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他们的亲人何时能平安回家?

在中共对法轮功十九年的迫害中,无数法轮功学员遭受冤狱之苦,他们的家人身心遭到巨大的打击。(明慧网)

人气: 64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9日讯】“我天天盼啊!盼儿子回家!没见小儿子已经有十个月了,尤其是过年、过节心里特别难受。妈妈现在岁数大了,儿子快回来吧!妈妈想你啊!”赵群83岁的老母亲声音哽咽,伤心地抹着眼泪说。

“从老伴失去联系以来,家里像散了摊子似的,我特别希望老伴赶紧回来!” 高顺亭的丈夫不住地叹气,愁容满面。儿子在一旁低着头不说话,那份苦楚与无望写在脸上。

朱瑞敏98岁的老母亲卧床不起,靠鼻饲度日,但神志清醒,天天盼着女儿回家。77岁的女儿如今被关在沈阳大北监狱老残区。

“每逢佳节倍思亲”,刚刚过去的端午节,本该给每家每户带来欢声笑语,然而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们却深陷痛苦和无望之中。他们的亲人被非法绑架、关押、冤判。他们盼着朝思暮想的亲人们早日回家。

在中国大陆有无数的家庭遭遇这种苦难,仅在2018年5月份至少就有56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判刑;在同年4月遭冤判的有60名,被非法绑架的有377名; 3月份遭冤判的有58名,被非法绑架的有365名。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至今已持续十九年⋯⋯

老母亲的生日快到了 孝顺儿仍在看守所

2017年8月31日,牡丹江法轮功学员赵群被新华分局警察非法抓捕。警察对他进行构陷,检察院曾两次退卷。

如今儿子被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已十个月了。

赵群在家里排行最小,也是老母亲最疼爱的孩子。在老人家眼里他最懂事、最孝顺了。老人年事已高,腿脚不灵便,逢年过节,儿子都会骑着自行车载着母亲去江滨、北山游玩,一直陪伴在母亲左右,让母亲开心,而今孩子无故被抓,老人受到的打击太大了。

赵群83岁的老母亲想儿子。(明慧网)

2018年3月6日,律师在看守所见到了赵群,得知,自从年前检察院将案件退回公安局之后,没有任何办案人员提审过他。赵群要律师带话给他母亲,不要挂念他,自己一定会堂堂正正地走出去。

赵群的律师对参与构陷的人员说:“既然检察院两次退回,就说明案件存在重大错误,无法补充,而且,从法律上来说,也无法补充。”律师认为,作为当事人的法轮功学员赵群、高顺亭等在法律上无罪,这个案子就是个错案。

“现在不纠正错案,不为此负责,不代表在法律上就是对的。站在历史的角度,法治建设的角度,必须有人对此负责,不是现在就是将来。希望办案单位三思,立即撤销案件。”律师说。

然而,爱民区法院、爱民区检察院仍有意图非法开庭,构陷赵群。

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原本2018年6月19日对赵群进行非法开庭,6月16日又通知家属,开庭时间延迟,另行通知。

2018年6月19日,律师在看守所再次见到赵群,得知有两个女法官提审了他,询问其委托律师的情况,并要求他解除对律师的委托,写认罪书,法院会从轻处罚。

赵群拒绝,重申自己无罪,坚持委托律师做无罪辩护,希望法官不要继续执迷不悟。法官见其态度坚决,便匆匆离开。

赵群的老母亲每天站在窗台边透过狭小的玻璃窗向外张望,哪天说不定就能看见儿子回来了。

老人的生日就快到了,多希望小儿子能在生日那天回来,陪自己一起过啊。说到此老人又流泪了⋯⋯

妻子被关 丈夫着急上火 左眼几近失明

一走进法轮功学员高顺亭家,就会看见眼前一片狼藉:屋子已经好久没人收拾打理了,家具、地上落满了灰尘;鞋子、衣服随处可见,几乎无处下脚;被子乱糟糟地堆在床上……

没有女主人的家里,丈夫和儿子相依为伴,只要亲人一天没回来,他们就打不起精神,内心充满了痛苦与无奈。

高顺亭的丈夫(右)及儿子。(明慧网)

2017年8月31日,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顺亭,50多岁,在林业宿舍附近找出租房租赁时,被警察跟踪并绑架,将其所带零钱包及电动车、手机非法扣留。

当时参与绑架的有五六个警察,他们身着便衣,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后来得知他们是新华分局的警察。

高顺亭(明慧网)

