陵蘭海岸 恐崩解引發海嘯
中共投資格陵蘭 丹麥美國警惕其背後用意
擴張北極算盤落空 中共在格陵蘭島遭拒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嚇著中共了 隱身戰機試射核彈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美大選有盼頭
【嚴真點評】喬州現「內鬼」華府揪出大鱷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移民、邊界和中國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