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23日讯】(大纪元澳洲墨尔本记者站采访报导)9月21日晚,屡获殊荣的纪录片《假孔子之名》墨尔本市中心Scots’ Church如期上映。

此前,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在临近放映会几天前突然单方面取消了会场预订,但此举引发了维州各界人士的更多关注。现场约150名观众再次聚焦孔子学院作为中共海外代理人、渗透西方教育界的现象。

维多利亚大学是澳洲14所设立孔子学院的教育机构之一。由于纪录片《假孔子之名》揭露了孔子学院渗透海外的真实意图,放映会主办方怀疑,此次放映会被意外取消,很可能是中领馆在背后操纵所致。这一变故给放映会的准备工作带来了极大不便。

放映会负责人史密斯女士(Leigh Smith)介绍说,她以前曾在维多利亚大学租用过至少十几次会场,从未发生过预订被临时取消的情况。

9月11日,维多利亚大学的设施总负责人打电话告知史密斯,她于8月获得批准的《假孔子之名》放映会场地,已经被取消。

史密斯说:“我接到设施总负责人、而非预定部门工作人员的电话。是大学设施总负责人取消了我预定的会场。”

“我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问,你们怎么能取消场地呢?费用也付完了,距离放映仅剩十天了!”史密斯说,“但对方回答,‘不、不,是我们之前搞错了。’”

“我们在维多利亚大学租用过很多次场地了,我知道好几个楼层都有这样的放映厅。我们曾经预定过9层和11层的,在地下室还有,在其它楼层可能也都有。我问,我可以换成其它的放映厅吗?不然我该怎样通知已经订票的观众呢?而院方负责人只是说,‘所有的会场都预定满了。我们定重了,出了错。’”

被“订满”的放映厅空无一人

然而,《大纪元时报》记者经过深入调查,得到证据证实:在原定放映日(9月21日)的当晚,维多利亚大学该教学楼至少有4个放映厅都空无一人,其中包括史密斯最初确认预订到的1101号教室。

大纪元记者从当晚7点、也就是放映会的原定时间开始现场拍照和录像,一直到晚8点半,教室都空空如也。当晚上9点调查人员试图再次确认教室的空置情况时,所有电梯已经停运,这意味着之后也不会有人再能进入教室。

9月21日当晚,维多利亚大学该教学楼至少有4个放映厅都空无一人。图片为视频截图。(Liz Gao/大纪元)

史密斯在维多利亚大学曾成功预定了十几次场地并举办了多种活动。她说“他们一直很帮忙”,这也是为什么她认为这次突发的变故“非常奇怪”。

随后她收到了维多利亚大学的资产高级经理(Senior Manager of Property Assets)发来的电子邮件,确认场地已被取消,然而邮件中竟把预定日期错误地写成9月23日。

史密斯对这一错误日期表示质疑,她回复说原定的放映日期为9月21日,不是9月23日。第二天,维多利亚大学发送了第二封电子邮件,再次正式宣布取消9月21日的预定放映场地。

尽管史密斯在电子邮件中提出请求改期放映,并提交了4个备选日期,但维多利亚大学并未就她的改期请求做出任何回复,也没有对场地取消的具体原因给出合理解释。当她试图再次通过电话联络时,通话被转接至自动语音回复。史密斯被迫在短期内寻找其它放映场地。

“我的疑问是,维多利亚大学取消放映场地是受到了中领馆或澳洲其它中方机构所施加的压力吗?”史密斯说,“还是由于校方害怕惹恼中共而进行自我审查?”

场地成功更换 影片如期放映

虽遭场地突然取消,《假孔子之名》放映会于9月21日最终在柯林斯街(Collins Street)的苏格兰教堂(Scots Church)举办,成功吸引了约150名观众观看。

9月21日《假孔子之名》墨尔本放映会现场。(Kuting Feng/大纪元)

澳大利亚自由党资深党员布什(Andrew Bush)为史密斯成功找到这一场地并垫付了租金。当提到维多利亚大学取消原定场地时,他说:“这只能证明他们没有独立宗旨,没有(正确)价值观,并且(中共)已经有人找上了他们。”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中共影响力是有害的。它可以告诉一所大学不要举办活动,而校方竟然就照做了。”

