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闻

香港行李门案空姐胜诉

官判梁振英千金行李非“同行同检”入机场禁区违规
香港前特首梁振英2016年施压机场员工,将幼女梁颂昕行李,无须“同行同检”进入禁区。港龙航空空姐提出司法复核胜诉。港龙机舱服务员不满机管局容许梁振英女儿不用遵从“同行同检”法规,提出司法复核,昨获判胜诉。图中为香港空勤人员总工会理事吴敏儿。(蔡雯文/大纪元)

【大纪元2018年08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发生在2016年的“行李门事件”,前特首梁振英疑施压机场员工,将其幼女梁颂昕行李,无须“同行同检”进入禁区。一名港龙机舱服务员不满机管局容许此事,提出司法复核。昨日高等法院颁下判辞,裁定机舱服务员胜诉,并要求机管局支付讼费。

梁颂昕

国泰港龙航空公司职员罗美美提出司法复核,指机管局容许梁颂昕不需“同行同检”,属于越权。高院昨日下午三时颁下判辞指,保安指引清晰规定,保安人员用X光仪器检查行李时,乘客必须在场,认为“同行同检”确有助提高安全效率,裁定申请人胜诉,香港机场管理局(机管局)须支付讼费。

香港空勤人员总工会代表到高院领取判辞,欢迎高院裁决。工会理事吴敏儿感谢所有工会会员及公众的关注,事件扰攘两年终于有了结果,她认为今次判决彰显正义:“法官都是用一个常人的角度去看,其实‘同行同检’是必然及重要。……法官都认为如果为了迁就一次司法复核事件,而将‘同行同检’做法强行修改,变成今日已修订的模样,法庭不太认同就这样修订就算数。虽然已经被改了,用此原因希望法庭不要受理相关的诉讼,法庭也拒绝了,事实涉及到公众安全问题。”

法官认同“同行同检”

判辞中也看到为何需要“同行同检”,她说:“本身就是希望香港的安检应是本人去安检才能令流程更加流畅,更加有效率,更加安全。……这方面法院很认同空总一直秉持的观点。”她强调今次事件就是要让大家知道,任何人都不能叫他人帮忙带行李、或是已安检的行李带进禁区,连法庭都不认同。

行李门”司法复核在今年六月开庭时,机管局一方律师才在庭上透露,机管局已于今年四月修例,令“同行同检”要求只涵盖第二检(人手检查)而非第一检(X-光检查),换言之,申请人一方要复核的相关条文已不存在,要求法庭驳回案件。

法官周家明也对此表示质疑,为何早不改晚不改,即使民航处处长到立会解释时都没有透露要改规则,为何直到今年四月才改?吴敏儿说:“这样的举动若只是纯粹满足法庭,令法庭易审些,我们改了,现在地球上没有这个东西了,不用审这单案。若是如此以后就不用司法复核……整个司法复核制度就瓦解了!”

机管局应公开道歉

吴敏儿欣慰地表示,当事件涉及大规模的公众安全时,法庭不会置之不理。她公开呼吁机管局重回正轨,将被删除了的“同行同检”规则重新加回《香港航空保安计划》(ASP),并认为机管局有责任向公众道歉:“今次见到裁决已很清楚解释‘同行同检’的重要性,大家都见到被改了的规则,是会引来航空安全检查的漏洞。……他们(机管局)是应该要致歉,他们所做的一切,和现在他们应该秉持的‘同行同检’国际标准,为了全香港市民乘坐飞机更安全,这种大原则是相违背。既然现在判决都说其不对,是有责任向公众道歉。”

她补充说,机管局改了规则,但很多相关的使用者根本不知道,仍是用旧的“同行同检”,有传媒机构也曾试探过,事实确是如此。她也呼吁民航局作为最高的监管机构应保持中立,不应与机管局合谋、偏私。

吴敏儿重申,空总作为业内人士,她们只希望确保天空及乘客安全,以及检查流程顺畅,促请机管局不要再“斗气”。

被问到有何话想对梁振英夫妇说,吴笑言:“我们希望所有乘客当你坐飞机时,都应遵守相关‘同行同检’的规则,遵守规则这是每个人应做的事。若有人在香港国际机场,你觉得要给特权某些人,我们在这里提醒这些人,不要再给特权任何人,不要因为权贵而践踏我们这么重要的航空安全,因为每个人都有机会坐飞机。”

行李门事件曝光后,逾千人到机场静坐请愿,要求与民航处处长对话,以厘清旅客行李安检正确程序。(潘在殊/大纪元)

