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使用微信 一些普通用户为何感到困扰和愤怒

人气: 433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许祯祺综合报导)中共网络封锁和审查已众所周知。很多人以为网络内容审查是针对异议人士的言论,但中共在互联网审查上变得更具侵入性和个性化,使得更多普通微信用户感到愤怒和难以忍受。

据《南华早报》7月27日报导,像许多其他中国人一样,一名60岁的退休人员在微信上与朋友和家人保持联系。曹先生拒绝透露名字,他起初觉得使用微信对生活很便利。

直到最近的一天早晨,他的微信账户遭到关闭,手机屏幕上弹出信息:“这个账户因传播违反法律法规的恶意谣言而被永久封锁。”

中共一直在严密监控互联网用户。网民们也知道在线文章会因批评中共政府而消失,他们会开玩笑地谈论脸书和谷歌在大陆被禁止,也经常使用表情符号和委婉语来绕过中共审查的关键字过滤器。

但当今中共在网络审查制度上更具侵入性,以及个性化。中国大陆有5亿微信用户,一些微信用户因发布的、看似平凡的政治讨论,而被封锁账户。

普通微信用户因无意言论被封账号

这种暗中进行的惩罚令中国人感到恐惧。Inkstone采访了五个人,他们的微信账号在过去两周内被永久撤销,之前没有任何警告,也没有任何解释,只收到模糊的“传播恶意谣言”等信息。

这些人都不是政治活动家或持不同政见者。他们怀疑引起问题的原因可能是偶然提及的政治问题。

在曹先生所在的一个微信小组中,人们会讨论时事。在他的账户被禁止前一天,有人在这个群组谈论中共领导人的新闻。

曹先生在账户被封之后联系了微信,但未能重新激活账户。他别无选择,只能一个一个地打电话给朋友和家人,告诉他们再也无法用微信联系。

“我必须向每个人解释我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曹先生说。“这真是难以忍受。”

中共控制正在深入渗透

在中国,中共审查技术随着互联网的兴起而发展。在线论坛经常被删除帖子,微博也会屏蔽关键词,并禁止用户批评政府。

但微信更加私密,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用户可以一对一或小组聊天,类似Facebook的“moments”,只有联系人之间可见;许多人还将微信与个人ID和银行账户联系在一起,以便他们可以使用移动支付。

“微信就像一个半私人的地方,”美国乔治亚大学网络政治专家韩荣斌(Rongbin Han,音译)说。“在过去,我们知道一直有审查制度,但我们觉得我们仍然可以私下说话。现在,控制力度正在深入渗透。”

中共官方对在线聊天群体的规定于去年10月生效,当局表示用户不得“传播受法律、法规和相关规定禁止的信息或内容”。

然而,许多用户认为在谈论政治时他们使用正确的委婉语,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一旦在这种情况下,个人账户依然被封锁,就会对用户造成巨大冲击。

许多用户认为在谈论政治时他们使用正确的委婉语,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一旦在这种情况下,个人账户依然被封锁,就会对用户造成巨大冲击。(AFP PHOTO/Peter PARKS/AFP PHOTO/PETER PARKS)

杭州28岁的产品经理孙小姐(Riva Sun)表示,当WeChat突然禁止她在7月18日下午与她的1500名联系人交谈时,她感到震惊。

她的两个朋友也被永久撤销了账户。几小时前,有人发表了一篇关于共产党权力斗争的文章。

在一家IT公司工作的孙小姐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她们三人同时被禁账号的原因。

“我们没有提到任何(中共)领导人的名字。我们没有说任何消极的话,”她说。“如果用1到10去类别,而10代表最具挑衅性的(言论),我们所说的绝对是1的范围。”

拥有微信的腾讯公司没有回应Inkstone的询问。

《华尔街日报》曾报导,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在内的公司被中共要求帮助政府搜索刑事罪犯、堵上异议人士的嘴巴。它们的技术也被用来建立城市监控网络。

在一个由共产党控制着法律系统和企业经营权的国家里,中国互联网巨头们没有选择,被迫配合中共。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治学教授裴敏欣说,“大公司可能成为强迫婚姻的受害者。”

普通微信用户被激怒

《南华早报》7月7日报导,像曹先生和孙小姐这样的人被激怒了,他们认为自己无辜的言论,却使他们失去了在线生活。

与此同时,他们担心自己会以某种方式成为政府的目标。

“这种经历也让人们通过了解这个国家(中共)而变得政治化,”乔治亚大学的韩教授说。“他们以前认为只有政治活动家受到惩罚,现在他们也受到了惩罚。”

因朋友、家人、同事和客户都使用微信,文章中的这些用户用新手机号码注册了新微信账户。但他们表示,不会以同样方式信任中国最普及的社交应用程序“微信”。

其中一位因安全问题拒绝透露姓名的用户表示,从现在开始,他将避免谈论“敏感话题”。

孙小姐为自己设定的目标包括:“把我的钱从微信中取出”;“更多地使用电子邮件和短信”。

中共审查制度不透明 逼民众自我审查

南早报导,专家表示,中共审查制度是以不透明方式运作的。被定义为“政治敏感”的内容在不断变化,互联网用户很少被告知为什么他们会受到惩罚。

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的审查研究员阮(Lotus Ruan)说:“结果是人们不知道在哪里会越过红线。”“当他们不确定什么构成‘敏感’时,会增加自我审查和过度审查。”

中共在更加收紧互联网控制,无论是用户还是科技公司,识别“红线”更加困难。一些平台被永久关闭,影响了忠实用户的网络生活,而其它平台则道歉并承诺更好地审查材料。

“理想情况下,公司希望尽量减少审查,以保护其商业利益,”阮说。“但是当镇压行动如此激烈时,他们会希望通过过度(自我审查)来保证安全。”

《华盛顿邮报》文章说,据中国技术方面的专家萨克斯(Samm Sacks)表示,北京希望“制定全球网络治理规则”。他写道,北京的网络治理计划是为了应对网络安全挑战,支持国内技术,以及“扩大北京调查和控制在线传播经济、社会和政治信息的权力”。

文章说,长期以来,中国大陆的居民一直受制于一个复杂而封闭的审查制度:在最近的网络自由报导中,非营利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连续第三年将中国列为世界上互联网自由最严重的滥用者。在美国的中国公民以及美国人,现在面临越来越多的(中共)审查制度或自我审查的压力。#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8-07-30 1: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