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无神论崩溃中国系列(6)——媒体篇

专家:报纸始于中国 媒体却死于中共

在中共的精心操弄下,当今中国的媒体,早已不知该肩负的责任。图为零售商在北京街头卖报一景。(Peter Parks/Getty Images)
人气: 47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原彰台北报导)前言:当今媒体拥有第四权,肩负起监督政府的重要责任,在社会上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报纸普遍被认为源自西方社会,但严格地说,报纸属于中华传统文化里的一项宝贵资产。中国报纸发展历史悠久,但现代的中国人却已不知传统报纸该肩负的责任。本篇文章将阐述中国报纸的发展经验,以及与西方报纸间存在什么样的关系,进而指出当代中国报纸在发展上遭遇的困难。

1905年11月26日,同盟会机关报《民报》在日本东京创刊。国父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提出由“民族”、“民权”、“民生”三部分所组成的三民主义。图为《民报》发刊词。
1905年11月26日,同盟会机关报《民报》在日本东京创刊。国父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提出由“民族”、“民权”、“民生”三部分所组成的三民主义。图为《民报》发刊词。(Wikimedia Commons)

中国报纸最早出现在汉朝,并兴盛于宋朝,中国古代的报纸发挥着维持道德水准、传递真相的作用,可称作是中华文化里可贵的一环。但当今的中国包括报纸在内的各式媒体,已名存实亡,中国记者早已失去读书人的风骨,原因出自于中共政权的精心操弄。

受到电视普及与网路媒体崛起等新兴传媒兴盛的浪潮冲击下,传统报业现已被归为夕阳产业。但与新兴传媒百年不到的发展岁月相较,报纸的发展极具历史,德国1502年出版的《东方新闻》,首次使用了“Zeitung(意指报纸)”一词,被称为欧洲现代报纸的先驱。

而世界普遍公认的首份日报则是莱比锡的《新到新闻》(Einkommen Zeitung),其创刊于1650年的日耳曼地区。不过严格地说,报纸源自于中国,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项可贵结晶体。

中国报纸历史 从汉朝开始

汉朝是世上最早发行的官方公报的朝代,比起罗马凯撒大帝时的《每日纪闻》早约一个世纪。文史工作者吴沛霞说,当时称作《邸报》,“邸”原为汉朝诸侯王或郡国的办事处,在此传抄诏令奏章,传达君臣间的政令往来。此后历朝历代至明清止,《邸报》的发行没被中断过。

吴沛霞说,唐朝的《邸报》内容和编抄技术已相当进步。唐玄宗开元年间《开元杂报》是目前可考最早的官报。而报纸演变至宋朝时,受惠于印刷术的发达,社会上已出现由民间单位发行的“小报”,其内容除转载《邸报》里的政令等内容外,同时会刊出为民众喜闻乐见的小说、画本,以及四书五经与历史故事等,主题已相当丰富多元。

唐玄宗开元年间《开元杂报》是目前可考最早的官报。图为翻拍品,原文在文革时被摧毁。
唐玄宗开元年间《开元杂报》是目前可考最早的官报。图为翻拍品,原文在文革时被摧毁。(Wikimedia Commons)

现代的报纸由记者负责生产内容,而中国古代的《邸报》与小报的背后也都有类似记者的角色。吴沛霞提到,早期的《邸报》多数是由史官担任记者;初期的小报则多由官员与当时的读书人担当记者,这些文字工作者在当时都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知识水平相当高。

中华文化是神传文化,背后有着教人向善的优质内涵,吴沛霞说,中国古时候的报纸同样肩负着维持道德水准的重大责任,透过这类刊物的宣扬,达到人心向善,维持良好的社会风气。

《邸报》虽是宣导政令,但包括:宋朝《邸报》曾要求人民须具有道德节操,明朝时褒奖贞节女子等,又或是宋朝小报曾刊登儒家经典等内容,皆起到教化人心的作用。

古代报纸内容 宣扬人心向善

吴沛霞接着举例说,南宋初期的小报影响力已相当大,如秦桧污蔑岳飞谗害忠良,官方公告有失公正,御史胡铨曾上奏疏请求“斩秦桧以谢天下”,官方的《邸报》完全不着墨,反倒是小报却全文刊出,足见当时小报敢于报导真相的魄力。

她说,南宋官方虽然全面禁止小报发行,规定凡是私下看小报者流放数百里,鼓励告发偷看小报者,并赏钱一两百贯。但由于小报已是官民喜闻乐见,官方虽然明令禁止,但南宋小报仍畅销不衰。而宋朝官方对于小报的控制,其实是世界上最早的新闻法规。

报纸的发展经验早在数千年前的神州大陆萌芽与茁壮,但为何多数人认为报纸是西方社会的产物?吴沛霞表示,这与蒙古西征有着莫大关系,当时中国的印刷术流传到日耳曼地区,约翰尼斯.谷腾堡(Johannes Gutenberg)将其改良,而后在资本主义兴起时促成西方报纸的发展,并在清末民初时由传教士回传至中国,因而给了人们报纸由西方传来的印象。

吴沛霞说,清末时中国人已开始汲取西方人的办报理念,梁启超、康有为办的《中外公报》内容即在烘托君主立宪制、教育制度变法的主张,至于而后的《中国日报》、《民报》等报纸,内容则已在宣扬民主与自由等普世价值,但出现真正肩负第四权角色的报纸,则是等到民国之后才诞生。

图为1907年2月13日的《中国日报》。
图为1907年2月13日的《中国日报》。(GFDL/Wikimedia Commons)

忧恶史曝光 中共阻媒体传真相

鉴往知来,中国人办出好报纸的经验相当扎实,当代中国人同样可办出优良媒体,不过新唐人时事评论员赵培说,当今的中国大陆并没有真正的媒体,因为中共知道在操纵人民之前,必须先控制住媒体,禁止媒体让老百姓听见真相,包括中共迫害百姓的手段、老百姓困苦的生活情况,以及共产主义的作恶史等。

赵培也谈到,中华文化教育下的读书人以道德为根基,具有深厚的普世精神,譬如唐朝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谈到的是天下寒士得有居所,北宋范仲淹《岳阳楼记》提及需先天下之忧而忧,背后的精神都是为他人着想,他们从政的目的是希望改变不合理制度,造福一方苍生。

但当今中国已少有具传统读书人风骨的有志之士,原因是中共在历次运动里,已打坏了中国人的读书气息。当代的中国记者多数成为中共的统治工具,这也让中国媒体不具分析能力,也不敢检讨中共体制下的贪腐制度,甚至会自我审查,已称不上是具有第四权公用的真正媒体。

赵培说,中共掌控媒体的触手扩及全球,中共透过放利给国际大财团,要求这些财团控制其国家的各个媒体,目的是严控海外媒体对于中国真实情况的报导,甚至是帮中共涂脂抹粉,而海外媒体为了存活而自我审查

吴沛霞感叹,现代的中国记者应重拾读书人的风骨,西方记者也应具有骑士精神。记者须在道德沉沦的时代,发挥散播真相的作用,同时坚守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的精髓“不为强权所屈”,才能够真正地让世界潮流回归正向。◇#

责任编辑:于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