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从委内瑞拉到美国——拒绝社会主义

人气: 23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2日讯】

编者按:时事评论员横河最近接受希望之声的采访,谈及委内瑞拉局势和拒绝社会主义话题。以下是采访全文。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是大年初三,所以我们先向听众朋友拜个年,祝您诸事顺利,幸福久久。

因为节目的性质所致,我们以往讨论的话题几乎都是不太愉快的,也就是说比较糟心的问题,在过年的时候我们就想挑一个不那么糟心的话题,所以就不打算评论刚刚曝光出来的有问题的那批血液制品,也不想谈西北发生的杀人悲剧,我们今天就来关注一下川普的国情咨文。那么这次咨文的主题是团结,我们来看一下他演讲的亮点是什么。

在节目的过程中,我们欢迎您参与我们的讨论,您可以通过Skype,或者电子邮箱联系我们,我们的Skype账号是hhpl,电子邮箱是hhplsoh@gmail.com。

横河先生,这次国情咨文还没有登场就非常的引人注目,主要是从去年年底开始,两党因为修墙的问题分歧过大,导致了政府破纪录的关门。川普为了这次能够发表国情咨文,不惜暂时让步,让政府从新开门。为什么这次的国情咨文对他有这么重要?

横河:我想首先是因为川普总统第一个任期的任期正好是过半,需要总结一下他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提出来未来的展望,毕竟不管怎么说,无论是选民也好,还是政客也好,你赞同他的观点和做法,或者不赞同,事实上川普总统已经改变了美国,也改变了世界的格局,而且这种改变还在继续进行,所以这是很关键的时候。

另外一方面,在中期选举以后,民主党重掌众院,所以一些重大的议案需要两党来协作、妥协,共同完成,这就是为什么这次咨文的主题讲的是团结

另外一方面,政府关门的时间之长已经破了历史纪录了,仍然没有任何妥协的迹象,继续拖延下去的话,未必能够达到他想要达到的目的,就是修墙的经费。我想川普总统本人也需要一个时间来缓解一下,重新调整政策,或者是重新来考虑他的策略,因此这个时候,我觉得达成一定的妥协就是停止政府关门是一个必然的做法。

再一个,川普总统从竞选到施政整个过程我们看到,他的特点之一就是越过媒体直接和选民对话,像这种国情咨文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想确实他会而且已经很好的利用了这次机会。

主持人:他的确是非常好的利用了这次机会向全美国人讲了他的政策和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关于他咨文的演讲的具体内容是很多媒体都在报导,我们在这里就不赘述了,我们就挑其中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来讨论一下。

在这个咨文中他谈到了委内瑞拉,我们知道这次委内瑞拉的变天和美国对瓜伊多的支持是有巨大的关系的,美国甚至说他考虑军事干预的可能性。是什么原因让美国对委瑞内拉这么关心呢?是不是石油呢?

横河:我想美国对委内瑞拉这么关心的原因有很多,大概最没有关系的就是石油了,因为美国并不缺石油,美国在2017年的时候,他的石油产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一了,已经超过了像沙特阿拉伯这样的国家。到了2018年年底的时候,进出口平衡,美国成为石油净输出国,而且现在的国际油价价格也不高。当然我们知道这个价格不高是委内瑞拉危机的触发因素,就是石油价格降低嘛。

而我们知道价格跟供需关系有关,也就是说现在供并不缺少,而且美国一直在进口委内瑞拉石油,所以并不是这个石油掌握在别人手里,美国需要去夺取,没有任何意义。上周美国才开始制裁委内瑞拉的石油公司,他是国营石油公司。这是和石油为什么没有关系。

再一个,美国历次战争在历史上没有一次战争是为了获取独家利益的,就是美国自己的利益,或者是他跟这个国家打了以后,去取得这个国家的一些控制权这方面。美国是没有殖民地的,除了曾经从西班牙手里夺过来的菲律宾以外。我们以前跟大家介绍过美国的门户开放政策,还有机会均等,等等。所谓门户开放就是大家有同样的机会,即便是他打赢了战争。