“大学曾一度象征着绝对的言论自由,”布什补充说,“现在不再是这样了。我认为维多利亚大学给自己造成了负面影响,事实证明他们是可以被操纵的。”

美国、加拿大对孔子学院持审慎态度

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结束了于堪培拉(国会大厦)、新州和昆州的演讲后,作为嘉宾也参加了当晚的放映会。

“这个放映会正是关于中共通过孔子学院对(海外)机构进行政治渗透,而放映会场地的取消恰恰为我们证实了这一点。”

麦塔斯提到,两所加拿大教育机构——麦克马斯特大学和多伦多教育局已经关闭了它们的孔子学院。同样,在美国,人们已经意识到了孔子学院的危险性,并关闭了多所孔子学院。

今年8月13日,在前美国总统候选人、联邦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的积极推动下,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了一项国防预算法案,其中包括禁止五角大楼(Pentagon)向孔子学院提供财政支持。

克鲁兹的办公室发言人在给《大纪元时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克鲁斯参议员非常担心中国(中共)当下对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渗透,并努力修改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禁止大学将五角大楼的资金用于宣传中共的孔子学院。”

“但在澳大利亚,还没有人取消孔子学院。”麦塔斯说。

2018年8月,澳洲保守党参议员贝尔纳迪(Cory Bernardi)向参议院提出动议,要求审查澳洲教育部和孔子学院的培训课程,该议案未获通过。

孔子学院的问题所在

查尔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汉密尔顿教授(Clive Hamilton)教授曾告诉SBS新闻台:“孔子课堂的目标是传播中共统治的正面形象。因此,任何可能对中共历史产生负面影响的事情都会被掩盖。”

孔子学院总部即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汉办”),由中共教育部直接管辖。虽然该项目以儒家先师孔子为名,但其课程中却包含着大量宣传共产主义的内容。《假孔子之名》在影片中曝光:在多伦多的儿童教材中,孔子学院提倡毛泽东的教导,而在美国密歇根大学,一位孔子学院的美国学生则兴致盎然的唱着“歌颂新生活,歌颂伟大的党,啊,毛主席,啊,党,您哺育了这片土地上的人民。”

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的中国问题高级顾问加诺特(John Garnaut)也曾表示,孔子学院被中共统战部用来影响其所在大学的决策。

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教授林和立(Willy Lam)曾对《政治报》(Politico)说,孔子学院是一个基地,在这里,中共的宣传和统战可以直接渗透到与其合作的大学,重塑学者和学生(对中共)的观念。

很多人称这些中共支持的机构为“洗脑中心”,这些机构也因为多种原因而备受质疑,其中包括在教师招聘中存在的歧视问题。

孔子学院前任教师赵琪(Sonia Zhao)说,她签订的合同中规定教师不能是法轮功修炼者,也不能与他们有联系。

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赵琪在签署合同的当天感受到了巨大压力。由于她已成功完成整套申请程序,所有人都认为她应该理所当然地接受该职位,因此在没有合理原因的情况下拒绝签字可能意味着坐牢。

为了保护自己,赵琪签署了合同。直到抵达加拿大后,她才向安大略省人权法庭揭露了这一事实。

纪录片《假孔子之名》就讲述了赵琪的故事,深刻洞察了孔子学院及其在中小学设立的孔子课堂令人震惊的真实面目。澳大利亚就设有67个此类课堂。

赵琪说,孔子学院所声称传授的中国文化,实则是经由中共审核并批准的版本。他们教育海外学生台湾和西藏是中国领土,如果有人质疑这一点,教师在培训中已懂得如何回避此类话题。其它课堂禁忌还包括天安门大屠杀以及迫害法轮功等话题。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如纪录片中所说,尽管中共努力在世界范围内开设更多的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目前有超过1500个),中共在1974年曾大规模展开了“批孔”运动(“Criticising Confucius”)。当时的作家梁萧曾写道,孔子是一个“想让历史后退的疯子”,并补充他是“虚伪和狡猾的蛊惑者”。

“他们教我们的孩子们唱中文歌赞颂毛泽东,”史密斯说,“毛泽东的统治造成了中国数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我想如果澳洲父母知道了这些事情,并清楚他们的孩子在唱什么,他们会感到非常愤怒的。”

至截稿时止,维多利亚大学没有对《大纪元时报》提出的问题做出正面回答。#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