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瓜农刀捅城管 谁破坏了中国的法治

谁破坏了中国社会的法治?(公有领域)

人气: 529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1日讯】7月18日,大陆再传瓜农刀捅城管事件。在甘肃兰州市城关区,据现场民众披露,城管殴打卖瓜的父子三人,瓜农情急之下愤而挥刀,导致城管一死两伤。

近年来,因城管、村官或警察等暴力执法导致的恶性事件并不鲜见。杨佳、夏俊峰、贾敬龙、雷秀保、明经国、河南瓜农、甘肃瓜农等人获得了一面倒的民意同情。透析这些悲剧,杀人与被杀者的人生,在不公、暴力、怨怒中,在压制与反压制中,被碾碎了。

大陆网民说:“若不实现司法公平,此类事件会越来越多。”“都是人祸,公检法不作为、腐败、以罚代法、有法不依、依法不严、草菅人命就没有好!”

司法不公的人祸,谁之过?五年前,时任北大副校长吴志攀在光华新年论坛的开幕致辞中提出,社会责任最主要的承担者是政府。他表示,政府一定要说话算数,一定要照顾老百姓的利益,而不是仅服务某一个集团利益。他还说,只要政府真正守法,社会的人心就会稳定。

中共说话算话吗?它服务百姓了吗?

中共建政,靠的是谎言和空头承诺。它用“人民当家作主”的口号欺骗工人阶级,向农民许诺予以土地,以自由民主引诱知识分子,以“爱国”蒙蔽了所有的爱国人士。当中共大权在握后,它便向所有阶层大开杀戒,背信弃义。

中共号召群众“帮助共产党整风”,其实是“引蛇出洞”,把数以百万计诚恳建言的民众打成“右派”贱民,发配劳改。“反右”之后,又来文革,文化精英、各阶层民众再遭戕害,家破人亡,惨剧无数。眼看局面难以收拾,中共大搞“平反”“施恩”,实为二次侮辱和伤害。邪党的谎言不断翻新,目标不变——愚弄人民,荼毒生命和灵魂,只为“维稳”。

中共每日宣讲“为人民服务”,事实却是:广大人民被挤压到了底层和边缘,统治集团攫取了所有利益,无耻地代表着人民。

一个制造谎言、不守承诺的政党当道,社会的纵向信任自然断裂。上行下效,诚信流失,物欲横流,遍地都是假话、假货、欺诈,国人都在其中起落沉浮。吴志攀说:“我坐在伟大的校长办公楼,经常接起电话来,却是骗子的电话。”

中共守法了吗?

1970年4月18日,高考文科状元、历史奇才、曾经的“极右分子”沈元,被以“反革命叛国罪”执行枪决,时年32岁。1980年,一张平反通知书发至沈家,沈母痛哭:“我要人,我不要纸,不要纸啊!”

1995年,河北青年聂树斌被判死刑。2016年12月2日,大陆最高法院推翻了聂树斌案的原审判决,改判萁无罪。在法庭宣判时,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情绪崩溃、三次大喊:“我那孩子回不来了!”然而,这样一桩令人无比痛心的冤案,竟被中共最高法院长当作功绩在两会上报告。

2000年2月21日,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58岁的陈子秀在临时成立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城关街办事处,被官员和打手活活打死。医院称其是“自然死亡”。

2008年,山东“揭黑”记者齐崇怀因为得罪了菏泽、滕州地方官员,被以“敲诈勒索罪”判刑4年,后被加刑8年。他在狱中被殴打,险遭灭口。九死一生,他出狱后妻离子散。当年齐崇怀被捕时,菏泽市委书记陈光亲自发贺电给滕州市公安局。

中共利用和玩弄法律来维持专政极权。它整人、害人有理,平反、“纠错”也有理。生杀予夺,为所欲为。

1999年7月,党魁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镇压法轮功,下令“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大批法轮功学员被开除公职、受到经济勒索,被施以酷刑、非法囚禁、活摘器官,而这一切反人类罪都以法律之名公然或暗地里进行着,直至今日。

自2015年以来,近21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向中共最高司法机关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但是诉状寄达妥收,案件审理与究责措施却未见任何动静。当维权律师当庭指出中共迫害法轮功是违法、违宪的犯罪行径时,法官无力辩驳,却仍以“法律”大棒治罪好人,这就是中共治下的法制现状!

2017年8月,饱受中共摧残和冤狱的高智晟律师在家中离奇“失踪”。高智晟的大哥告诉两名律师:“法律对我们这一家不起保护作用。”

中国人民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政府和政权?一个从不守信、谎言欺世,以整肃好人、欺压良善、鼓吹暴力斗争为乐的党,一个迫害“真、善、忍”信徒,打掉了全民道德的党。这个党,衍生所有的恶,何谈承担社会责任,何谈信任和法治

在苦难和悲剧中,生命期盼安宁,心灵渴求光明。只有抛弃中共,中国社会才能恢复诚信,重建道德,一切乱象方得终结。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7-21 4: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