中共曾经宣传过,我们记得美国打伊拉克的时候,中共的宣传有人说是为了石油,实际上打完以后,美国根本就没有干预伊拉克和任何国家去签订石油的合同,结果中共签得合同最多,受益最大,美国根本就没有干涉。主要的原因我觉得有几个,一个就是查维兹的政权,和后来的马杜罗所继承的查维兹政权,以反美为旗帜,在整个南美是独树一帜的。

再一个,他们两个人奉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对委内瑞拉造成了巨大的灾难,不仅是委内瑞拉自己国家的人民受苦,几百万的难民也影响到了南美周边的国家,这是在南美几乎没有发生过的这么大的难民潮,也就是说他成了国际公害。

再一点就是委内瑞拉的独裁政权背后还有俄国和中共的阴影,这个在南美,以前中共把他叫做“美国的后院”,在南美肆无忌惮的活动,美国肯定也不能容忍。从这几个因素来看的话,是美国对委内瑞拉如此关心的主要原因,跟石油确实没有什么关系。

主持人:我们知道委内瑞拉因为他的石油资源曾经是南美最富有的国家,现在他几乎是南美最贫穷的国家了,我们从很多中国人发表的游记来看,也会知道他那个地方的物资供应就像中国倒回到文化大革命期间一样,什么都要靠凭票,物资极端的匮乏。您刚才也讲到了,因为这是他们实施社会主义造成的。为什么实施社会主义会把一个富有的国家变为这么贫穷呢?

横河:这次委内瑞拉危机发生一个重大转折,就是原来他很勉强可以过去,后来突然之间不行了,外在的诱因是国际石油价格下跌,但是问题是油价下跌为什么会导致经济彻底崩溃?它不是说下跌一半,生活水平下降一半,不是的,它是彻底崩溃了。

这个事情确实比较奇怪,因为委内瑞拉大家都认为他的石油业是占最最主要的地位,实际上不是,几年前委内瑞拉的制造业对他国民经济总值的贡献已经超过石油了,也就是他还有比较强大的制造业,当然出口的收入主要是靠石油,所以石油价格下跌的话,造成的主要结果是出口的税收减少,就是政府的收入减少了。减少以后为什么会造成这么大危机呢?就是说它没有力量再用石油的收入来支持庞大的政府开支了。

你看,这里有一个就是政府的开支过于庞大,这个就是社会主义的特点。社会主义就是政府不管是规模还是权力都是过大的,社会主义的性质越多,它的规模和权力越大,这样就造成了政府的福利支出和对于进口商品的财政补贴,这是政府的两个大的开支,就不能完成,所以他们只能通过不断的印钞票来填补这个财政赤字。

从他的社会主义的整个发展过程来说,他做了这么一些事情,一个就是企业的国有化,这是社会主义的一大特征,国有化以后,国有化就是计划经济了嘛,计划经济对于经济突然变化的抗冲击能力要比私有企业要弱得多。

另外,社会主义还有一些我们中国人非常熟悉的,就是说产品是官方定价的,就是说生产厂家或者公司不能按照市场的需求和供求关系来定价,而是官方给定价的,所以说他即使是私企的话,他生产积极性也是非常低的。这个文革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工厂的利润和它的价格都不是工厂可以定的,一模一样的情况。结果这个就导致很多企业就停产了。所以说委内瑞拉从这个地区最富裕的国家变成了最贫穷的国家,确实是实行社会主义的结果。

其中相当一部分也是我们中国人经历过的,就是劫富济贫,就是他把大的私营公司、富人都给打掉了,然后去分给穷人。但是中国现在不是这个特色,“中国特色”,当然当年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是劫富,到了现在,它还是劫富,就是对于有些私营企业家它还照样劫富,但是它不济贫,这个不一样。