同年9月1日,警察将高顺亭送至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9月27日,新华分局非法逮捕她;11月27日,将她移送爱民区检察院审查起诉,爱民区检察院公诉科公诉人王娟和张文杰曾非法提审她。

家属至今也未收到任何其被羁押的法律文书。目前,高顺亭家属对新安分局的违法行为进行了控告。

2018年3月6日上午,曾武律师在看守所会见了高顺亭。

高顺亭见到律师很高兴,说从今年1月底至今,办案人员都未再见过她。律师告诉她先前检察院第二次退卷到公安局,说明此案是个错案,希望她能尽快回家。

高顺亭托律师告诉家属不用担心,并告知家属给她存钱,因为她已借用了别人的钱,据说非法关押中一个月需要400元钱。

6月19日,曾武律师到法院找高顺亭等人的承办法官沟通案件,要求无罪释放高顺亭、赵群。法院张法官告知律师本案原本6月19日开庭,将延期,对律师的要求称自己无法做主,需向领导汇报,再处理。

同日,律师会见了高顺亭,高顺亭表示会反迫害维护自己的权益。

高顺亭家属近来一直在找爱民区检察院王娟、爱民法院季明等相关人员,季明一直拒接电话。

家属多次见到王娟,要求释放高顺亭,王娟回复“可能吗?”“不归我管,送到法院了。”家属说:“那不是你送进去的吗?怎么不关你的事呢?”每次王娟都匆匆快步走进办公区,拒绝与家属接触。

6月19日,高顺亭的姐姐高兰亭拄着拐费力地到达爱民区法院门口,穿上喊冤衣服,见检察院公诉人王娟进了大院,大喊:“放了我妹妹,我妹妹没有罪,你这样做丧天良,会遭到恶报!我几次见你,你都这样对待我。”王娟仓促往里边走……

图为高顺亭姐姐高兰亭维权照片。(明慧网)
图为高顺亭姐姐高兰亭维权照片。(明慧网)

与赵群相同,高顺亭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已十个月。

高顺亭在丈夫眼里特别好,一说起她以前的事情,这个饱经风霜的老人才打起点精神来。她善良、厚道、处处为家人着想,丈夫不住地夸妻子,仿佛又回到一家人在一起的幸福时光。

高顺亭修炼法轮功之前经常胃疼,曾经因车祸造成粉碎性骨折后经常腰疼,约在1996年修炼后,不适症状全部消失,性格也变得开朗了。

有一次,她丈夫晚上睡醒后突然发现自己的头发全部掉光,头皮光亮亮,后治疗无效。高顺亭对丈夫说:“你以后好好支持我炼功,你会受益,也许以后会出奇迹,你的头发还能长出来。”

丈夫:“净瞎扯,治都治不好,你炼功我就能好?!”

妻子:“不用你管别的,我炼功你不反对就行。”

不到半个月,丈夫头皮出现细小的头发茬儿,再过一段时间,头发全都长出来了,家人都见识了法轮功的神奇。

自高顺亭被非法关押后,老伴着急上火,现在左眼几近失明,头发一下子白了许多。

77岁的女儿每天被逼做奴工

2014年10月11日下午1点左右,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朱瑞敏在街上行走,被营口市西市区国保大队长姜元东、警察蒋明夫劫持,并调来金牛山派出所多名警察把她非法绑架到派出所。

接着,就非法抄家,警察抢走她的电脑等个人物品,欲对她非法关押,因体捡不合格,她被放回家。

98岁的老母亲当时就在朱瑞敏家养老,被女儿的遭遇吓坏了,从此老人身体一直不适。

朱瑞敏是教师,生性善良。年轻时,身体多病,心脏二尖瓣狭窄,曾做过心脏大手术,从胸部到腹部的手术刀口长一尺左右,后又患有股骨头疏松,行走困难,再加上严重的腰椎盘突出,使她上班困难,经常去医院求医问药,无效。1995年,她修炼法轮功后,很快无病一身轻。

2015年6月3日,营口市西市区法院通知:朱瑞敏被判刑四年,她当时提起上诉,营口中级法院维持原判。

2016年1月12日,朱瑞敏被绑架到沈阳大北监狱老残区迫害。在那里,年近八旬的她被逼迫每天要按时出工,做着一种让她闲不着、累不死的手捻棉签的奴工活。

朱瑞敏被非法关押后,营口市西市区文教局无理停发了她的工资。

如今卧床的老母亲天天盼着女儿回家。

资料来源:明慧网 #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30 8: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