为保梁振英一家 政党斥政府修改保安规则

公民党立法会法律界功能界别议员郭荣铿认为,此案看到机管局与保安局修改航空保安规则,只为了赢一场官司:“很明显是为了保住前特首和他女儿的一件事,而去删改一个本身已经写得很清楚的、关于空管的文件。其实这个做法是滥用了公权力。法官在判辞中亦讲得很清楚,这一个动机,为了赢一单官司而修改这么重要、关于空管的文件,其实是罔顾市民的安全,也罔顾政府作为一个监管者、监管航空安全的很重要的公权的行使。”

他又指,判辞中讲到机管局一方尝试禁止或者不准法庭在判辞及聆讯期间,提及一些它认为的机密内容是没有必要的。“我相信它的动机都是尝试去压制公众的知情权及传媒的知情权。”

郭荣铿计划在立会提出质询,质问保安局为何容许机管局修改航空保安规则。

曾任职民航机师的公民党谭文豪议员也批评机管局修改行之有效的“同行同检”保安程序:“为了包庇一家人,将‘同行同检’打穿了,令它成为漏洞,不单止这样。更加修改‘同行同检’相关的条例,航空保安计划其实绝大部分都是政府代表在里面,包括保安局局长、民航处处长、机管局成员等等,你会看到他们在里面完全可以操控如何去修改这些条例。”他直言机管局等部门“搬龙门”也无用,此案胜诉就是确定了“同行同检”的重要性。

外号“飞天朱”的前港区人大代表兼前香港立法会议员朱幼麟指,“这次法庭判决,证明梁振英为了家人的小事,滥用特权!作为香港的特首,他这样的行为是香港人最怕的行为!是香港的羞耻,今天他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中共政协副主席)他是国家的羞耻!”

多次批评梁振英在行李门事件中滥权的朱幼麟,曾于2016年公开两段相信是国泰职员的Whatsapp讯息,直斥“梁振英、大话精。在电话内骂到国泰的女同事哭了”;讯息又指“大老板”非常重视事件,“要我们全部收声”。

梁振英唱港独被冷处理

被称为“港独之父”的梁振英,近日借香港外国记者会(FCC)邀请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演讲再次煽动港独问题,并连续在脸书打压FCC,昨日更出言恐吓要收回该会“特权”使用会址。他还向网媒“立场新闻”及学者钟剑华发律师信,不满钟剑华在“立场新闻”发表一篇评论他批评FCC邀请“港独人士”陈浩天演讲的文章。

近日种种迹象显示,林郑月娥政府有意降温“陈浩天到FCC演讲事件”,有议员透露与特首林郑月娥会面后感到她不想事件再搞下去,又指港府官员已试图为事件降温。

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日前出席港台节目时,也为检控陈浩天的论调降温,指有关行为“未去到起诉(煽动罪)阶段”,重申香港未就《基本法》23条立法,令法制有缺口,但立法时间要由港府决定。

另外,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等人于今年四月发起名为“天下为公”的众筹行动,希望集结群众力量筹款追查澳洲公司UGL事件,短短一周便达到目标金额200万港元。尽管梁振英多次向林卓廷等人发律师信仍无阻调查进行。本月13日丘树春正式成为副廉政专员、执行处首长,相信有助处理梁振英UGL案件。

“梁特首”幼女行李门事件始末

“行李门事件”发生于2016年3月27日深夜,当时梁颂昕欲乘搭国泰航机由香港飞往美国三藩市,办理登机手续入闸后才发现手提行李遗留在机场禁区外。梁太唐青仪当时以特殊人员身份到机场候机室送机,她一度要求航空公司职员将行李送往禁区,但被以机场保安规定为由拒绝。有报导指,事件扰攘期间,梁颂昕致电梁振英,并将电话交予职员与梁振英对话。职员向电话中的梁振英说:“梁生,你好!”但梁振英立即指正说,“叫我梁特首”,并要求对方尽快助其女儿取回行李。其后机管局一名高层到场了解事件。经商议后,机场管理局及机场保安公司准许在梁颂昕不在场下,为其行李进行初步安检,并安排国泰职员代她送行李入禁区,违反“同行同检”正规安检程序。机管局表明今次是“特事特办”,重申正常的认领行李程序,但梁太当时仍表示不满。

事件曝光后,外界纷纷质疑特首一家是否有特权,“叫我梁特首”更成为热话。而机场空勤人员认为事件会造成严重的保安漏洞,随即发动逾千人静坐机场,要求与民航处处长对话,以厘清旅客行李安检正确程序。其后有立法会议员要求引用权力及特权条例调查事件,惟终遭内务委员会否决。

在公司的压力下,空勤人员未有放弃,国泰港龙空姐在2016 年6月入禀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法院昨日判处空姐一方胜诉。◇

 责任编辑:昌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