为什么呢?像早期实行社会主义的,或者是半当中改过来实行社会主义的,他还要有一些民意支持,所以他会用福利来引诱别人。但是在中国,中共的统治已经是全方位的控制了,已经是达到了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达到过的程度了,它已经不需要用福利来诱惑了,这时候它不给你福利,你也要不到,你也得乖乖的被他统治,所以说在中国不需要福利来诱惑了。所以在这点来说,中国的所谓社会主义是非典型的社会主义。这个是委内瑞拉的情况,当然毫无疑问。

这个就刚才你讲的,跟文革和文革以前的,1949年以后、文革以前的中国的社会情况非常相像,物资极其贫乏是其中的一个特点。中共后来所谓改革开放为什么改变了呢?实际上就是在这个地方它放松了对私营经济的压制,也就是说它在经济领域减少了社会主义成分才获得的成果,而不是说社会主义的优势得到的成果。全世界所有的国家真正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没有一个经济发展成功的例子。

主持人:这个问题的确是中国听众比较关心的,那么我们现在收到了网上的一位网友的提问,他说:“难道美国插手委内瑞拉的事务真的没图一点利益吗?如果没有利益,美国为什么要管?”。

横河:这个利益就是,所谓美国的利益就是全球的秩序,全球的秩序应该是美国的利益所在,所以说美国说的是美国第一,他并不是说美国alone,美国孤立,他并不是回到孤立主义。

他现在其实并不是直接插手,真的插手了委内瑞拉的事件,就是说当委内瑞拉民众起来反对现有政权的时候,而且他已经有了一个国民议会的议长,就瓜伊多,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宣布他自己是临时总统,而且要开始大选,所以美国是支持委内瑞拉内部的一个势力。

因为这次马杜罗的大选实际上是争议非常大的,就是说大选当中有很多舞弊,因此对于美国来说的话,他要求一个公平的原则。刚才我讲的其实后面这几部分,是美国关注委内瑞拉事件,而且支持他内部的,我们应该说是支持内部的健康力量也好,或者是相对来说比较亲美的政权也好,这是符合美国利益的,但是它不一定是直接的物质利益。

主持人:那么说起委内瑞拉的变天,很多人都会联想到前几年的“颜色革命”,但似乎这个“颜色革命”热闹一时,结局并不如人意。

横河:“颜色革命”的范围其实相当广,定义也并不是很明确,就是说它因为是在过去从80年代、90年代开始,有一些国家它的一些所谓的非暴力的革命,它以某种颜色或者某种花朵作为标记,这个应该是偶然的,就正好是别人给它加了个名字,或者是他自己正好选了一个,并不是说大家约定弄一个什么颜色,不是这样的。

它的特点是以和平和非暴力的方式来追求民主自由,反对这个执政者的独裁,它的目标很明确,是要更替政权,就是说你这个政权不行,我要换一个。一般来说,这样的革命,想要达到的更换出来的新政权,是指的是亲美、亲西方的政权,把这个叫做“颜色革命”。

你比如说比较典型的,就东欧巨变时候的捷克的“天鹅绒革命”,为什么叫“天鹅绒”呢?就它的这个政权更替非常平滑,一点没有发生重大的内部斗争或者是暴力。

苏联集团分解以后,不是成立了独联体吗?那么这个独联体当中有一些国家还是在俄国的控制下,而且是很独裁的。所以在这个以后,就是说所谓“苏东波”变天以后,又在这里头的一些国家发生了颜色革命。你像乌克兰、格鲁吉亚、吉尔吉斯,这些就是成立了亲美、亲西方的政权,这些都是成功的案例。

大家认为结局不如人意的,主要是后来中东的“阿拉伯之春”,除了第一个启动的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以外,其它的好像后来都造成了很大的后果,所以说这方面是不是属于颜色革命,其实是有争议的,人们并不把这些放到颜色革命里面去。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确实是试图推翻,或者推翻了独裁政权,但这些政权本来就有不少就是亲美、亲西方的。而且推翻这个政权的呢,有相当一部分他并不是认同普世价值,也不是追求民主自由的,这里有一些宗教因素在里面。

