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房产史变迁 澳洲梦去向何方?

编译/吴锦

进入20世纪,澳大利亚的房子显得与众不同,它可以用来养活一家人。(简沐/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01日讯】时间流逝,伟大的澳洲梦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义。近半个世纪,澳洲人的心愿,是买一个房子,无论大小。

最新的ANU报告显示3/4的澳洲人将拥有物业视为“澳式生活”的一部分。

但是,在物业专家看来拥有物业的观念不一定是最好的。

“你真的需要拥有吗?” 城市设计师Peter John Cantrill 这样问道。他强调的是 “真的需要”。

Mr. Cantrill 的问题是:你生活的环境安全吗?

他说,在德国和瑞士房产拥有率很低,相反的是更多的控制租金和租赁保险。

现在,很多澳洲人面对贷款压力和租金压力,伟大的澳洲梦变成了噩梦。但是这样的危机不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吗?

大约60,000年前,澳大利亚居住着土人,直到白人到来。新南威尔士第一任总督Arthur Phillip来时认为澳洲所有的土地都应该归英国政府所有。

“但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人们不经允许就占有土地”,莫纳什大学城市研究所教授Graeme Davison 说。

这也不全是无政府主义:释放的罪犯可以得到土地以阻止他们回到英国,退休的官员被奖赏土地,他们都成为了自由移民。

1825年,总督Ralph Darling来了,建立了更可行的机制。

David 教授说:   “从那时起,人们就开始了更自由的拥有土地, 在1830年,拥有自己的一个物业是可以实现的”。

一套房子一张选票

在英国,土地保护法让大量的教会拥有土地,但在悉尼和墨尔本却不同。

墨尔本在1850年伴随着淘金热经历了迅速的土地分割,建立了棚户区。

Davison 教授说:“早年在墨尔本的贫穷区都有很高的物业拥有率”。

在1856年南澳推行普选之前,有物业者才有投票权,一直延续到殖民结束之后。

19世纪末,人们这样说:“拥有物业会让你更有公民的归属感。”

Davison教授早年统计的数据表明,1881年墨尔本的房产拥有率是44%,和悉尼、阿德莱德一样。当时没有一个发达国家可以做到这样的房产拥有率。他说:“绝大多数的城市都做不到。”

自我发展

进入20世纪,澳大利亚的房子显得与众不同,它可以用来养活一家人。

Cantrill 先生说;“房子不衹是一个住处,它可以用来种植农作物。”其它国家农场都在城市之外,澳大利亚却不同,“我们的农业和房子在一起,被称作四分之一地。”

Cantrill 先生说:“这使得城市密度很低,人们拥有大块的土地”。这样的城市可以有很多车,廉价汽油和经济发展空间,以前的菜园建成了现在的双车库。

战后繁荣

冷战期间,澳大利亚政府用房子来抵御共产主义。 “公民承诺抵押”“不要做革命者” 成为当时的广告语。

孟席斯政府推出了多种房产,制定了让租公房的人购买自己房产的政策,莫纳什商学院的经济学教授Lionel Frost说:“政府要更多的人从公房中解脱出来。”

二战后,很多的移民从英国,爱尔兰,欧洲,希腊和意大利来到澳大利亚,他们喜欢有自己的房子。

Frost教授说:“他们有很强的意愿在澳洲有自己的房子,因为在英国和欧洲很难做到”。

1970年中,房产拥有率在澳洲是70-75%。

金融介入

80年代,澳洲发生了结构性变化,金融管制放松,双收入增加,使得房贷变得容易。之后利率也发生了暴涨暴跌。

悉尼大学规划教授Nicole Gurran说: “这些变化和金融成本对物业市场带有很大的影响。”

金融管制放松前,物业以自住为主。但是利率调控之后,物业成为累积财富的工具。

Gurran 教授说:“我们可以看见人们投资房子,包括自住房都是以累积财富为目的。在1990和2000年有更多的增加。”

90年代初,Gurran教授认为,房价的增长幅度大于通胀,但是利率下跌。由于公屋数量有限,使得房屋租赁市场不断提陞,再加上负扣税,吸引了更多的房主。

Davison 教授认为,澳洲梦开始发生变化,人们看到的不仅是房子本身的价值,而是它的交换价值。

责任编辑:简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