我个人觉得委内瑞拉的情况跟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就是“阿拉伯之春”的大部分国家是不同的,可能更接近于原来东欧和独联体的国家的那些颜色革命,就是说他自己在传统上他有民主政体,他有反对党,很成熟的反对党,而且他深受社会主义之害,就是说委内瑞拉的革命,如果把它算作颜色革命的话,它比较容易导致一个比较亲美的民主自由的政府,而且民众也比较容易接受。所以我觉得这个结局可能和中东“阿拉伯之春”的那些国家的结局会不一样。

主持人:那对委内瑞拉的这个变局,中国民众的反应是非常强烈的,但是中共政府则是尽力的封锁舆论,有些人说这是中共政府怕中国人有样学样,那您觉得是这样的情况吗?

横河:当然它怕中国人有样学样,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觉得还不仅仅是怕中国人学样。你可以看到以往颜色革命的国家,他跟中共的关系都没有委内瑞拉和中共的关系这么特殊,所以说中共所担心的还超出了学样的这种情况。

你看中共为了维持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政权,曾经大量地给这个政权输血,这个委内瑞拉政权之所以维持下来,这个社会主义能够维持下来,它有相当一部分是靠中共的贷款来维持的。你比如说它有那个居民的住房计划,所谓住房计划是属于福利的一部分,就是让大家都有,普通老百姓,甚至是很贫穷的人家都有比较好的住房。这里面有相当一部分就是中共贷款建的。现在一般认为,中共对委内瑞拉总计贷款已经超过600亿美元了,有的说有650亿美元,这是一部分。

另外一部分,委内瑞拉还是中共全面监控民众的有系统的输出国。马杜罗能够再次当选的话,很可能就跟中共有关系。马杜罗搞了一个选举,其实这个选举为什么说大家争议很大呢?就是它显然有舞弊的迹象。就是选民必须要用一个数字的身份证,它叫做“爱国卡”,用这个爱国卡去投票。这个数字的身份证不但知道你投了票,而且还知道你把票投给了哪一个。

只有投给马杜罗了,才能构得到食物券。问题是在委内瑞拉经济崩溃以后,有40%的民众要靠这个食物券来维持生命的,所以说这个选举就很成问题。但是这个所谓“爱国卡”,也有人把它叫做“爱民卡”,它是由中兴公司制作的,而且整个操作可能也是由中兴公司在协助操作的,因为当地的,我想他们可能是运作不了。关于中兴公司协助委内瑞拉马杜罗这个选举的报导,还不是传说,去年11月到12月期间,西方的主流媒体报导了很多,都是有很多证据的。

这个和中共国内现在搞的这个社会信用体系实际上是一类的,我觉得就是说它就是把这个体系的一个小部分输出,直接就搬到了委内瑞拉,那这点也证明就是说,中兴公司是参与了中国国内的社会信用体系来控制民众的,也就是说中共向全世界正在输出中共的这个全社会无缝隙的控制。

对中共来说的话,委内瑞拉这个国家做的几件事情是非常对中共胃口的,我觉得至少有三点,第一,社会主义;第二,独裁;第三,反美,所以中共会尽力封锁消息,它不想让中国民众看到委内瑞拉的倒台跟中共有关系,而且也不想让中国的民众藉这个事情来表达他们高兴的心理,所以它要封锁。

主持人:那么我们现在再回到国情咨文本身,您觉得这次的国情咨文它最大的看点是什么呢?

横河:他讲了方方面面很多,我想这个都已经报导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再去讨论了。我觉得第一点就是第一次点名了美国国内的社会主义。我们知道川普在上一次国情咨文,和以前的讲话当中,都提到了委内瑞拉,也提到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全世界造成的危害,点名了很多国家,这一次他是特别点名了国内的社会主义,所以我想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说一个亮点。

第二个是他在演讲的过程当中,贯穿全部的是讲到了美国的传统价值观,特别是强调了神,他在谈到很多具体问题的时候,他其实都贯穿了这条线。你看他谈到纽约州最近通过的这个妊娠晚期堕胎,还谈到了一个州长,言论当中谈到就是不仅是晚期堕胎了,就是生下来以后,甚至都可以讨论是不是让这个婴儿活着。

那这种事情他希望国会能够立法来禁止晚期堕胎,这里头他强调的就是人是神的形象,所以说为什么要尊重人,就是因为他是神的形象,这个他是贯穿全部的。而且他谈到了这样的意思,就是说美国曾经伟大,是因为有神的眷顾;如果要再次伟大的话,那么还是要神的眷顾。所以这个是贯穿全部的,这个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主持人:那么这次国情咨文它的主题是团结,就是因为两党的分歧非常的严重。那在这个演讲过程中,虽然川普很真诚,也在现场赢得了一百多次的鼓掌欢迎,但是我们还是能看到两党分歧的存在,比如说谈到社会主义这个问题上,川普是重申说永远不会让美国成为共产主义,共和党全体是起立鼓掌,但是民主党的大多数成员就是一脸的冷漠。美国民众对社会主义这个问题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呢?

横河:从几个方面来讲,第一个,媒体当时有一个统计,就是说在结束以后,有76%的美国人赞同国情咨文的内容。当然,这个国情咨文里面内容很多,但是毕竟他谈到的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这个呼声甚至可以说是振聋发聩,我想对这点来说的话,美国民众支持率高的话,很可能有相当一部分人是赞同他的这个说法的。

但是之所以川普总统会提到这个话题是有原因的,就是2016年大选的时候,我们知道民主党初选的时候,伯尼‧桑德斯他是公开宣称是社会主义者的,成为民主党党内初选希拉里最强劲的对手。去年中期选举的时候,纽约的一个候选人,现在选为国会议员的那个女的。

主持人:就是非常年轻的一个,这次穿了一个非常时髦的白衣服,非常亮眼。

横河:对,她是更激进的社会主义者。所以说它现在变成了一个潮流,也就是说确实成为美国社会的一个问题了。美国2018年的时候有一个统计,就是千禧世代希望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的人超过希望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是46%比40%。

我觉得这个和美国的教育系统也有关系,因为大家知道美国的大学教育基本上是被左派垄断的,就在大学的教师和学生里面信奉社会主义的不在少数,当然很多人毕业以后会转变,因为随着这个生活的经历,他会转变。

再一个就是千禧一代他们没有受过社会主义的危害,甚至对冷战都没有什么记忆了,基本上不了解,不了解就容易上当。我看到就是媒体登出来的一些关于社会主义的讲话,就是把川普总统的国情咨文切成一段一段的,根据标题题目分别贴出来,我看到关于社会主义讲话片段后面有一个跟帖很有意思,他说老鼠之所以被老鼠夹夹住,是因为永远也不明白为什么做诱饵的奶酪是免费的,就是他不知道这里的危害。

其实美国在历史上,在西方所有的国家当中,他是社会主义性质最少的,他没有选择走社会主义道路,而西方就是欧洲的民主国家,他或多或少的都有社会主义成分,美国是最少的。

这当中有很多分析,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美国是一个信神的国家,在所有的发达国家当中,美国人信神的比例是最高的,长期以来维持最高,而美国又是由逃避宗教迫害的新教徒建立的,所以正如川普总统讲到的,美国的建国基础是自由与独立,而不是政府强制主宰和控制。所以他说了,我们生而自由,我们将保持自由。所以我觉得这是美国的真正精神所在。

主持人:我们再读一个听众的反馈,他说:“太赞了!我挺川普,什么时候把中共推翻。”那我们在剩下的时间里问一个简单的问题,您刚才讲到美国超过46%的年轻人希望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毕竟这个社会的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那您觉得川普他有可能遏制社会主义在美国的发展吗?

横河:美国是一个有神助的国家,一旦他认识到问题所在的话,他努力去改变的时候,就是说自己要做出努力,神才会帮你,所以当他做出顺应天意的行动的时候,他就会再次得到神助,所以我相信美国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的节目时间已经到了,感谢您的收听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2-12 9: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